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零章 夺路而逃

    叶寻和白博士同时向我看过来时,我沉声道“准备一下,咱们下去。”

    “不行!”白博士伸手把我拦了下来“下面情况不明,仅凭吕以非的猜测就贸然闯进山洞,太危险了。就算出于对战友的信任,你也该三思而行。”

    “我很清楚我在作什么!”我推开白博士,从山坡侧面看向了洞口,我附近却忽然想起了沙沙声响,等我转头看时,不计其数的毒蛇已经漫山遍野向我所在的方向蜂拥而来。

    蛇群来时无声无息,等到它们出声响,我再想突围却已经来不及了。

    我在情急之下解开了绑在身上的绳索,将棺材立在地上,自己和叶寻一左一右跳上棺材,各用一只脚踩在棺材两端保持住了平衡,才伸手把白博士给拽了上来,像是叠罗汉一样让她在站在了我们两人肩上“你站稳了,千万别掉下来。”≈1t;i>≈1t;/i>

    我安顿好了白博士再去低头看时,成千上万条毒蛇汇聚而成的河流,从山顶倾泻而下,往棺材的方向滚滚而来,不久之后就像是流水一般,绕过棺材之后流向了洞口。

    可是,连绵不绝的蛇流并没有进入洞口,而是紧贴着山洞边缘停了下来,重新分成两股游向山洞两边让出了一条路来。

    蛇群没有人指挥却井然有序的排列成队,最为贴近洞口一排毒蛇,蛇身竖起近米长的高度,蛇头稍稍向下如同行礼似的躬身而立。

    我虽然认不出毒蛇的品种,但是仅凭这些竖身而起的毒蛇,能让号称五步必倒的尖吻蝮(五步蛇),缩在后面不敢逾越,就能判断出那些起身直立毒蛇都是一方霸主。

    这些足以称霸的家伙,怎么会像是迎接王侯一样毕恭毕敬的立在山洞两边?≈1t;i>≈1t;/i>

    等等。

    迎接王侯?

    不好!

    我猛然转头看向山顶时,一片暗紫色烟雾从山顶草丛当中氤氲而起,伴着蒙蒙雨雾犹豫过山,向我们这边缓缓移动了过来。

    我还没看明白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蹲在我肩膀上白博士两腿阵阵战栗着道“蛇王,不对,是龙王过来了。”

    我急声问道“什么意思?”

    “洞葬跟龙有关?”白博士已经吓得有些说不清话了,我的脑袋里却像是炸开了一道惊雷,震得脸色白。

    已经现的最为有名的两处洞葬当中,“甲定洞葬”里有人留字“安息于龙宫”

    “杉坪洞葬”的碑额上却刻着“龙村锁匙”≈1t;i>≈1t;/i>

    没人知道,那两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从字面推敲,应该是指苗人祖先长眠之处就是“龙族”栖息之地。

    苗疆盛产的毒物当中蛇类习惯在山洞中繁衍生息,洞葬中的棺木不就是在与蛇相伴?

    在华夏神话里龙蛇又可以互相转换,很多地方都称蛇为小龙,我们身后洞葬难不成是一条巨蛇的巢穴?

    肯定是,否则,不计其数的蛇群也不会集中在山下,迎接王者回宫。

    我转头看向山下时,山顶上飘荡而起的云雾再次逼近,虽然我还没看清烟雨当中龙王真容,却已经感到凛冽杀机随着浓重的蛇腥一齐拂面而来,龙王已经动怒了。

    我飞快往山洞的方向看了一眼“冲下去!”≈1t;i>≈1t;/i>

    叶寻点头之间,飞快的向我身边推来一掌,我们两人分作两边扑落棺木的同时,白博士直接被我们扔在空中。

    “啊——”白博士的尖叫声没落,我已经把人接在了怀里,叶寻却在这时飞起一脚将棺材踢下了山坡,装着豆驴的棺材像是冲下山道的铁滑车,压在满地青草当中往洞口方向冲刺而去。

    我和叶寻紧追几步,纵身起跳,一前一后的落在棺材上,各自拔出兵刃守住棺材两边,风驰电掣冲向洞口。

    我本来以为守在山道两侧会在我们冲下山坡时,对我们群起围攻,没想到,蛇群谁在昂起头颅连连嘶啸,却没有哪条毒蛇敢越过雷池半步,哪怕他们早就摆出了攻击姿势。

    我们两个人刚刚滑到山坡一半儿,喊杀声也从蛇群背后蓦然而来。≈1t;i>≈1t;/i>

    我故意打着手电往杀声传来的方向照了两下,那边被苗人追杀的探神手马上现了我们的行踪“王欢那个王八蛋,在那儿!”

    “上去杀了他!”

