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三章 杀机浮动

    我骇然看向叶寻之间,他的双眼也碰上了我的目光。

    我们两人仅仅对视了一下,叶寻就把弩箭扬上了半空。

    叶寻还没来得及扣动机簧,飘在空中的布片忽然像是被风卷起的雪花,打着盘旋飞向了墓道两侧绿火莹莹的油灯。

    布片与灯火凌空相触之下,就像是在火尖儿上喷上了一层火油,暗紫的火光忽然撩空而起,整座墓道在紫色的火光当中乍明乍暗,飞在空中的人头却在一瞬之间推向了漫天狂舞的紫焰。

    叶寻调转弩箭瞄向人头的瞬间,浮在空中的火光忽然向墓道深处倒卷而去。原先还在空中狞笑的鬼影就像是被紫火卷进了地狱大门,顷刻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条狭长清冷的墓道。

    没等我们再有下一步的动作,墓道前后两侧忽然同时落下两道千钧石闸,瞬时把我们封死在了墓道当中。≈1t;i>≈1t;/i>

    随心、6心遥各自奔向一道石闸,在上面敲了两下“这是断龙石,咱们出不去了。”

    “未必。”我把张教授给放了下来,“张教授,你现在不要考虑我们在什么地方,也不用想具体方位,你就当我们是刚从神道碑亭那边走过来,算一下雍正的棺材应该是在什么方向?”

    张教授大致估计了一下道“应该是在这边。但是……”

    我挥手打断了张教授后面的话“叶寻,下炸药,把墙崩开。”

    “不行!”张教授拼命阻止道,“你们这是在破坏帝王陵墓。你们……”

    我干脆把张教授给拽到了一边儿。叶寻和豆驴飞快地安放好了,猛然按下了。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墓道外墙被炸得土石纷飞,却仅仅只是被崩出了一道深坑。我走到墙边摸了两下“再炸!”≈1t;i>≈1t;/i>

    这一次,叶寻他们还没放好,地面上忽然打开了一道直通地下的暗门。

    我刚刚起身向暗门靠近,一道洪亮的声音就从底下滚滚而来“朕,等你。”

    我背起张教授道“既然有人等我们,那我们就下去看看。”

    我背着张教授从暗门当中走下去不久,前面的墓道就分成了三岔。

    我拍了拍身上的张教授“张教授,泰陵里埋的是谁?”

    “是雍正皇帝,孝敬宪皇后、敦肃皇贵妃。”张教授道,“这里一共只有三个人。”

    我用手比了一下“叶寻,你带6心遥走中间;豆驴,你和随心走左边;我走右边。”

    我也不管他们两个答不答应,招呼了两个人一声就直奔右边的墓道走了过去。≈1t;i>≈1t;/i>

    我走出十多米之后才说道“老张啊,敦肃皇贵妃应该是年羹尧的妹妹吧?”

    “对。”张教授道,“敦肃皇贵妃就是年羹尧的妹妹,也是雍正朝第一个受封的皇贵妃。”

    “哦,原来是这样!”我边走边说道,“哎,我说老张,你的高烧是怎么退下去的?”

    “我……我……”张教授支支吾吾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好了……”

    我声音忽然一沉“你杀了人吧?”

    张教授身子微微一颤“你可不能瞎说,我什么时候……”

    我声音渐渐冷“你真当我看不出来你的身上有血吗?你当时是在死者左边下的刀,因为你第一下没把刀把稳,所以只是扎穿了他的肚子,但是没要他的命。”≈1t;i>≈1t;/i>

    “那人被你捅了一刀之后,疼醒了过来,然后你捂着他的嘴,下了第二刀。我说的没错吧?”

    张教授颤声道“你别瞎说,你没有证据,就是在诬陷。”

    我忽然把张教授给扔在了地上,蹲下身来掐住了对方的脖子“我不需要什么证据,只知道你是考古队里唯一的左撇子就够了。张亮挨的那两刀全都是你扎的对不对?”

    张教授的脸色顿时变了“我……我杀了人又怎么样?反正他也活不了了,我杀了他,我还能活。”

    我声音一沉“你那么相信那只鬼魂的话?”

