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二章 想要什么

    我的脑子越想越乱,好像是有什么线索就在我的眼前,可我却怎么也抓不住其中的关键。

    我敲着脑袋左右为难时,叶寻忽然道“有人来了!”

    叶寻是想让我躲一躲,我却坐在原地纹丝没动“来了,就会会他。”

    我和叶寻一齐顺着脚步声看过去时,一个苗疆武士踉踉跄跄地从阵外闯了进来。

    对方看见我们的时候,显然是想举刀,可他手中长刀还没举到一半儿,人就已经扑倒在了地上。

    那人在闯入阵法之前就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能勉强支撑到这里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我和叶寻走近对方,轻轻触碰了一下趴在地上的武士,后者嘴里却出了几个微弱的音节“夏天……夏天……叛徒……”≈1t;i>≈1t;/i>

    我再想仔细听时,那人却已经气绝身亡。

    “夏天?”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夏天就是那个在双方会盟时被我陷害的大巫。我忍不住骂道“说她是叛徒有个屁用?”

    我骂了一句,就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口子,嘴里的胡话一句接着一句地往出蹦“什么特么大巫,还不是落进蓝漠影手里了?我特么就弄不明白了,蓝漠影是特么狐狸精啊,谁见了都能要死要活的?我特么……”

    叶寻淡淡说道“每个人都有他想要的东西,当执念成魔的时候,就会不惜一切。蓝漠影只是挑动了人心底的魔性罢了。其实……”

    “等一下!”我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你刚才说什么?每个人都有他想要的东西……蓝漠影想要的是什么?”≈1t;i>≈1t;/i>

    蓝宝儿!

    蓝宝儿就是蓝漠影的执念。

    蓝漠影对蓝宝儿的溺爱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甚至为了一个微乎其微的可能就会出手杀人。

    所以蓝宝儿才是蓝漠影的软肋。

    想要反败为胜,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我站起身道“叶寻,我们回去找蓝宝儿。”

    “找她?”叶寻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蓝漠影不应该把蓝宝儿带在身边吗?我们现在回去能找到蓝宝儿?”

    我深吸一口气道“这是一赌。赌赢了,我们还能反败为胜;赌输了,我们原先的优势也得荡然无存。敌人越是想让我们做什么,我们越不能做什么。去试试吧!”≈1t;i>≈1t;/i>

    叶寻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行,听你的!”

    叶寻重新拿起地图,在阵法上连续画出了几个红圈“这就是蓝宝儿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这几个位置相对来说比较安全,我觉得蓝宝儿应该就这个地方。”

    我沉看了一会儿才沉声道“我觉得蓝宝儿应该不在九宫阵里,而是在阵外。咱们出去。”

    我也知道自己的感觉非常的渺茫,或许,当时我就是任性地去赌一种感觉。

    这就好比赌徒在红了眼的时候,总会觉得自己下一把肯定会翻本。其实他就是在赌自己的运气,如果他命不该绝,老天或许会让他在下一把翻本,反之,他就是自己把自己给推进了棺材。

    很多事情都像是攥在手里的骰子,扔不扔在你,可是一旦扔出去就没法反悔了。≈1t;i>≈1t;/i>

    我现在就是如此。

    叶寻一直带着我冲出大阵,我才趴在了地上,这一次我隐隐约约地听见蓝宝儿在说“小狐狸,我们做朋友好不好?以后我叫你雪球……你怎么不高兴?”

    “在那边!”我伸手指了一下,“你把大耳弄过来。”

    “这能行?”叶寻的确能把大耳叫过来。大耳在他面前就跟一只小狗差不多,但是他一出声,不仅大耳能听见,别人也一样能听见。

    我站起身道“叫吧!咱们的一个老朋友也在。”

    叶寻把两只手指放在嘴里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蓝宝儿的惊叫声马上就传了过来“雪球,你去哪儿啊?你别跑,别跑……”

    仅仅几秒钟之后,大耳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它后面紧跟着的就是蓝宝儿。我手中的马格南锁定了蓝宝儿的额头之间,任天晴也忽然出现在了蓝宝儿身后“宝儿,别过去,那边……”≈1t;i>≈1t;/i>

    “不行!雪球要跑丢了!”蓝宝儿仅仅挣扎了几下,叶寻就如同鬼魅般地出现在了她们身后,断去了蓝宝儿的退路,我也举枪漫步走了出来“任天晴,放开蓝宝儿,二对一,你没有胜算。”

    “不行!”任天晴死死地护在蓝宝儿身前,“你对付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

    我沉声道“我不想替自己辩解什么,小人也总得有人去做。不拿下蓝宝儿,很多人都会死。所以,现在请你让开。”

    任天晴寸步不让“不行,她还是个孩子,不应该搅进江湖恩怨。你们……”

