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一章 先找药王

    狐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五毒教确确实实存在过。某种意义上,五毒教也是一个神话。”

    “五毒教可以说是这世上最为神秘的教派之一,他们信仰的最高神明说法不一,但是五毒教确实叱咤风云了数百年之久。”

    狐妈说道:“五毒教最为奇怪的地方,是他们身在苗疆,却不是纯粹的蛊师。”

    我忍不住问道:“什么意思?”

    狐妈想了想道:“这个得从蛊毒的起源说起。通常意义上,蛊毒带有浓厚的巫术色彩,蛊师也是巫师。如果你仅仅把蛊毒当成毒虫,那就错了。毒虫只是蛊毒的一部分。毒虫、动物、植物,甚至物品,都可以成蛊。”

    “古代对蛊毒的记述甚至可以理解成对巫术的记载,尤其汉武帝时最为著名的巫蛊之祸,完全可以理解成诅咒。同样,苗疆蛊师在下蛊之前,也会进行某种神秘仪式。这些都和巫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狐妈说到这时,忽然话锋一转道:“但是五毒教不同。五毒教可以说是纯粹专研毒药、毒虫的门派,他们不仅精于用毒,也善于豢养蛊虫,每逢对敌也不会启动什么繁琐的仪式,出手必杀。”

    “正是因为如此,五毒教不仅让中原江湖谈虎色变,也整整压制了苗疆蛊师数百年之久。五毒教没有消亡之前,所有人都把五毒教当成了苗疆蛊师正统,实际上,他们在苗疆蛊师的眼里,才是真正的旁门左道。”

    我马上抓住狐妈话里的关键:“你说五毒教没有消亡之前?现在五毒教已经不复存在了?”

    “对!”狐妈点头道,“五毒教在明末时达到了巅峰,清代初年也有活动,直到康熙年左右,五毒教就忽然消声匿迹。”

    “当年声势浩大的五毒教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最为奇怪的是,随着五毒教消失的,不仅是数以千计的教众,还有教派总坛。”

    我震惊道:“你是说五毒教连房子都一块儿没了?”

    “你没听错,我也没说错。”狐妈说道,“传说,当年五毒教在雷公山上的总坛殿宇连绵、气势恢宏,堪比王庭。自从五毒教众失踪之后,五毒教总坛也一起消失在了雷公山里。”

    我沉声道:“历史上记载过原住民集体消失的事件并不少见,但是他们总会或多或少地留下一些遗迹,从没有哪个存在过的城市会被凭空抹去。我不相信五毒教没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狐妈说道:“很多人都不相信,包括苗疆蛊师在内。可是苗疆诸强整整找寻了数百年,几乎翻遍了整座雷公山,也没有找到五毒教的去向。但是,他们从没放弃过寻找。”

    “相传,五毒教消失之前,曾经得到了苗疆巫蛊的最终之秘。探神手和苗疆对这个秘密极为看中,探神手曾经多次提出联手探秘,但是他们双方从没达成过协议。”

    “这一次,他们之所以会合作,就是因为出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这个线索很可能就在安然的身上。”

    “我明白了。”我点头道,“我准备一下,马上就动身去苗疆。”

    “等一下!”狐妈眯起眼睛道,“你们去苗疆之前,最好先去办一件事儿。这件事儿怎么办,豆驴知道。”

    豆驴子清了清嗓子道:“苗疆毒虫横行,想要在那里来去自如,就得百毒不侵。至于怎么百毒不侵呢?这个很简单,那就是先弄到可以克制毒虫的东西,比如说蛟龙血。”

    蛟,也可以解释为毒虫。传说,成年蛟龙足能压制天下虫类。

    豆驴子道:“关于蛟龙嘛,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提供点线索。京城王府井下面有个锁龙井,传说,刘伯温在那里锁了一条蛟龙。那里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神话禁区,你们偷摸去挖开就行了。”

    豆驴子一本正经,眼神却在躲躲闪闪,他说的话,我一个字儿都不相信。

    我抱着肩膀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锁龙井在哪儿。我要是敢在王府井地面上抠一个窟窿,不等看见井口,就能被警察抓起来你信吗?你给我好好说话。”

    “我就是在好好说话啊……”豆驴子的话没说完,狐妈就一挥手道:“给我揍他!”

    我和叶寻撸起袖子就要开打,豆驴子却一下跪在地上:“米糊啊,你可不能坑人啊!那事儿我干不了,我真干不了啊!”

