第二三零章 鬼瞳2

    我虽然竭尽所能地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我的双手却在微微颤抖。

    我心里知道,那个王战肯定是回来了,否则,夏姬也不会多出一张面孔。

    我想知道的是,那个王战究竟是什么时候回到了丹岛?如果是……

    夏姬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王战回来了,他在二十多年前回到了丹岛,给了我现在的面孔。我还在为自己拥有一张绝美的面容欣喜若狂的时候,却在王战的眼中看到了一种痴迷。”

    夏姬用手捂着心口道:“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害怕吗?我不相信王战会凭空画出这样一张面孔来,他一定见过某个人,或者按照谁的样子造出了我的脸。”

    “我怕的是,那眼中的痴迷不是为我,而是为了这张面孔原来的主人。”

    夏姬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可他还是说出了我最害怕的答案……他说这张脸属于他心爱的女人,他无论如何都要去找到她。”

    “我当时想跟他说:你把我当成是那个女人可以吗?我们有一样的面孔啊!”

    “可是这句话我怎么都说不出口。我一生都在钻研幻术,我知道,假的就是假的,永远都不可能成真。就算王战把我当成那个女人又如何?我还是留不住他的心。”

    “就算我苦苦守着王战又能怎样?如果有一天,那个女人出现在他面前,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带走他的心哪!”

    夏姬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王战走了,他说他不会再回来了,还告诉我,可以不用再去管那块石碑了,就把它毁掉吧!”

    夏姬轻轻抚摸着石碑道:“可是,我舍不得啊!除了我的面孔之外,这是王战唯一留下来的东西。我怎么能亲手把它毁掉?”

    “那时,我心中还有一丝希望,因为我知道,他还没有得到那个女人。我一直在悄悄地想,如果王战真的没有得到那个女人,他会伤心、会难过,也会回来,因为这里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在。等他回来的时候,看见这块石碑还在,他会不会很开心?”

    夏姬轻声道:“我又像上次那样等在这里,等着他回来。可我等到的人却是你。从我看到你时,就知道王战不会再回来了。你们长得多像啊!看到了你,我就像看到了当初的王战。”

    夏姬指着自己的眉角道:“可是,你的眉眼却跟我一样,不对,是跟她一样。你是他们的孩子对吗?你母亲是她对吗?”

    时间已经对上了,笔迹、暗记、噬神妖虎都对上了,那个人肯定是我爸!可是他怎么会活了三百多年啊?这座岛上真有长生秘法吗?

    我在想丹岛的事情,夏姬却以为我是不好意思开口:“告诉我好吗?别怕我难过。”

    我看了夏姬半天才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我母亲,我从小就是跟我爸一起长大,他甚至从来没跟我提过我母亲的名字。”

    我也忍不住苦笑道:“要不是我跟我爸长得太像了,我甚至会怀疑我是他抱养来的孩子。你在等我爸,我爸也在等我母亲。”

    “怎么会这样?”夏姬勃然大怒道,“她怎么能这样对王战?她凭什么要这样对王战?”

    我被对方突忽其来的火气给吓了一跳。我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夏姬却轻声道:“王战现在还好吗?还是一个人吗?”

    我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爸在两年前就失踪了。”

    “你说什么?”夏姬一下把我从地上给拽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把我爸失踪的事情大致上说了一遍,夏姬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难道那些人还在追杀他?”

    “什么意思?”我的心顿时一沉。我爸当初的安排就让我觉得莫名其妙,他留给我的信里,明显是写着会有一群人过来找我,那些人不可能是探神手,那就是还有一批想要对付我爸的人。

    夏姬沉声道:“当初王战说过,有一批很厉害的人在追杀他,他一直在躲着那些人。我当时还说:追杀你的人不是都已经死在岛上了吗?”

    “他说不是,如果仅仅是清兵在追杀他,他有无数的办法可以脱身。”夏姬轻声道,“至于追杀他的人究竟是谁,他没说。”

    我忍不住问道:“那我爸会不会有危险?”

