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五章 蜕变

    叶寻沉默了片刻道:“我坚持我的想法,破阵应该走我画的路线。”

    我沉声道:“舰长,按照叶寻画的路线走。”

    这一次,舰长不敢再有任何疑义,赶紧指挥着潜艇缓缓驶入石阵。

    不久之后有人报告道:“我们后面的障碍物正在消失。”

    我透过潜望镜看向潜艇背后时,我们走过的地方已经黑暗掩盖,无尽无际的黑暗就是就像是一头紧随在潜艇背后的巨兽,我们每走一步他就将我所在的空间吞噬一段,就像是在切断我们的后路,也像是在驱逐着我们前行。

    舰长紧张道:“王少尉,我们要不要回头?”

    “不行!继续走!”我沉声道:“什么都别想,按照原定路线前进。”

    “可是前面转不了弯儿了!”舰长急声道:“如果我们往左移动的话……”

    往左去正好是我画出来的路线,我沉声道:“撞过去!”

    舰长犹豫了几秒才咬牙道:“撞——”

    潜艇开足马力直奔石柱方向撞了过去,我只听见一声轰鸣之后,通天石柱就被拦腰撞成了三节,浑浊的海水从下往上翻滚而起的瞬间,我也听见船顶爆出了阵阵轰鸣。

    石柱砸着潜艇了?

    这个念头刚从我脑中闪过,潜艇就像水中在原地转起了圈来,刺耳的警报声骤然而起,船舱也在闪烁的红灯之下乍明乍暗。

    “稳住!”舰长怒吼道:“检查故障,全力抢修,王少尉你们先进逃生舱,做好弃船的准备。”

    我倒背双手道:“你怎么不走?”

    “我是舰长,舰长永远要和军舰在一起。”

    “你不怕死,我有何惧?”我摘下蔑天,手拄着长刀端坐在了椅子上:“既然舰在人在,那咱们就一块儿到阎王殿里走一朝。”

    舰长深深看了一眼转身走向指挥室:“全力排除故障,舰在人在。”

    我能听见士兵在身边不断奔走,也能听见他们紧张的喘息,没有人不怕死,但是人在临死之前能想清楚很多事情。

    我沉声向叶寻问道:“叶寻,你怕死么?哪怕是被我连累冤死在海里?”

    叶寻平静道:“从来没怕过死。无论是因为什么而死,是你一直在害怕我死。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你就是真正的江湖人。”

    “我是该想想了!”

    我当初为什么毫不犹豫的加入探神手?

    无非是因为恐惧。恐惧江湖,恐惧那支未知势力,甚至在恐惧将来。

    我加入探神手之后,为什么处处被人压制,几次死里逃生,却仍旧没有离开探神手?

    仍旧是因为恐惧,我没有跟探神手翻脸的底气,甚至不知道离开探神手又该往哪儿走,看不清前路,也看不见未来,才让我不得不委曲求全。

    我为什么蓬莱仙岛上几次错失良机,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甚至还要去计算后果。

    无非也是因为恐惧,我害怕探神五派,害怕损失,害怕自己会连累朋友。

    事实上,正是因为我的恐惧,才连累了司若失踪。

    如果,我在山上联手秦思月屠光探神手,哪里还会有后面种种波折。

    身在江湖,就是另一种亡命天涯。

    身在江湖,不能快意恩仇,何谈江湖?

    身在江湖,何必畏首畏尾?

    我传承《虎王决》,身带噬神妖虎,可我却活成了一只猫!

    我若生离蓬莱,并将兴风狂啸,不成虎王,刀折人亡。

    我手握蔑天,以刀顿地之间,一股好似来自于荒古之间,幽冥之下的凶戾之气,从我心底爆涌而出,我全身关节都在噼啪作响,如刀似剑气流在我经脉之中飞快游走直入丹田。

    我压制不住想要仰天长啸,可我口中却爆出了一声虎吼。

    等我睁开眼时,全船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往我身上看了过来,很多人手中工具掉落在了地上却丝毫不觉,豆驴子嘴唇颤抖着道:“王……王欢,你怎么了?你身上怎么会冒出一头老虎?黑色的老虎!”

    只有叶寻面带着微笑向我看了过来:“真正的《虎王决》终于被你炼成了。”

    我忍不住问道:“你早就知道?”

    “除了你,我是唯一看过《虎王决》的人。那时候,你心里充满了恐惧。根本无法理解虎王的精髓。没人能帮你消除这种恐惧,只能靠你自己。”

    “等你想通了,《虎王决》的真气会自动运行,将残留在你体内的巫门秘药化作内力,冲击丹田,让你一举成为武林高手。”

    “如果,你想不通,你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原地。哪怕有再多的奇遇也无法跻身于高手之列。因为,你没有强者之心。”

    “一年,我没想到一年之后,就能看见心目中的万兽之王。噬神妖虎!”