    探神手在纵声咆哮,苗疆巫师却在疯狂阻止同伴向前“快回去,退回去,那边有群蛇朝圣,龙王要回宫了,别过去。”

    有人大声喊道“放箭,放箭,把那些汉人逼进蛇群,让毒蛇咬死他们。”

    苗人的,射程虽然不比弓弩,但是单论威力却比弓弩更为可怕,箭上剧毒触之即死,哪怕顶尖高手也不敢轻易对抗十几人组成的箭阵。

    远处声起,探神手的方向就传来了阵阵惨叫,李冰凝隔空怒吼道“王欢,我以诚待你,你何以对我?”≈1t;i>≈1t;/i>

    “是否以诚,你心中有数。”我从没相信过李冰凝会对我以诚相待,不过有些事情我还得把他拖进来加以验证。

    我站在棺材上喊道“李冰凝,前面洞葬就是五毒教遗迹了入口,你要是敢跟过来,咱们两个再算恩怨。如果,没那个本事,后面那些苗人就交给你来对付了,后会有期!”

    我说完就蹲下了身去,看都不再看对方一眼。

    李冰凝沉默数秒之后,蓦然怒吼道“不惜一切代价,跟随王欢冲击洞葬,快!”

    前有蛇群,后有追兵,两害相权之下,似乎蛇群更容易对付一些。李冰凝果断下令冲击蛇群,走在前面的探神手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眨眼之间就在地上掀起一片熊熊火海。

    ≈1t;i>≈1t;/i>

    已经扑向对方的蛇群顿时冲天烈火烧得吱吱乱响,没被火焰波及的毒蛇也顺势向火海两边飞退去,李冰凝却带着探神手跨过地上火焰追进了山坡。

    探神手掀起的火焰容易通过,他们背后追来的苗人却不好对付。

    李冰凝只带了一半人马冲到了我们身后,剩下探神手反身杀进敌人与苗家武士纠缠一处,拼死替李冰凝挡住了追兵。

    我只是侧眼向战场当中瞄了一下,就看见四三个周身浴血的探神手,倒在了苗家武士的乱刀之下,剩下的人马却仍在披血狂进,形同疯虎般的压制对手,为李冰凝争取时间。

    我不得不佩服李冰凝的统御部下的能力,他是迄今为止,我遇到探神四秀当中最能让部下令行禁止的统帅,冷雨随心比他差了不止一星半点。≈1t;i>≈1t;/i>

    李冰凝明知道部下在不断殒命,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从冲进滑道就开始对我穷追不舍。

    只是转眼之间,山上的场面就变成了。我蹲在棺材上向山洞飞滑行,李冰凝带着探神手在我们身后撒腿狂奔。苗疆人马从不同方向接连突进山道。

    三股人马,分作三段,在山道飞驰片刻之间,我们踩着的棺材就撞到了岩洞的边缘,我赶紧从棺材上跳了下来,重新把棺材背在身上,跟叶寻一块冲进了山洞。

    直到这时,我才借着手段的光束看清了山洞的全貌。

    足够两辆卡车并排驶入山洞,呈现直线向山腹当中一通到底,我却看不清这条洞穴深入山中多远?

    洞中的棺材全部用井字形的木架,固定在山洞当中,从洞口开始四副一排,头向洞中,脚往洞外的向地底不断延伸,乍看上去就像是有人故意用棺材铺出了一条通道,指引来人深入地底。≈1t;i>≈1t;/i>

    我随手用电筒在棺材上扫了一下,立刻看见了三大一小四双鞋印。

    “蓝宝儿!”除了蓝宝儿,我这一路上就没看见过小孩儿,那双七八岁孩子的脚印肯定来自蓝宝儿。

    “追!”我跳上棺材向地下追去之间,人脚落在棺材上的声响也在我们背后不断传来,探神手的人马也追进山洞了。

    刚才我们是仗着棺木滑行的度,才胜过了对方一筹,现在我们不仅优势尽失,还得加上两个拖累,不到一会儿的工夫就被李冰凝追到了身后。

    我明知道对方接近,却没回头看上一眼,而是像老友相见一样跟对方打起了招呼“来啦?”

    李冰凝厉声道“王欢,你……”

    “不用你你我我!”我冷声道“我相信你的话,但是我更相信,你希望我直接死在苗疆,这样你既不用得罪任何人,也能达到你的目的。”

    李冰凝咬牙道“这就是你坑害探神手的理由。”

    “我不是在害你,而是在救你!”我头也不回的说道“我问你三个问题,你要是都能给我答上来,我二话不说,立刻调头回去。答不上来,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后面的事情。”

    我不等李冰凝说话就加快了脚步,口中飞快问道“第一,与你们探神手合作的苗疆蛊师,个个都打算要我的命,是你们探神手的意思,还是他们自己的意思?”

    “你说什么?”李冰凝脚下明显一顿。

    我再次说道“第二,攻击军方直升机,是不是你们探神手的主意?”

    李冰凝再次愣道“军方的直升机真被人攻击了?”

    我沉声道“第三,探神手为什么非要得到五毒秘术?深入苗疆与人合作,究竟是谁的意思?”

    这下,李冰凝彻底愣住了。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