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五章 徐佑出手

    薛雨露的脸上血色顿时褪尽,清兵是她唯一的依仗,现在这种依仗却变成了致命的威胁,先前的所有挣扎等于满盘皆输,薛雨露的眼中除了绝望已经找不到任何情绪。

    我平静的看向徐佑说道:“这种把戏有意思么?”

    徐佑淡淡一笑:“放开她。”

    将军尸轻轻松手之间,薛雨露一下躲到了我的身后,我倒背双手站在寒光游动的枪尖当中平静的看向了徐佑:“你想说什么,说吧!”

    徐佑一挑拇指:“果然还是跟聪明人打交道比较容易。简单的说,你们帮我上丹岛九重天,我带你们离开丹岛。”

    我沉声道:“是你把我们弄上了丹岛?”

    徐佑点头道:“没错,早在两年之前,我就上了丹岛,我足足用了两年时间才摸清了丹岛上的情况,可我也止步于丹岛二层,想要上岛就需要有人铺路。所以,我才用了点手段。”

    我冷声道:“你所谓的手段就是把探神手牵扯进来?你就不怕探神手找你麻烦么?”

    徐佑摇头笑道:“怕就不做了,凭探神手的那点微末技艺还能找到我不成?”

    从我们上船直到现在,有很多地方我都想不明白,徐佑既然想说,我何不让他说下去,或许,还能听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我冷声道:“你骗人入海就是为了铺路上岛,你毒杀那个叫小美的女孩,又是为了什么?”

    “试药!”徐佑沉声道:“不管岛上丹士是否还在,这都是一场丹士间的争斗。我自然得保证自己的丹药,万无一失。那个丫头被我撵走之后竟然还想报复,我正好缺少一个试验毒丹的对象,也就便宜她了。”

    我冷声道:“丹药当中还有毒丹?”

    “当然!”徐佑说道:“上古丹士在炼丹时,匪夷所思的想法层出不穷,他们炼制的东西自然也五花八门。*不就是出自丹士之手么?”

    “况且,丹士之间的争斗,是用丹药。毒丹就是我们争斗的手段之一。”

    徐佑淡淡道:“这些事情跟你说了,你也不懂,等到我正式斗法岛上的丹士,你就明白了。”

    我沉声道:“你既然想要人铺路,为什么还要让两船相撞?有更多的人在不是更好?”

    “你错了。”徐佑道:“其实,我不需要那么多人。我只要两种人,第一种胆子大,命硬。第二种就是能适应丹药。”

    徐佑说道:“想在丹岛上闯关,没有足够的胆量,说不定人还没到地方就先被吓死了,死人是试不了丹药的。我从上船开始就在不断的吓唬你们,为的就是要看出谁的胆子更大。”

    “让你们沉船当然也是一个道理,那就是看看谁的命硬,有时候,丹药这东西就是在赌运气。丹岛上的丹士,留下那么多千奇百怪的丹药,也是为了考验来人的运气。”

    我忍不住一皱眉头,徐佑的理由有些牵强,运气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虚无缥缈,说它在就在,说它不在也没有人会说不对。

    徐佑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我沉声道:“那后来呢?出动鬼船杀人的是你吧?然后给我制造梦境,让我离开树林,又给司若他们下毒的人,把我逼近积尸地的人,也是你?你这样做的目的呢?”

    徐佑道:“除了铺路的人之外,我还需要几个比较特殊的人。其他三个人我已经选出来了。只有最后一个悟性极高的人,我一直都没找到。”

    “本来,我觉得那个叫阮大龙的人比较合适。后来,我却发觉最合适的人是你。我把你送进积尸地就是为了试一试你的悟性有多高。”

    我沉声道:“用你的幻术?”

    “不不不……”徐佑连连摆手道:“这里的怨气是真的,尸气也是真的。无论是谁,在没有服用过丹药的情况下走进来,都会被怨气所影响,无法自拔。”

    “你在最短的时间内触碰‘圣’字边缘,除了是在生死之间被激发了潜能之外,跟你的悟性和心性也不无关系。”

    徐佑说话间忽然转身向我指了过来:“所以,你才是我要找的人。”

    我眯着眼睛看向了徐佑道:“这么说来,我是别无选择了?”