    叶寻摘下酒壶自己先喝了一口,又把酒壶往这边扔了过来:“这杯酒,祝贺你真正踏入江湖。”

    我举着酒壶笑道:“你不是不让别人碰你的酒壶么?”

    叶寻微笑道:“你在我的江湖。”

    “说的好!”我哈哈大笑之间仰头灌下了半壶烈酒才把酒壶扔给了叶寻。

    从始至终,我们都没去看船舱里的情况,更没有人去问潜艇会不会沉落海底,我们无视了生死,潜艇却在我们无视中恢复了正规。

    我看向叶寻道:“你早知道潜艇会撞上柱子?”

    “那根柱子就是阵眼。阵眼一破,前路畅通无阻。”叶寻的嘴角上掀起了一丝笑意:“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个笨蛋能在这个时候顿悟《虎王决》。”

    叶寻这个家伙就是这样,不到最关键的时候什么都不说。

    我走进指挥室再次向外看去时,潜艇已经穿过了困阵的海域,按照常理前面不远处就应该是蓬莱的废墟,可我看到的却是一座巨大海眼。

    潜艇斜下方那座像是火焰口一样环形海眼几里方圆,海眼之下漆黑如墨深不见底,海眼四周依稀还能看见蓬莱的外围的轮廓。

    我沉声道:“能不能潜下去仔细看看?”

    “不行!”舰长摇头道:“海眼位置太深了,我们潜不下去。”

    叶寻沉声道:“王欢,你仔细看海眼背面,像不像蓬莱前四层。”

    “那就是蓬莱!”我深吸了一口气道:“蓬莱上面那五层哪儿去了?还能长腿儿跑了不成?”

    叶寻道:“当初,我记得蓬莱上面那五层从第四层开始直接沉进了地里,上面五层会不会就在海眼里面?”

    叶寻的猜测有九成的可能是事实,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蓬莱之谜怕是要真正的永沉海底了。

    我的眉头忍不住越皱越紧时,叶寻却说道:“不对这不是岛。我们都犯了一个错误,我们一直没去注意蓬莱仙岛的属类。舰长,继续往前越过海眼,找着附近有没有山脉。”

    我这才反应了过来,海上岛屿大概可以分成大陆岛,珊瑚岛,火山岛和冲积岛这四种。

    蓬莱县附近不具备形成火山岛和珊瑚岛的条件,冲积岛就更没有那种可能。唯一成因就是因为陆地下沉,或者海面上升形成大陆岛。

    既然是大陆岛,蓬莱附近怎么没有海底山脉?难道蓬莱仙岛是谁凭空造出来的东西不成?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舰长已经提醒道:“王少尉,前面出现了大陆架,从这里我们现在位置往海面上升应该可以看见岛屿。”

    我眼睛不由得一亮:“快,升上去再说。”

    潜艇浮上水面之后,我第一眼就看见一座面积不大海岛,那座岛上除了一座像是坟包一样凸起来山洞,就只剩下一艘靠在岸边上的破船。

    “有船!”

    我强行压制着兴奋道:“舰长,我们几个游过去,你在这里等我。如果,一天之内,我们还没回来,你们就不用等了。还按照原路回去。”

    我说完之后也不管舰长答不答应,舱口跳进了海里,飞快往海岛的方向游了过去。我离着海岛越近那座山洞在我眼里也就越发清晰,直到我快要上岸时,才看见山洞一侧的尸体,从服饰上看,他应该是魔门的精锐弟子。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尸体时,豆驴子却伸手把我给拦了下来:“小心点尸体上有毒。”

    魔门弟子的尸体的确七窍流血,脸色漆黑,从尸体蜷缩的程度上看,对方应该在死前经受了极大的痛苦。

    我从背包里拿出手电往山洞里照了一下,却看见山洞被一座拔地而起石柱给分成了两边,石柱正中间刻着一串古怪的符号。

    我轻轻手电的光束向下挪动了一点,就看见有人用刀刻在符号下面繁体汉字“蓬莱丹室”

    “这才是真正的蓬莱?”豆驴子惊呼道:“下面的字是谁刻的?是王战?”

    “先别下结论!”我顺着字迹看了下去:“试丹向左,炼丹向右。什么意思?”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看向山洞左侧,那里立着一座打开了盖子的丹鼎,有人在墙上用刀刻了一段留言“雍正十一年秋,xxx王战误入蓬莱,尽解蓬莱之谜,得见蓬莱丹室。若吾葬身于此。后来者可按留字进入丹室。”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