    狐妈蹲下身道:“驴子,我不是在逼你,而是为了你好。你拼了命地想要炼成金丹,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要重归门派。拿到五毒之秘和炼成金丹的功勋,有什么区别吗?”

    豆驴子哭丧着脸道:“那能一样吗?找五毒教的风险太大了。”

    狐妈柔声道:“什么事情没有风险?况且,那个人既然帮了你一次,肯定就能帮你第二次。她不是一心想让你重回师门吗?据我所知,那个人已经等了你十多年了吧?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可等?”

    “你现在已经多大年纪了,连一个传人都没有,等你两腿一蹬,谁替你重回师门?就算我能找到朋友把你的骨灰送回师门吧,你就那么确定自己会被埋进祖坟?说不定你连把骨灰撒在门派附近的资格都没有。”

    豆驴子颓然地坐在了地上:“你容我想想,容我想想……”

    狐妈站起身时,豆驴子却伸出手道:“王欢,你有烟吗?给我一支。”

    我把烟和火机一块儿递了过去,豆驴子就那么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起了烟来。

    狐妈轻轻向我摆了摆手,意思是让我们先出去。我和叶寻走出门外才小声问道:“豆驴这是怎么了?”

    狐妈也不怕豆驴子听见,直接开口说道:“豆驴子是药王谷正宗传人,但也是药王谷的弃徒。”

    “药王谷?你是在讲武侠小说吗?”我并不是想跟狐妈抬杠,可是,换成谁在一天之内同时听见两个武侠小说中的门派,都会觉得发懵。

    狐妈道:“我第一次听见五毒教、药王谷,跟你反应也差不多。但是,我说的确实就是事实。”

    狐妈解释道:“当年,中原江湖有过这么一句话:苗疆五毒狂,妙手有药王。事实上,当初五毒教没能进入中原,正是因为药王谷。他们两家就像是天生的对头,从来没有停止过争斗。”

    “中原江湖倒是希望药王谷能狠狠给五毒教一个教训,但是,他们两家却在无数次争斗之中惺惺相惜,成了亦敌亦友的存在。每隔几年,不是药王谷进入苗疆,就是五毒教涉足中原公开切磋技艺。”

    “药王谷是唯一到达过五毒教总坛的门派,他们肯定有关于五毒教的记载。”狐妈转头看了看豆驴子,“我刚才就是想让他潜回药王谷把密档弄出来。”

    “可是……”我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狐妈说道:“这趟任务,豆驴子必须跟去,他不去,你们寸步难行。”

    “药王谷和五毒教一样,能救人也能杀人,区别就在于他们更侧重哪一个方面。”

    “药王谷的毒,是草木之毒,也叫死毒。换句话说,药王谷善于在草木当中提炼毒药,制成药粉、药剂给人下毒,手法虽然诡异,事后仔细想想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五毒教的毒,是毒虫之毒,又叫活毒。他们不仅可以制药,也可以指挥毒虫直接杀人。下毒的手法匪夷所思,往往被害者死到临头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中了毒。”

    “生毒死毒,谁优谁劣,就是两派较量的起因。直到五毒教烟消云散,两派也没能分出胜负,药王谷主才留下了两个遗愿:一是炼成金丹,超越本草;二是找到五毒教,再决高下。”

    狐妈看了看跪在屋里抽烟的豆驴子道:“豆驴只要能完成其中一样,不管他当年犯了什么错误,都能重回门派了。”

    我这才点了点头,狐妈却继续说道:“你们想要入苗疆,就得有个精通用毒的人陪着,否则,只能是死路一条。豆驴子正合适。”

    我转头看了看愁容满面的豆驴道:“万一豆驴不想去呢?”

    “我也不知道。”狐妈摇头道,“我能逼他去丹岛,却没法逼他去苗疆,毕竟,这是在逼他返回宗门。有些事情……唉……”

    我打断了狐妈道:“既然药王谷有线索,探神手的人为什么不去找药王谷?”

    “药王谷跟探神手之间有一段扯不清的恩怨。药王谷一直把探神手视为仇敌,哪怕是探神手身受重伤,药王谷也一样见死不救,更别说是跟探神手合作了。”

    狐妈道:“豆驴子当初加入探神手,也是因为跟宗门堵了口气。可他加入探神手之后,却一直在干些出工不出力的事情,要不然他也不会立下那么一个奇怪的规矩,非得让人追上他才肯出任务。”

    “原来是这样。”我沉默了片刻才说道,“还是别难为豆驴了。我和叶寻去弄装备,明天就出发。先把蛟龙血找出来再说。”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