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六章 互不信任

    那个学生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张教授惨白着面孔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你自己过来看。”叶寻用钢丝敲着铁环道,“这只铁环其实是把机关锁,铁环里面藏着刀锋,稍有不慎,刀锋就会崩出来割断他的喉咙。你要是能做主,我就试试开锁;做不了主那就算了。”

    “算了?”有学生阴阳怪气地说道,“你的意思是准备见死不救对吧?”

    我冷眼看过去道“我们的意思是,拿几块砖头给他垫脚,让他先站在这儿,等到有个万全之策再进行救援。”

    那人被我说得满脸通红,小声嘀咕道“你们现在就通知外面救援啊!”

    6心遥道“墓葬机关环环相扣,就算我们通知救援,一旦外面的人再度触机关,后果只怕不堪设想。”≈1t;i>≈1t;/i>

    张教授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先用砖头给他垫上脚吧!我再想想,再想想……”

    我给豆驴打了个眼色,后者从地上挖出几块青砖垫在了那人脚底下“站稳当了,别乱动,一会儿自己摔了,可别怨别人。”

    我用手托着那个铁环前后看了好一会儿“叶寻,你有多大把握打开铁环?”

    叶寻道“这只铁环一共有三道锁芯,必须从三个位置同时动手才行。要是陶晞羽在这儿,肯定能打开密锁。我只跟她学过一点基本的东西,剩下的都是自己在研究。我……我最多有五成把握。”

    我下意识地说道“五成已经不少了。”

    按照江湖人的脾性,五成把握已经是非常高的几率了。很多时候,江湖人都是在只有三层机会的情况动手,遇上生死存亡的大事,哪怕只有一成把握也敢去赌命。≈1t;i>≈1t;/i>

    我的话落在张教授耳朵里却完全变了味道,对方几步走了上来“你们想要干什么?只有一半的机会,你们都要动手吗?如果何洋是你们的学生、你们的亲人,你们还会这么轻描淡写地去决定他的命运吗?你们完全就是在不负责任地草菅人命。”

    我马上退后一步,双手向天地比了一下“您请,您请……您老年高德勋、学术精湛,这么大的事儿,您来……您来……”

    张教授冷哼了一声,大步走到那人身边,打起手电围着铁环看了好一会儿,才拿出纸笔仔仔细细地画了一张草图“大家都过来研究一下……”

    几个学生立刻到了火把下面。他们讨论什么,我听不懂,也不打算去听,我现在关心的是墓葬里的情况。≈1t;i>≈1t;/i>

    我试探着往墓道当中扫了几眼,又趴在地上听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地底下有机关转动的声响,动静不大,但是一直都没停下过。”

    叶寻压低了声音道“王欢,咱们当初进入机关迷城的时候,不是得到过一个结论,机关秘术已经失传了?结果,苗疆有机关,皇陵里也有大型机关。会不会是我们判断错了?”

    我摇头道“我们的判断没错。失传的应该是机关动力的那部分秘密,机关术还是被流传下来一部分。就像圆明园的十二兽,不也是一种机关术吗?十二生肖机关用的就是水动力。”

    我继续说道“目前看的话,雍正墓用金砖铺地的传说,很有可能是事实。单论防水,古代工匠有的是办法保证皇陵不受水浸。以前开过那么多大墓,有几个帝王是被泡在一片汪洋里的?金砖的作用说不定就是保护机关核心。找到金砖,大墓的秘密就算是揭开了一半儿。”≈1t;i>≈1t;/i>

    随心也凑了过来“根据记载,泰陵于雍正四年开始修建,其本人是在雍正十三年暴毙身亡。也就是说,从雍正继位不久,他就开始修建一座足能称为陷阱的皇陵。这一回,我们可能不仅仅要探查‘千古红颜’那么简单了。”

    我正点头时,身后却忽然传来“咣当”一声轻响,等我回头时,靠着石碑的何洋不知道怎么踩翻了脚下的砖头,背靠着石碑跌坐了下去。

    何洋的身躯仅仅牵动了一下碑身上的铁索,他脖子上的圆环当中就同时迸出了几把刀刃……

    “不好!”我喊声没落,何洋的脖子上就传来“啪”的一声脆响,对方的人头被当场绞落下来,套在铁环当中,面部向下挂在半空当中。鲜血乱喷的无头死尸背靠着石碑缓缓坐在了地上,泉涌似的鲜血将青色石碑染成了一片猩红。≈1t;i>≈1t;/i>

    全场陷入了短暂的死寂之后,各种尖叫声立刻掀天而起。有人承受不住心理压力,完全失控道“我要出去……”

    “随心、6心遥,把人控制住。”我快步赶到石碑跟前时,石碑上已经露出了一行被血染红的大字君威如狱。

    “什么意思?”我用匕在石碑上轻轻触动了一下,几寸厚的石碑顿时一折两段。向后倒折的半截石碑顿时平拍在地上,六块被石碑击中的石砖同时向地底陷落之间,墓道中的灯火忽然由红变绿。阴森灯火瞬时间将地宫覆上了一片冷辉,放眼地宫,形同地狱。

    刚刚安静下来的学生再也坚持不住了,有人抱着脑袋尖叫道“我要出去!现在就要出去!”

