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八章 敌不动,我先动

    在东北,这种荒草甸子并不少见,但是也没人随便往草甸子里钻。先不说荒草里有什么,单是可以将人没顶的草枝就足够让人敬而远之了;何况荒草甸子里面泥泽满布,掉进去就是凶多吉少。这丹岛上的荒草甸子能随便往里进吗?

    我正在犹豫时,豆驴子忽然道:“拨云宗的人上来了。快点走!拨云善于追踪,让他们堵住就走不了了。”

    我回过头时,随心已经带着大批高手向山顶飞纵而来,单看身法,他们当中至少有一半儿以上跟我和叶寻旗鼓相当,一旦交手,我们肯定会吃大亏。

    “走!”我咬牙之下低头钻进了荒草当中。我虽然是在逃命,也不敢走得太快,每走几步都得用刀在地面上试探两下,免得自己一脚踩进泥沼死于非命。

    我们几个才跑出二三百米,我就感到身上一阵阵地发痒。等我往手上看时,我的手臂上已经掀起了一片片暗红色的斑点,皮肤上阵阵奇痒让人恨不得一刀把发痒的肉片割下来扔在地上。

    “这是过敏?”我转头看向豆驴子,他的手上也浮现出了一块块红斑。最严重的人是陶晞羽,她的脸上虽然戴着面具,但也能看出面孔已经膨胀了起来,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是严重过敏的表象!

    “这里的草有问题。”豆驴子拼命按着手臂道,“赶紧找个地方,我给你们配药,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和叶寻一左一右架起陶晞羽飞快地往草丛深处跑了过去,把她放在一块相对干爽的草窝里:“豆驴,你看着陶晞羽,我和叶寻去引开他们。”

    我和叶寻原路返回时,随心已经顺着我们的脚印追到了附近。我伸手拉了一下叶寻:“往这边走!”

    我踩着自己的脚印转身往别处跑了过去,直到遇见水流才停了下来:“贴水走,千万别往深水里去。”

    我刚刚把脚踩进水里,就看见随心往我们的方向搜索了过来。有人低声说道:“统领,前面的足迹只剩下两个人,他们会不会分开逃了?”

    余娜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两个人应该是王欢和叶寻。他们的确分开了,但不是分头逃走。他们当中应该是有人受伤了,王欢和叶寻故意想要引开我们。顺着四个人的脚印追。”

    糟糕!

    余娜不是随心的助手,而是跟随心同级别的身份。她是冷雨公子?

    我伸手在叶寻胳膊上碰了一下,后者悄悄取出*瞄向其中一个探神手扣动了弓弦。从他手中飞射而出的冷箭凶猛没入对手太阳穴半尺,那人的尸体才怦然倒地。

    “那边……”

    有人拔出兵器想要往我们的方向追杀之间,余娜却阻止道:“不用追,王欢是想故意把我们引来。继续按照原路追,小心戒备。”

    我和叶寻对视之间,同时一皱眉头。我对着叶寻比了一个“悄悄过去”的手势,自己从叶寻的背包里拽了一把*,拎在手里慢慢退向了河道中心。

    一般荒草甸子都是沿着河道生长,没有充足的水分不会出现如此茂盛的荒草。但是河流也代表着危机,潜藏在荒草中的猛兽也要依赖着河流生存,我刚才不想叶寻下河的原因就在这儿。

    我退到河流中心时,河水刚好没过我的膝盖。我扎稳了双脚之后,拔出匕首在自己胳膊上轻轻划了一刀,血迹顺着我的手臂一滴滴落进了水里。没过多久,我就看见河水下游翻起了片片涟漪,看上去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水底逆流而上,往我身边飞速接近。

    我当即举起*连射三箭,自己拔腿往河岸上飞奔而去。我刚刚踩上河岸,身后就传来一声*爆裂似的巨响,我虽然没有回头,却能感到如同城墙般的水幕在我背后掀天而起,往我身上猛扑了过来。

    我冲出三步之后,脚下猛然一滑,侧身躺在地上往旁边翻滚而去。我仅仅滚出了几米之后,就看见一截老虎的身躯。我没看清对方的面目,却清清楚楚地看见那怪兽身后扬着八条虎尾。

    天吴?陆吾?还是开明兽?

