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七章 搬救兵

    谁?

    司若?

    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司若,除了她,不会有谁躲在暗处偷听。

    让我没想到的是,从阴影中走出来的人竟然会是叶寻。

    司命微微点头道:“你很不错,至少比王欢要强。”

    叶寻像是没听见司命在说什么,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司命不以为意地说道:“你们谈吧。别忘了你的承诺。”

    司命缓步离去,叶寻却大步走进了凉亭。我想了好半天才说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叶寻面无表情地坐到了我的对面。

    我这才想起我和叶寻、狐妈之间的约定。

    我这次出来旅游的事情只有狐妈和叶寻知道,他们告诉我,一天给他们发一次信息报个平安。可我连续昏迷了几天,哪儿还顾得上发什么信息?

    叶寻这是不放心,找过来了。

    我笑嘻嘻地看着脸色阴沉的叶寻:“你都听见了?那个……司若这边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再说……”

    叶寻把我的装备扔在桌子上之后,一言不发地看了我半天才开口道:“我觉得,你应该先跟狐妈打个招呼。”

    我猛然醒悟了过来。我怎么没想到跟狐妈先通个气儿,最起码狐妈也能给我些建议。

    我赶紧掏出电话给狐妈打了过去,把这几天发生的一切详详细细地跟她说了一遍。狐妈在电话那头静静地听我说完,才沉声道:“既然答应了司命,就多找他要点好处。你帮司若是情义,但是对老丈人决不能手软,该怎么下刀就怎么下刀。”

    我在电话这边听得瞠目结舌:“狐……狐妈……那个……这回我是要跟魔门……”

    狐妈不以为然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和老何会帮你处理好。探神手跟魔门暗中的交易多了,不差你一个。”

    后来我才知道,探神手和魔门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多数时候两方水火不容,但是在遇到天级禁区,双方又相持不下的时候,也有过合作。

    狐妈快速地说道:“这边的事情,我让老何马上着手处理,就算探神手发现你跟魔门合作也无所谓,这个你放心。不过,你得想办法拖延一下时间,最好让司命把出发的时间押后半个月,实在做不到,一个星期也可以。”

    狐妈不等我发问就快速说道:“我得帮你去找一个贱人,那个贱人愿意出手,你的事儿就成了一半儿。你先去找司命拖延时间,我尽快联系你。”

    狐妈不由分说地挂掉了电话,我拿着电话茫然地看向了叶寻:“狐妈说她要去找一个贱人。”

    叶寻冷着面孔道:“贱人还用找吗,这就有个现成的。”

    “你纯粹是被狐妈传染了。别的不学,学她嘴碎。”我被叶寻气得火冒三丈,他却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不动。我实在受不了他那德行,干脆跑去找司命谈判去了。

    我不得不说,司命作为一代魔主,有没有雄才大略我没看出来,我唯一看出来的就是真特娘的抠门儿。我提了半天条件,他就给了我一杯茶,还是他喝剩下的。

    不过,我事后想想,还是自己没法拉下脸皮跟司命耍无赖。敲诈这种事情,做不到没脸没皮,肯定抠不出东西。司命吃准了我不会放着司若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装着听不见。

    好在司命答应把进入丹岛的时间拖延半个月,我才算放下心来。

    没有两天的工夫狐妈就给我打来了电话。等我和叶寻赶到对方约定的地点时,立刻就傻了眼——狐妈的那个打扮差点没让我背过气去。

    狐妈说,女人要是刻意打扮,能千变万化,我以前还不相信,这回我算是相信了。狐妈那身打扮比我还年轻不说,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女人的韵味,就算不去刻意撩人,也能让人目不转睛。

    我慢慢走过去:“狐妈,你这是……”

    狐妈咬牙道:“你当老娘愿意?不给甜头,王八不咬钩儿。”

    这是狐妈,肯定没错,她在熟人面前说话一直这样。

    狐妈指了指旁边那条全是小贩儿的市场:“一会儿,盯紧一个卖豆腐的。那老小子腿脚不是一般快,千万别让他跑了,追到天边儿也得把他追上,知道了吗?”

    我茫然点头之间,狐妈又咬着牙从身后的背包里拎出好几块砖头,挨个塞进我和叶寻的背包里:“实在追不上就往死里揍他。那老小子是铁打的脑袋,肯定打不死他。千万别手软,手软了你就救不回司若了,明白吗?”