    “当然!”徐佑沉声道:“要么是你陪我一块闯关,要么就是你们全都留在丹岛。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你有无面女帮忙,或许能活下去,但是,你不是丹士,也做不了那种白首穷经的事情,憋在一处荒岛上,如果没有某种心念支撑,你早晚得发疯。”

    我沉默了片刻道:“好,我答应你。”

    “聪明!”徐佑一挑拇指:“等我拿到了先祖留下的东西,不止会送你出丹岛,还可以给你一颗仙丹,帮你脱胎换骨。”

    我冷然一笑没去接对方的话头,徐佑大概也知道,我不会相信他所谓的仙丹,自然不会再去开口。

    我们两人重新走向积尸地之外时,我才开口道:“徐福真的来过这座岛?”

    “来过!”徐佑仰望丹岛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蓬莱。”

    “前秦时,没有人可以解释海上的海市辰楼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所以,他们把海市蜃楼当成神话中的仙境,这就是海上三仙山的由来。”

    “后来,不知道哪个上古丹士,不仅看穿了海市蜃楼的奥秘,而且在海边枯坐十年观察海市蜃楼的变化。终于被他发现一个从没出现过的岛屿,那就是现在的丹岛。”

    徐佑转头看向我道:“这个传说听起来荒诞不经对么?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这座丹岛的外围不仅有天然形成的暗流,还一座大到了你想象不到的幻阵。”

    “至于说,那座幻阵究竟是出自谁的手笔,就连发现了丹岛的上古丹士也无法说清,所以,他执着的相信,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蓬莱仙岛。”

    “那个丹士,登上仙岛之后,不由得欣喜若狂,丹岛简直就是一座天然的炼丹圣地。没有什么地方能比丹岛更适合炼丹了。”

    “所有,他当时收罗了天下所有知名的丹士聚集丹岛。这段秘辛虽然没有记录在典籍当中,却在无数丹士当中口口相传,后世陆续有丹士找到了丹岛,先祖徐福就是其中之一。”

    我沉声道:“你说的上古丹士,出现在什么时候?”

    徐佑摇头道:“具体的时间不知道,据我推测应该是在春秋战国之前,战国之后丹士的本事,不及上古的丹士万一。”

    徐佑说法,跟史料当中记载的道家外丹派出入太大,很难让人相信。

    外丹术,曾经是道家的重要流派,道家通过各种秘法烧炼丹药,用来服食,或直接服食某些芝草,以点化自身阴质,使之化为阳气。炼丹术,又称外丹黄白术,或称金丹术,简称“外丹”,以区别于长寿真人丘处机全真龙门派的“内丹”导引术。

    根据资料记载,炼丹术约起于战国中期,秦汉以后开始盛行,两宋以后,道教提倡修炼内丹(即气功),“丹鼎派”风行一时而排斥外丹术;直到明末,外丹火炼法逐步衰落而让位给“本草学”。道家外丹黄白术在华夏盛行了近两千年。

    如果,按照徐佑的说法,从战国中期之后开始逐渐崭露头角外丹术,岂不是成了真正炼丹术的一点皮毛?

    徐佑见我沉默不语,才带着笑意道:“你不相信是不是?那你总该知道炼丹术是起源于黄老道吧?”

    黄老道,我倒是知道一些,是古代流行教派,尊黄帝,老子为鼻祖。崇尚无为而治,也讲求治身治国,据说炼丹术就来自于黄老道。

    徐佑笑道:“上古时期早就有炼制丹药的传说,否则,哪儿来西王母长生不死药,又哪儿来的嫦娥奔月?上古丹士的祖师爷说不定就是轩辕皇帝。要不然,黄老道怎么会把两个想个了两千多年的人同时尊为祖师?”

    我眉头不由得微微一动:“徐福当年既然找到了蓬莱仙岛,那徐福东渡日本的传说又是哪来儿的?”

    徐佑沉声道:“这座岛进来就别想出去。从秦皇到如今,只有两个人冲出过丹岛,一个是先祖徐福,另外一个人叫王战。”

    徐佑说话之间目光锐利向我看了过来,我心中忍不住微微一惊。

    徐佑一连两次对我试探,难道就是因为他怀疑我身上藏着离开丹岛的秘密。

    我心中的震撼一闪而逝之后,双目直视着对方道:“你自己不也从丹岛闯出去了?”

    “我?”徐佑忽然停了下来,昂首望向丹岛,沉默许久之后才说道:“我不算,我没能真正逃出丹岛。”

    我还没弄明白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徐佑已经大步往树林的方向走了过去。

    夏姬远远看见我们就从树顶飘然而落,紧盯着徐佑道:“是你?”

    徐佑淡淡笑道:“无面女好久不见了。”

    夏姬沉声道:“你不是已经死了,怎么又会回来?”

    “回来拿走属于我的东西,顺便和丹岛做一个了断。”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