    《山海经》中三种虎形数尾的怪兽在我脑中飞快闪过之,我眼前的怪物也慢慢转过了头来。我第一眼看见的就一张威严的人面,他眼睛里插着半截弩箭,看向我的右眼却是凶光四射。

    我来不及多想什么,抬手往对方身上射出一箭。我不等去看那一箭的结果就爬起身来夺路而逃,直奔着随心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时,比我先一步上岸的叶寻还没做好伏击对手的准备,忽然看见我向他冲来,干脆回过身来迎着我的面孔扣动了机簧。

    与此同时,我身后劲风忽起,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直上半空……

    我眼看叶寻一箭射来,却在瞬间加快了脚步,直到箭锋快要触碰到鼻尖的刹那才忽然错开脚步,紧挨着长箭转动身形。劲风呼啸的弩箭紧贴着我的鼻尖飞向身后的瞬间,我也看见了身后直立而起的水流。

    拔地而起的银白色水流好似天神之力将一道瀑布凭空搬到了我的身后,又让它逆流天际。那头怪兽披散着长发的面孔隔着水幕向我身后冲击而来的瞬间,叶寻的弩箭穿透了水层,向怪兽眼中穿射而去。

    刹那之后,一团血花就在水幕当中蓦然乍起,怪兽撕心裂肺的怒吼随之冲天而上,本来立在空中的河水在那瞬间轰然崩散,如同暴雨洒向百米方圆。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水流从头到脚地洗刷了一遍。冰寒刺骨的河水灌进我领口之间,叶寻飞快地往我身边冲刺而来:“快走!”

    我俩同时起步冲向人群的当口,双目尽残的怪兽却在怒吼之下卷动河水往我们的方向狂扑而来。

    “脱衣服!”叶寻撕掉了自己的外衣,扬手扔向了不远处的一个探神手。

    我一愣之下也把衣服脱下来往那人身上砸了过去。两件衣服一前一后打在对方附近之后,追杀我们的怪兽却猛一调头冲向了那人。

    后者还没反应过来,怪兽的两只虎爪就扑面而下,活生生把人给撕成了两片。

    我还来不及惊骇,就被叶寻一脚踹进了附近的水坑,他自己也跟着我跳进了水里。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叶寻强行按进了水里。等我憋着气在水里停顿了几秒之后,头顶上却传来阵阵惨叫,叶寻按着我的手掌也渐渐松开了几分,我才慢慢浮上水面,从污水当中露出了眼睛。

    附近的荒草已经被怪兽扫平了一片,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探神手被撕开的肉块。我只不过潜进水里几秒,那头怪物就在岸上大开杀戒,随心三分之一的部下都死在它的利爪之下,那头怪物却还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徘徊。

    我只是稍稍转了下头,就看见附近水里冒出了几个满是泥浆的脑袋,其中一人与我稍一对视之后,马上暴起一刀向我直劈了过来。

    对方的砍山刀骤然而起的劲风瞬时刮飞了盖在她脸上的泥浆,我这才看清了对方的面孔,那是随心。

    随心跟我对视的刹那,我手中长刀随之迎击而上。两把长刀在空中对碰之间,我只觉得自己的双脚猛然陷进了泥里几寸,随心的砍山刀也被震得扬上了半空。

    一刀之间我俩平分秋色,我马上又蹚着泥水往随心的方向追击而去。

    就在我俩的兵器即将再次相撞时,远处的怪兽却像是踩着水波一滑数米地出现在了我们眼前,两只倒插着弩箭的眼睛同时看向了我和随心。

    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地退向水边,叶寻在疾呼声中破水而出:“别出水!”

    叶寻不让我出水,他自己的身形却拔地而起,横在空中连翻数圈,手中刀横在身前,刀光如练般地斩向了一个探神手头顶。

    对方没想到叶寻会在怪兽近在咫尺的情况下忽然出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叶寻一刀削飞了头颅。

    那人的首级冲上半空的瞬间,原本站在我和随心左右的怪兽忽然转身向叶寻扑杀而去。

    “小……”我刚刚喊出了一个字来,叶寻伸手抓住了空中的人头,凌空甩向了怪兽身前。那颗首级上的鲜血尚未流尽,在叶寻甩手之下串串血珠如雨洒出,溅落怪兽满脸,原本冲向叶寻的怪兽不知怎么忽然停了下来,叶寻也趁势落进了水里。

    叶寻入水掀起的水花尚未停歇,怪兽已经直奔叶寻落水的方向扑落了下去。

    “叶寻……”我惊呼之中拔腿扑向了怪兽身侧,叶寻却在这时从水里钻了出来,捂着我的嘴,拼命把我拽向了一边儿。

    从叶寻出水到我挪开脚步仅仅用了几秒钟的时间,那只落水的怪兽却叼着被叶寻劈杀的尸体跳上了岸边。这一次,怪兽并没急着撕开猎物,而是用爪子在猎物身上摸了两下,等到对方发现自己的猎物没有头颅时,才蓦然发出一声怒吼,双爪疯狂抓落之间生生把尸体撕成了碎块。

    叶寻紧紧盯着疯狂发泄的怪兽低声道:“千万别动,小心被它发现。”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