    “明白!”我嘴上说着明白,心里却一直觉得狐妈不怎么靠谱。

    狐妈也不管我怎么想,脑袋一甩就带着我们两个走进了菜市场。我离着老远就看见有人用竹竿挑起来的一支幡子,上面写着“豆百知”。

    狐妈低声道:“仔细看好那老小子。”

    我顺着狐妈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正看见豆腐摊上那上长得精瘦、面色黝黑、头上扎着一只小辫儿、下巴上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儿。那家伙看上去像是在豆腐摊上忙前忙后,两只眼睛却贼溜溜地在几个妹子身上乱转,丝毫没有注意到我们正在往他身边走。

    直到狐妈快要走到对方近前时,那个老头才猛地一下回过了头来。对方看见狐妈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把豆腐摊子一下掀上了半空。一块块豆腐铺天盖地地砸进了人群当中,不少人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豆腐砸了一身,方圆十多米之内一下子乱成了一团,那老头却“嗖”的一下钻进了人群。

    狐妈抓起一块没落地的豆腐,在手中掂了一下,抬手扔进了人堆里。

    我眼看那块豆腐“啪叽”一声在一个人的脑袋上砸了个稀碎,狐妈抬手往那人身上一指:“抓住他!”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跨过路边的菜摊,“滋溜”一下钻进了市场大厅。

    叶寻几步追了上去,没想到却被混乱的人群给挡了回来。我情急之下一下拔出了蔑天:“砍人,都给闪开,砍死别怨我的。”

    我这边刀还没举起来,前面的人就“呼啦”一下闪到了两边儿。那个穿着一双人字拖的老头竟然比兔子还快,就这么几秒钟的工夫已经跑到一百米开外去了。

    我和叶寻撒腿就追,那老头却越跑越快,三两下的工夫就在我俩眼皮底下没了踪影。

    糟糕!大意了……

    我气得只想给自己两个耳光——狐妈早就说过那老头不是等闲之辈,我却一点没往心里去。要是一见面就下重手,也不至于让他在我眼前没了影儿。

    我正在懊恼之间,就听见前面传来一声惨叫。等我抬头看时,那老头不知道怎么会从距离我们三四十米的一座墙上掉了下来,捂着脑袋满地转圈儿。

    拎着半块砖头的狐妈忽然从墙上跳了下来,迎头又是一砖。我只听见“啪嚓”一声之后,狐妈手里的砖头在那人脑袋上拍了个粉碎,那老头却像是被拍醒了一样,转身就往外跑。狐妈伸手抓向对方衣领时,老头“唰”的一下脱了衣服,只穿着一条大号的夏威夷短裤夺路而逃。

    这下我和叶寻卯足劲儿追了上去,直到把对方撵进了一条没人的胡同,我直接从背包里抽出板砖打向对方后脑。让我没有想到是,板砖带起来的风声一响,那老头儿竟然不自觉地停了一下,飞出去的砖头直接拍在了对方后脑勺上,老头儿顿时被打了一个跟头儿。

    我和叶寻趁机抢进到了距离对方不足五米的地方。那个老头仅仅是停了一下就飞快地窜了起来,一跃几米,逃出了我和叶寻追击的范围。

    “叶寻,你使劲追!”我干脆把背包挪到了身前,把砖头一块又一块地撇了出去。

    砖头这东西体积太大,扔起来兜风的声音太响,并不适合作为暗器使用,但是砖头对付那老头却有奇效,尤其是砖头带起来的风声,甚至能把对方吓得直打哆嗦。

    砖头肯定是藏在老头心里的阴影。

    一个人的心理一旦在幼年时产生了阴影,就很难磨灭,不管他后来的成就有多高,或者武功有多强,这种阴影都会像冤魂一样跟他死死纠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从他心里跳出来狠狠地摆上他一道。

    那个老头的情况大概就是如此。我扔出去的砖头个个风声呼啸,老头几次吓得双腿发软,硬是让叶寻给追到了身后。

    这一次,叶寻也没跟对方客气,出手就是杀招,五根手指像是要分筋错骨般抓向了对方的肩膀。

    我顿时被叶寻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别……”

    我这边刚准备伸手去抽砖头,却在背包里抓了个空。

    糟了!

    我心里猛然一沉之间,那个老头却忽然回过了手来,伸出两指点向了叶寻手心。两人的手心仅仅在空中撞击了一下,叶寻就被震出三步开外,被震伤的手臂怎么也抬不起来。

    那个老头儿却趁着叶寻被震开的当口拔地而起,手搭着前面的墙沿翻墙而过。

    等我再想去追却已经晚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