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零章 破阵3

    “稳住!”李冰凝和我齐声低喝出声。

    那人微微点头之间,在刀尖渐渐贴近蜈蚣身躯的当口忽然抬起左手按在了自己不住颤抖的右手腕上,右手骤然力,一刀如电地紧贴着同伴的衣服将刀刺进了蜈蚣身下,奋力向外挑出。

    半截蜈蚣像是早就耗尽了力气,被刀锋挑飞到了几米开外,翻着肚皮落在了地上。

    守在附近的一个探神手一刀扎穿蜈蚣身躯将它钉在地上之后,迅抽身而退。

    马上就有人上前一步,将点着了的摔在长刀之下。直到火焰当中爆出了蜈蚣身躯被火烧裂的“噼啪”乱响,所有人才都松了口,尤其是刚才那两个配合着挑飞蜈蚣的探神手,更是全身脱力似的瘫坐在了地上。

    我却在这时再次看向了两座蛊坑。让我没想到的是,刚才还杀得天昏地暗的两批蛊虫竟然完全安静了下来,除了还没完全断气的毒虫还在垂死挣扎,两座蛊坑之间已经听不到任何蛊虫厮杀的声响了。≈1t;i>≈1t;/i>

    它们之间的大战结束了?

    就算两边罢手,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全部撤出战场。即使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正在拼命厮杀的时候也无法做到立即停手、全盘撤离,更不要说是没有多少智慧的蛊虫。可是战场之中怎么会如此安静?

    我干脆从一个探神手那里拿过了望远镜,仔细往蛊坑那边看了过去。尸骨累累的蛊坑断口附近竟然看不到有毒虫在吞噬尸体,这绝不合理。

    毒虫攻击目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原因是为了捕食,如果没有受到惊吓或者遭到攻击,它们不会放弃到嘴的猎物。既然大战已经结束,它们为什么不留下来吞噬尸体?毒虫之间可没有掩埋阵亡敌军的说法,任何对手的尸体都会变成它们的口中食腹中餐。

    我正在疑惑不解的时候,九宫格的方向忽然又传来一声巨响。暴烈火光掀起的飞沙走石漫天乱舞之间,又有两道蛊坑之间的屏障被人生生炸开。≈1t;i>≈1t;/i>

    这一次,两座被联通的蛊坑之间仍旧不见动静,可是再没有人会因此掉以轻心,所有人都在死死地盯着两座蛊坑,静待着下一场大战的来临。

    可是,想象中的蛊虫大战迟迟没有生,一个灰头土脸的探神手却在蛊坑当中站起了身来。

    稻田的高度虽然低于地面,但也达不到能遮挡一人全身的程度,那个探神手站起身时,我就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那人举起双手在空中连续挥动着喊道“这座坑里没有蛊虫!”

    那人像是怕我们不信,还在蛊坑里面来回走了几步。李冰凝大声喊道“蛊坑里面都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不对!地上有个窟窿,很大的窟窿!”那人连续跳了几下,“就在蛊坑边上。”≈1t;i>≈1t;/i>

    “你别过去,等我命令!”李冰凝喊过之后才转头看向我道,“王兄,你怎么看?”

    我用手轻轻扶着额头道“我也迷糊了。你遇上过这种情况吗?”

    “没有。”李冰凝摇头道,“神话禁区里的事情虽然千奇百怪,但是我从来没到过苗疆,蛊毒的事情说不准啊!你说,会不会是蛊虫长时间没有人喂养,全都已经饿死了,才会只留下了一座蛊虫曾经栖息过的地洞?”

    “应该不会吧?”我也不敢肯定,“毒虫应该不会将自己活活饿死,饿到一定程度,就算明知道必死,它们也会出来捕食。再说了,有些毒虫吃过一餐之后,几个月甚至一年不进食都不会被饿死。你的说法可能性不大吧?”

    我对毒虫虽然不太了解,但是也遇到了那条想要越界捕食的巨型蜈蚣,它不就是因为难忍饥饿才爬了出来的?≈1t;i>≈1t;/i>

    “不对!”我猛省道,“那几座蛊坑里可能真没有毒虫。你自己想,刚才飞天蜈蚣和鸡冠蛇在空中交战的时候,是纠缠在一起斜着跨过两座蛊坑才飞到我们附近的。”

    “如果说那两座蛊坑当中也有毒虫聚集的话,会没有毒王?哪一个毒王会允许其他毒物在自己脑袋上面耀武扬威?就算它们不能飞天,也该出来出点警告吧?毒王呢?毒虫呢?”