    我厉声道“任天晴,你可以护着蓝宝儿,但是,你必须替虞枫做一个决定。那就是虞枫背叛探神手,加入无鬼宗。这个决定,你做得起吗?”≈1t;i>≈1t;/i>

    “你说什么?”任天晴的脸色瞬间惨白,“不会的,这里面肯定还有……”

    “我不想听什么还有。”我沉声道,“你怎么对待虞枫,跟我没有关系,但是,我的朋友必须拿蓝宝儿去换。你再不离开,别怪我们不念旧情。”

    “等一下,你肯定是弄错了……”任天晴的话没说完,我就扣动了扳机。

    我这边枪声一响,任天晴立刻抱住蓝宝儿滚向了一边儿。叶寻趁机抽刀而上,出手往任天晴的身上砍了过去。任天晴一只手抱着蓝宝儿,一只手拔出短刀连续抵挡着叶寻的血眸,身形不断向后撤离。

    我也在这时拔刀出鞘,向任天晴包抄而去。两把长刀瞬时间封死了任天晴的退路,她却拼命往我的刀锋上迎了过来。我震惊之下手中刀稍稍一顿,紧贴着任天晴的脖子停在了半空。≈1t;i>≈1t;/i>

    任天晴趁机把蓝宝儿给扔了出去“宝儿快跑!”

    “往哪儿走!”叶寻闪身出刀,直奔蓝宝儿追击而去。

    被任天晴扔出去的蓝宝儿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就像是吓傻了一样,眼睁睁地看着叶寻的刀锋往自己的咽喉上直刺而来。

    “住手——”任天晴不顾自己还在我刀锋的控制之下,飞快地扑向了叶寻,想要用手去抓叶寻的血眸。

    如果任天晴五指握实,就算没被叶寻一刀削掉半个手掌,也会被活活割断手筋。她宁可废掉自己的一只手,也要保护蓝宝儿?

    千钧一之间,我忽然厉声道“住手!”

    叶寻似乎也不想伤了任天晴,在她手掌抓来的一刻就已经偏移了刀锋。≈1t;i>≈1t;/i>

    任天晴紧贴着叶寻的长刀冲向蓝宝儿,把她给抱在了怀里,单手持刀重新看向了我和叶寻。

    叶寻也在那一瞬间挪动脚步封死了任天晴的退路“任天晴,放手吧,你赢不了。”

    任天晴厉声道“你们两个怎么变成了这样,连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

    我微微闭了闭双眼,长吸了一口气道“别打了,我们输了。”

    叶寻猛然看向我道“你说什么?”

    “那不是蓝宝儿。”我摇头看向任天晴,“你是不是从来没见过蓝漠影?”

    “谁?情妖蓝漠影?”任天晴震惊之间看向了自己怀里的蓝宝儿,“你说宝儿是……”

    我挥手道“把人放下吧,我们中计了。情妖前辈,到了这个时候,你是不是该现身一见了?”≈1t;i>≈1t;/i>

    我声落不久,远处就响起了轻轻的掌声,一个身材修长、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从石阵当中缓步而出——情妖蓝漠影。

    情妖之名,让人谈虎色变,我初见蓝漠影,忍不住上下打量起了对方。

    蓝漠影的相貌并非能让人惊若天人,可他身上气度却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忍不住想要与他近亲,与传说中的惊艳如妖大相径庭啊!

    蓝漠影先我一步开口道“这位想必是神鬼双刀中的鬼刀王欢吧?幸会!”

    “幸会!”我下意识地拱手为礼,蓝漠影却大笑道“不愧是最近名声鹊起的神鬼双刀。就连探神手五宗之主来了也不敢与我正面交谈,你们两个人却始终神态自若、不卑不亢,单凭这一点,无鬼宗的后辈都在你们面前黯然失色啊!”

    我忍不住笑道“黯然失色又能如何?我们还不是落进了前辈的算计?”

    “那只是你们不了解苗疆秘境的真正秘密而已。”蓝漠影说完向任天晴怀里的小女孩轻轻招了招手,后者马上推开任天晴跑到了蓝漠影面前“叔叔。”

    蓝漠影在小女孩头上摸了两下,那个小孩的脸上竟然泛起了一阵潮红。

    我忍不住从心底出了一阵惊悚——那个小孩看蓝漠影的眼神不是女孩的目光,而是女人的眼神。这太可怕了!难道这个世上真就没有哪个女人能逃出蓝漠影的掌心吗?

    蓝漠影蹲下身来“辛苦你了。你先去那边睡一会儿,叔叔一会儿来接你。”

    “嗯!”小女孩十分乖巧地跑到一边,直接在毒虫出没的草丛当中枕着自己的小手躺了下来。

    任天晴顿时急了“小妹妹,你不能睡那里……”

    任天晴连喊了两声都不见小女孩反应,立刻举刀指向了蓝漠影“蓝漠影,快点放她起来!”

    蓝漠影微笑道“放心,她很安全。我蓝漠影从不杀小孩儿。王欢,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谈谈了?”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