    “给我闭嘴!”我怒吼之中,脚下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了地上——我们站在位置竟然像是一座轮盘,顺时针向转动了几米,我们正对的那条墓道眨眼间就被转动的墙壁给挡住了一半。≈1t;i>≈1t;/i>

    几个学生顿时慌了手脚“王欢,我们怎么办?”

    我厉声喝道“站着别动!”

    “别听他的!现在不走,咱们就全被困死了!”有个学生撒腿就往前跑,飞快地钻进了墓道当中,从墙壁背后伸出一只手来“快,快过来,这边有生路。”

    考古队的学生早就被吓得六神无主,一听“有生路”,顿时一窝蜂地冲向了墓道入口。

    “别动,快回来!”6心遥连续挡住了几个人之后,却还是有五六个学生拼了命地钻进了墓道入口。

    那个站在入口背后的人声音忽然一沉“快点吧!墓门要关上了,你们再不进来,就没机会了。”

    被6心遥拦住的学生顿时翻了脸,强行推搡着6心遥,疯似的要往墓道里冲“你放开我们……”≈1t;i>≈1t;/i>

    6心遥措手不及,让一个学生从她身边跑了过去。6心遥拼命拉扯着其他人,喊道“王欢,你别站着看热闹,快点过来帮忙啊!”

    我沉声冷笑道“找死的人,你不能拦着,你越是拦着他们,他们就越恨你。放手吧!让石门后面的死人把他们拽进去不是更好吗?”

    我的话音不大,却足够让所有人听见。刚才还在跟6心遥撕扯的学生吓得猛打了一个激灵“你胡说八道什么?”

    那个冲到墓道入口的女学生也被吓得停了下来“胡涛,是你在……”

    她的话没说完,墓道当中用墙壁挡着面孔的人忽然将手一翻,抓住了外面那个女学生的头,强行将人拽进了墓道当中。

    “啊——”≈1t;i>≈1t;/i>

    “砰”——

    那个女生的尖叫声刚起,墓道就被旋动的墙壁完全封死,我们所在的墓室重新陷入了死寂。

    我转眼往剩下的十多个人身上扫了过去,从张教授开始,每个人都被吓得脸色白,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6心遥微怒道“王欢,刚才那个学生明明能活,你怎么不阻止她?他们现在是你的队友,不是当初在平天海里的小鬼子。”

    我看向6心遥,摇头道“队友,必须得先达成某种共识,才能称之为队友。我就算救了他们又能怎么样?理念不同、认知不同,就算我把他们强行留下,他们也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反而会恨我不给他们逃生的机会。”

    我抬手指向6心遥身边的几个人道“他们刚才相信过你吗?没有吧?现在又感谢过你吗?也没有吧?我跟你打赌,下次再有危险,他们还是会不顾一切地往火坑里跳,甚至把你一块儿拽进坑里。”≈1t;i>≈1t;/i>

    6心遥被我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个女学生含着眼泪尖叫道“王欢,你口口声声说什么我们会把你拽进火坑,可是你们做了什么?你们明知道墓道有危险,还激何洋去踩机关!要不是你们,何洋会死吗?”

    那个女生声嘶力竭地尖叫道“你们都是杀人凶手!”

    叶寻沉声道“你们确定自己了解你们那个同学何洋?”

    那个女生冷眼看向叶寻“我们不了解何洋,难道你了解?”

    我沉声道“我能看明白的东西,你们看不懂。”

    那个女生全然不顾我们会不会翻脸“你当自己是谁?什么叫我们看不懂?你看懂了什么?”

    我冷笑道“那我就给你说说。那个叫何洋的人虽然在跟我们叫板,眼神却异常冷静,说明他当时的情绪并没那么激动。”

    “更重要的是,一个人在心里没底的情况下,只会小步挪动,不会大步向前,除非他当时就知道机关在什么位置,否则,不会做出那种大步迈进的动作。还有……”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