    “不信又能怎么样?”张教授道,“到了这会儿,我只能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你没看张亮死了之后,我们全都恢复到原样了吗?”≈1t;i>≈1t;/i>

    张教授猛然抬起头道“你相信,一定要相信我,那个鬼魂说的话全是真的。雍正……不,皇上在招兵买马,只要我们愿意……”

    “闭嘴!”我抬手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张教授捂着脸怒吼道“你不杀人,别人就不杀你了吗?6心遥,6心遥也杀了人!你看见……你看见有个女生脖子上那一刀没有?那是6心遥割出来的。6心遥当时为什么要挨着那个女生打盹?她就是为了杀人。”

    我忍不住一皱眉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教授道“那时候,墓道里面的人,有些睡着了,有些没睡。我当时也是在打盹,后来忽然一下惊得醒了过来,正好看见6心遥在用刀割人的脖子。她用的不是自己的刀,而是我们队员的刀。她杀了人之后,又把刀悄悄塞进了那人身上。”≈1t;i>≈1t;/i>

    “6心遥看见我醒了,本来还想要杀我,她怕我乱喊,才改了主意。”

    张教授信誓旦旦地说道“我誓,当时6心遥跟我说了很多话,总之就是说,这座皇陵不杀人就出不去,想要活命就只能杀人啊!”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相信了她,站起来给了张亮两刀。我杀完人之后就悄悄躺了回去,可我不知道自己身上怎么会忽然舒服了好多。我从来就没那么舒服过。那时候,我才相信杀人真的能活命啊!”

    张教授说到这里才停了下来。我沉声问道“后来呢?”

    张教授颤声道“后来,后来……我一直在装着睡觉,可我听见有人站了起来,走到那几个身边对他们动了手。”≈1t;i>≈1t;/i>

    “我听见匕扎进人身上的动静一声接着一声在响,还听见有人在哭。每个人都在装睡,他们都杀了人,可是他们谁都装着什么都没生过。”

    张教授用手捂着脸道“我也杀了人,亲手杀了我的侄子。”

    我冷声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张教授看了看我的脸色才小声道,“我好像听见你们那边也有人站起来杀人了。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肯定是你们那边的人。”

    他说的那个人是叶寻。我在检查尸体的时候,看见一具尸体上的刀口出自于血眸,凶手下刀的手法也跟叶寻一模一样,出刀极快、一刀毙命。

    张教授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仍旧自顾自地说道“那个人杀完人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她喊的是‘血’。我估计她可能是摸到谁的血,吓得再也不敢装睡了,才喊了那么一声。”≈1t;i>≈1t;/i>

    “然后,所有人就装着惊慌失措地样子挤到了墙角。再后来,你就醒了。”

    我沉声道“我睡了多长时间?”

    “不知道。”张教授摇头道,“那时候,谁还能去看什么时间啊?”

    我问到这里才停了下来,张教授却说道“王欢,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

    我没好气儿地回了一句“有屁你就快放。”

    张教授道“其实,你的朋友也想杀人哪!”

    “我看见你喊他什么老驴的那个人,悄悄把药粉给抹在了一个学生的脚上……”

    “还有叶寻,刚才你背着我往外跑的时候,他连着用弩箭瞄了你两三次。”

    我紧盯着对方道“你想死吗?”≈1t;i>≈1t;/i>

    张教授赶紧说道“我知道你相信你的朋友,可他们如果不是你朋友呢?”

    我脸色顿时一变“你想说什么?”

    张教授道“我们过了刀山之后,我听见你在喊,让他们别管你,赶紧过刀山。那之后,刀山那边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静。后来,他们四个才从刀山背后出来。”

    “他们一开始还好好地往刀山这边挪,后来忽然停在中间不动了。那时候,棚顶上的铁爪子没全掉下来,还有一个在随心的边上。”

    “我当时看见她拽了几下那个铁爪。后来,我学生里有人喊让她们踹人,就是因为看见随心在拽铁爪,感觉不对才这么喊的。”

    张教授举着手道“我誓,我说的全是真话。那个学生在喊话之前,还特意跟我请示过。”

    “你想想,那机关带过来这么多人都没出事儿,怎么就在他们过来的时候出事儿了?这能跟随心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张教授忽然压低了声音道“你相信鬼魂附体吗?”

    我微微一皱眉头“你什么意思?”

    张教授飞快地解释道“我以前也不相信,我一直都相信科学。可是,我在开一座古墓的时候,亲眼看见了鬼魂附体啊!”

    “那时候,先是我们考古队里有一个队员对着镜子不停地梳头,头都被梳子一缕一缕的给拽下来了,还在一边笑一边梳头,我们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她的梳子个抢下来。结果……”

    张教授瞪大了眼睛“结果,那个队员换成了别人的声音跟我们说,谁也不许碰她的梳子,否则就要杀人。我当时还以为她是了神经,谁曾想,我们第二天就在古墓里找到了一具抓着梳子的女尸。”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