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七章 怨气横生

    项临勃然大怒“姓王的,你敢瞧不起我?”

    我冷笑道:“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瞧不起你,在船上一样,在这儿也一样;你是人时一样,是鬼时还一样;就算是让你生出七十二般变化,我还是一样不把你放在眼里。”

    项临快要被我气疯了:“王欢,你有本事就进来,你给我滚进来!”

    徐佑强压着惊喜,压低了声音道:“再刺激他,把他弄出来。”

    我摇头道:“我说,现在就算是你当着他的面儿挖了他祖坟,把他爹挫骨扬灰他都不会出来,你信吗?因为他没有这个胆子。”

    我丝毫没有去掩饰自己的声音,鼎阵里的项临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项临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声嘶力竭地喊道:“王欢,你给我滚进来,滚进来——你不进来,我就让你们活活困死在这座山上!我说到做到,说到做到——”

    “呵呵……”我冷笑之下,拉起司若大步向鼎阵当中走去。

    我的确看不起项临,却没法看不起丹岛的鼎阵。我每走一段距离都会在司若手背上轻敲几下,意思是让司若记住我们一共走了多少步。

    司若低声道:“用步数记录阵法没有丝毫作用。你听我的话走……”

    司若懂阵法?

    对,司若说过,她从小就接受英才式教育,我没学过的东西,她未必没有学过;况且,狐妈也说过,阵法是探神手必修的几样东西之一。

    司若带着我连续走出几步之后,忽然低声说道:“我们再往前走一两步之后,肯定会被阵法分开。在这座阵法里,除了你自己,什么都不要相信,更不要相信我有危险。”

    司若直视着我的双眼:“我是魔门少主,除了掌管生死的少司命,没人能杀得了我。无论是谁在你面前提及我的生死,你都不要相信。”

    我忍不住微微一皱眉头,司若却跟我错开了脚步,仅仅两三米的距离,就像是咫尺天涯。那一瞬之间,我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难言的不舍,好像司若再退一步,我们就将会天各一方。

    司若的脚掌仅仅在我眼前挪动了半步,她的脸庞就在我视线当中渐渐模糊。直到她在我眼中消失而去,我却还站在原地注视着司若离去的方向。

    那时候,我身后的一座丹鼎也悄悄挪开了鼎盖,一蓬好似流水般的黑发也从药鼎边缘滑落而出,悄悄向我身后蔓延而来,与此同时,另外几尊药鼎也跟着掀开了鼎盖,成片的黑发从鼎中狂涌而出。短短片刻之间,我身后就堆集起了一片好似潮水般漆黑的乱发,一根根发丝好像还在互相纠结游动,似乎都在争抢着想要先向我出手。

    我仅仅沉默了一刻之间,满地黑发已经汹涌而来,层层推进着窜向了我的脚跟。

    就在黑发即将碰撞到我脚底的瞬间,我忽然纵身而起,直奔距离我前方最近的一座药鼎猛扑了过去。我抬腿一脚踹在了鼎身的边缘,人也借力转身,在半空当中扑向了身后的药鼎。

    从我飞身而起的瞬间,地上的黑发就随着我的身形怒扬而起,一股股拧成尖刺的发梢犹如望空迸起的利箭直奔着我双腿倒射而来。我却在距离发梢不足两寸的高度上飞掠而过,降临药鼎边缘之间猛然出腿向药鼎上踢了过去。

    重达数百斤的药鼎顿时在好似木槌撞铜的声音当中微微倾斜了几分。追在我身后的黑发随之一泄之下,我探脚落在了药鼎边缘,低头往鼎中看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张只有两眼的面孔也从鼎中扬起了头来,同我对视在了一处。我反手拔出长刀,调转刀锋向鼎中凶猛扎落。长刀利刃瞬时穿透对方眉心之间,一蓬好似火焰般的红芒也在刀锋两侧喷涌而出。

    我仅仅愣了一秒,就看见那张人脸上掀起的熊熊火光顺着它的面颊往四周扩散而去,方才还在我身后肆虐飞扬的黑发就像是遇火的汽油,一瞬之间火光冲天而去。被烧着的黑发像是落进了烈火中的毒蛇,丝丝带响地披火狂舞,原先还在它附近纠缠的同类陡然向四周飞窜,生生甩开了被点燃的同伴,向四面八方暴退而去。