    听我说话的李冰凝虽然是在点头,却没有完全赞成我的观点“如果九宫图里只有几座蛊坑带有毒虫,怎么会那么巧被我们炸开了其中两座?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我和李冰凝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叶寻忽然开口头道“你们停一下,先把地图拿出来给我看看。”

    ≈1t;i>≈1t;/i>

    我和李冰凝重新拼好了地图,叶寻手指地图道“苗疆蛊师消失的位置是这里……我们炸开的地方在这儿……我明白了。”

    叶寻拿出纸笔飞快地写起来“从入口进去,大概会沿着阵法出现在这几个点上,每到一个点,其实都可以按照九宫的方位往中心的位置上走……”

    叶寻连续画了几张图“我把所有的可能性都给画出来了,你们都记住,一旦自己出现在某个位置上该怎么走,最后全都向一个方向集中,明白了吗?”

    李冰凝不解道“叶兄,这是什么意思?”

    叶寻起身道“我怀疑,九宫图的九个蛊坑不是屏障,而是九道门。具体的情况,得进去之后才能知道。”

    李冰凝沉默片刻道“把叶兄的阵图画下来,各拿一份。我们出!”≈1t;i>≈1t;/i>

    李冰凝紧跟我和叶寻走进九宫图之后,竟然没有改变方向,走在前头的叶寻忍不住回头看了我一眼“你们等一下,我自己往前走走试试。”

    叶寻一直走出十多米远才停了下来“九宫阵被人解开了。我们走……”

    “先别走!”我听见叶寻说到阵法告破,立刻蹲下了身去,沿着地面的痕迹往前寻找了一段距离才咬牙道“我们上当了!”

    李冰凝也恨声道“咱们是被那群苗疆蛊师给骗了!他么的!”

    叶寻也转过身,重新在地上搜索了几次才说道“苗疆蛊师里有探神手吗?精通道法的探神手?”

    我们身后的探神手不明所以地问道“统领,你们在说什么?”≈1t;i>≈1t;/i>

    李冰凝给我递了一个眼神,他的意思是让我解释——接下来,李冰凝会以我为主探索五毒教秘境,我来解释其中缘由,更容易树立威信。这一来,最起码我在号司令之后,李冰凝不用再做重复,会省去不少的麻烦。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道“按照地上的痕迹看,这里有道家阵法‘咫尺天涯’,但是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神妙。这里的阵法最多也就是能让两个一块儿进来的人擦肩而过,彼此找不到对方的位置。其实,用障眼法解释,更为合适一些。”

    我说完之后看向了叶寻,叶寻微微点头之后替我说道“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巫门的阵法。这个阵法才是关键,它能让人无意识地走出一段距离,等到那人反应过来之后,说不定已经在十多米甚至更远的地方了,所以人才会产生一种自己被瞬间传送到其他地方的错觉。”≈1t;i>≈1t;/i>

    “迷惑对手心智,让对手不断产生错觉,甚至幻觉,是巫门惯用的手法。而且……”叶寻举起了两只从地下挖出来的木桩道,“这两只刻着巫文的木桩,刚刚埋下去不久。”

    有人问道“可是刚才老乐他们不是差点被阵法给撕了吗?”

    我指向田垄边上的浮土道“这里刚才站着人。那两个探神手进来之后就被人拦腰抱着在往前拽,他们的腰椎是被人给活活勒断的,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

    刚才拽着绳子的那个探神手顿时红了眼圈,紧紧握住刀柄的手背上青筋暴起,可见他已经愤怒到极点。

    我握拳沉声道“我们以为苗疆蛊师是不懂九宫阵才在九宫格里乱转,其实,他们当中不仅有人懂得九宫阵,而且更明白探神手的行事作风,甚至连我的反应都给算计到了。”

    “苗疆人马第一次进入九宫阵时并没有迷路,他们走出来就是为了在入口的地方埋下巫蛊木桩,把道家阵法和巫门秘术合二为一,让我们没法轻易走过这九座蛊坑。”

    “第二次,他们派出落花洞女引动龙王,一方面是想消耗我们的力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增加我们的心理压力,给我们造成九宫阵凶险无比的错觉,让我们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他们却给自己留下了足够时间去探索九宫阵。”

    “现在阵图打开了,他们全都离去,巫阵因为没有人主持而失效,九宫阵也因为他们弄坏了里面的阵心而彻底告破。我们虽然及时追了进来,可还是比他们慢了一步。”

    我的话一说完就有人低吼道“谁在帮着苗疆蛊师?是不是安然?还是洛芊芊?老子非剥了他们的皮不可!”

    李冰凝摇头道“洛芊芊没那个本事。是不是安然还很难说。”

    李冰凝在怀疑安然,我却在怀疑虞枫。这里使用的手法跟虞枫的布置实在太像了,料敌先机、牵动对手思路,不正是虞枫最为擅长的事情吗?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