    我问过之后才觉得不对。所谓关心则乱,夏姬已经很多年没见过我爸了,她怎么会知道我爸的事情。

    夏姬轻轻摇头道:“应该不会吧!王战很厉害,他能冲上九重天,就说明普通高手没法对付他。”

    夏姬说完马上催促道:“你赶紧把《鬼瞳秘术》记下来。等你记住了,我跟你一块儿上九重天,我们一起杀出去找王战。”

    我看向夏姬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情字,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东西,经不起考验,也经不住时间的消磨;但也可能是这世上最坚固的东西,哪怕山河轮换,它也岿然不动。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夏姬的执着,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她确实是可以相信的人——一个能守着冰冷的石碑几百年的人,怎么都不可能是我的敌人。

    可我从夏姬手中接过秘籍之后,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鬼瞳秘术》虽然威力强悍,但是每一重都需要有东西作为辅助,就像“生死凝眸”需要有双首赤血蛟的眼珠一样,第三重“一目破障”需要的是灵猿金睛,我现在到哪儿去找一头灵猿过来?

    我刚想把秘籍放进兜里,夏姬就把我拦了下来:“王战说过,秘籍绝不能离开这座山洞。你要是练不了,就先背下来,然后把秘籍销毁。”

    我爸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一旦我带走秘籍,说不定就会在什么地方将它遗失,为防万一,记在脑子里才是最好的办法。

    我把秘籍背了几遍之后,夏姬又反复考了我几次,才秘籍撕成碎片扔进水中,直到把它绞成纸浆才转身道:“跟我走,我带你上九重天。”

    我边走边说道:“你当时为什么要扮成司若的样子,跟我说话?”

    夏姬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为了解开我心中的疑惑。这样说吧!我跟王战相处了几个月,知道他一言九鼎,说过话的绝不反悔,可是他对我却没有那种情。”

    夏姬深吸了一口气道:“不都说儿子像父亲吗?我想看看你对司若那个丫头的感情到底能不能达到拼死相护、不离不弃的程度。从你身上,我就能看到王战对她究竟如何了。”

    我听完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夏姬的这个理论,真的没法成立。人跟人,哪怕是亲如父子,也不可能在一个观念上完全一致。

    就像我爸对狐妈。如果换成是我,恐怕就难以取舍了,更别说十几年避而不见,甚至连自己在哪儿的消息都不告诉她。

    还有夏姬。我爸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看不出夏姬的心思,可他却直接堵死了夏姬的所有心思,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残忍。

    可是我爸对我妈却又情比金坚。该说他有情,还是该说他无情呢?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夏姬却忽然说道:“不过,我看司若那丫头好像是有点问题。”

    “什么意思?”我顿时被她给吓了一跳。

    夏姬说道:“我跟你说过,这座岛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半真半假,哪怕是你身边的人也一样。我总觉得司若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可我却没看出她身上哪里有问题。你没觉得司若有些不太正常吗?”

    夏姬这么一说,我才猛然醒悟了过来。

    司若最不对劲的地方就是她从我们上山开始就很少说话,尤其是薛雨露跟我针锋相对的时候,她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

    这不符合司若的性格。司若是在任何时候都会出来维护我的人,她怎么会坐视我跟薛雨露争吵而不开口呢?

    还有就是司若的身手。她虽然只出手了两次,但是我仍旧看得出来,她的功力并没受到什么影响。难道是她身上的蚀心散没有发作?

    不可能啊!

    我们两个从服下蚀心散之后功力就在不停地退步,这一点我从司若身上能感觉出来。

    我迟疑道:“夏……夏前辈……”

    “你还是叫我夏姑姑吧,毕竟我和你父亲也算是旧识,叫我一声‘姑姑’不为过。”夏姬说的没错,在我老家这边,不是见到比自己年纪大的女人就要叫姨,那得看辈分是从谁身上论起,要是从我爸这边论辈分,我确实要叫姑姑,从我母亲那边论的话才要叫姨。

    夏姬对我母亲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她肯定不会允许我叫她夏姨。

    我只能改口道:“夏姑姑,我身上中了一种毒,能不断消耗我的功力。我……”

    夏姬不屑道:“就你身上那点东西还能叫毒?岛上随便来个人就能解开。别人吃了冰寒丹会不能动弹,你吃下去,只能帮你解毒。这就是只有你一个人能动的原因。”

    我惊声道:“可是司若身上也中了一样的毒,她怎么还在树上?”

    ~~~

    各位看官,来17k订阅一下正版吧?订阅再这样下去,我就得要着饭过年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