    两息之后,我脚下的药鼎当中烈火狂炙,高度超过了一米的火舌从鼎口冲向天空之间,我不得不翻身落地,绕过火焰狂舞的药鼎,直入鼎阵。

    我在前面一路狂奔之间,围绕在我附近的药鼎当中同时传来了鬼哭般的惨嚎,乍听上去就像是有无数只被囚禁在鼎中的冤魂想要破鼎而出。

    我仅仅跑出几步之后,一只药鼎当中就传出一声轰然巨响,重达百斤的鼎盖瞬间飞上半空,像是被旋风缠住的落叶,声带呼啸着在离地几米的高度上飞速旋转,迟迟无法落地。

    我下意识地向飞旋的鼎盖看了一眼,一个又一个鼎盖就在砰然炸响当中连续飞上天空,一齐往我头顶的方封锁而来。顷刻之间,我头上的天空就被飞舞的铜盖完全封闭,四周景物变得一片漆黑。

    我不得不停下戒备之间,难以计数的黑发已经从铜鼎当中汹涌而出,形同潮水从四面八方往我身边怒卷而至。

    没路了。

    我只是迟疑了片刻,就被满地的黑发封锁其中,除非我能像鸟一样插翅而逃,否则就只能踩着地上的发丝闯一条生路。

    我正想咬牙冲向最近的一只药鼎之间,我身躯一侧却忽然传来一声爆响,等我转头去看时,一尊圆形的三足药鼎不知道什么时候翻倒在了地上,直奔我身边滚动而来。

    我正在震惊当中,那座被撞翻的铜鼎已经压过满地黑发冲到了我的脚边。我在避无可避当中纵身而起,双脚踏住铜鼎来回挪动着方位,踩鼎向大阵边缘狂冲而去。

    我本以为脚下的铜鼎能压着地上的黑发带我闯出一条生路,却没想到巨鼎仅仅滚出三五米的距离就被地上的头发缠住了鼎腿儿。

    我脚下的药鼎重达千斤,加上滚动之力,带起的力道不会低于数千,可是它却在区区几根头发的牵扯之下被拽在了原地。

    不好!

    巨鼎仅仅一顿之间,鼎下人发就顺着鼎身蔓延而上,我再想躲避也已经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间,我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拔出长刀狠狠往巨鼎边缘猛然劈落。刀身、鼎身在瞬间撞击之中火星四射,汹涌而来的黑发却在点点星火当中猛然一顿,惊慌退去。

    我却在那千钧一发之间用手压住长刀由下往上抽刀而起,赤红火星顿时从我刀身边缘向刀尖上流动而去。等我从铜鼎被劈开的缝隙当中抽出长刀时,半截刀锋已经变得赤红如火,甚至隐隐带起一股灼人的热浪。

    我不等刀上火光散尽,就猛挥长刀往脚下黑发上横扫而去。刀尖急掠之下一道火线从我刀锋之间窜地而起,将铺陈满地的黑发横切两段。

    落在前方的发丝火光四起之间,短发却在鬼哭似的惊叫声中向外抽身急退。

    我来不及去看我这一刀究竟造成了什么样的结果,从我出手开始就向远处发足狂奔。

    那时,我虽然还没到慌不择路的程度,却可以说是漫无目的。我看不懂阵法,更不知道自己要跑到什么方向,那时候我只不过是在跟着感觉往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跑罢了。

    可我很快就发觉自己的感觉并不可靠——原先那些已经被甩在了身后的药鼎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尊尊地重新聚集在了我身边,形同狼群般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双手握住长刀,小心翼翼地靠向其中一尊药鼎时,耳边却传来一声像是低语似的动静:“不要碰它,往边上跑,就算是它挡着你,你也别用手推,比它快就足够了。”

    我稍一思忖之下,脚下连错了几个方位,几乎是从药鼎边缘平移而出,错开对方拦住的地方,猛然向前飞奔而去。与此同时,两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药鼎也一左一右地从两边向我身上碰撞而来。

    我再想闪避却已经晚了一步,只能咬牙向两鼎之间猛冲而去。我的衣襟紧贴着鼎身飞速而过的瞬间,两只铜鼎也在我背后相撞在了一处。

    我已经顾不上去看背后究竟是什么结果,丝毫不停地从几座药鼎中间夺路而逃。

    仅仅几息之后,我就好似冲到鼎阵的边缘,除了一排拦在我身前的巨鼎之外,我能看到的就只剩下了一座断崖。

    我无法看清崖口之外究竟是什么地方,但是我却知道,这一次算是真正无路可走了。就算我靠着劈击鼎身再次让长刀起火,也没法从原路返回,我唯一能赌的就是那座断崖不高,起码跳下去之后要不了我的命。

    我再次握紧长刀准备冲阵之间,却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冷笑:“王欢,你还觉得瞧不起我吗?我只不过略施小计,就能把你逼上绝路。你算什么东西?”

    项临?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