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四章 杀机渐起

    张教授言辞凿凿,我不由得自言自语道“难道世上真有鬼魂附体这种事情?”

    “真的!我敢誓。”张教授道,“如果说那把梳子只是巧合的话,我还在那座古墓里遇上过更诡异的事情。”

    “我们挖出梳子的时候,现那具女尸保存得非常完整。跟我们一起的考古专家提出要进行解剖研究,结果他当天晚上就死了。”

    “那个专家临死之前一直用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话,说他就是那座古墓里的女尸,说她跟我们无冤无仇,我们却把她开棺戮尸,她绝饶不了我们。”

    张教授说到这里,眼中忍不住地泛起了恐惧的神色“就算是那个时候,考古队里还是有人不相信那是鬼魂附体,一边找大夫,一边跟那个女人攀谈。结果,她所说的话与古墓里的事情全能一一对应,我们想不相信都不行啊!”≈1t;i>≈1t;/i>

    我沉声道“我对你那座古墓没有兴趣,你告诉我凭什么怀疑叶寻他们当中有人被鬼魂附体就行。”

    张教授支支吾吾道“其实……其实我就是一种感觉……一种感觉。”

    “感觉?你特么怎么不告诉我是第六感?”我气得差点揍人。

    张教授赶忙说道“你相信我,我真有那种感觉。那次我们从古墓里考古回来,我特意咨询过民间高人,他们说,被鬼魂附体的人,肯定有跟平常不一样的地方,或者说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张教授的那番话,就像是拉开了一道闸门,一幅幅诡异的画面从我眼前不断闪过。我心里猛然一震,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站在那里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豆驴在给人检查伤势的时候,他后脑勺露出了一撮白毛。传说被黄仙附体的人,脑袋后面都会撅着一撮白毛儿,那是黄狼子的尾巴尖儿,想藏都藏不住。≈1t;i>≈1t;/i>

    叶寻好几次跟我说话,眼睛都是瞅着别的地方,从来就不跟我对视,他跑在我后面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他的眼珠子里透着血色。

    老辈人说,晚上走路,要是现背后有人,头一眼就得看他的眼珠子,他眼珠红,赶紧往他身上吐唾沫,只有吊死鬼的眼珠子才泛红。叶寻让吊死鬼附体了?

    还有6心遥。

    6心遥不应该无缘无故地选择靠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上打盹。作为特工,她难道不明白这是一种大忌?

    6心遥在靠向那个人肩膀的时候,故意吸了两下脖子,脸上也带起了一层像是醉酒似的潮红。

    她在吸人的阳气?

    那随心呢?

    我在拼命回想随心举动,却现随心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1t;i>≈1t;/i>

    不对,随心也不正常,她太过小心、太过刻意了。一个人如果不是在刻意掩饰什么事情,不会处处留意。

    “糟了!”我下意识地说出两个字,伸手把张教授给拎了起来,“快走!”

    “咱们要去哪儿?”张教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给拽倒在了地上。

    我已经顾不上管对方站没站稳,拖着张教授撒腿就跑“去救人。”

    我拖着张教授奔向叶寻所在的墓道时,车轮压过青砖的声响也向我迎面而来。

    我仅仅在墓道当中转了一个方向,就看见一辆囚车横在了墓道中间。半扬着脑袋的叶寻被卡在囚车中间,双目圆睁着直视天空,生死不知。

    “叶寻!”我正想加之间,斜提着血眸的6心遥却忽然出现在了囚车一侧,纵身跳上囚车,将叶寻的血眸高举过顶。≈1t;i>≈1t;/i>

    叶寻将血眸视若性命,他能把血眸交到6心遥手里,就说明他对6心遥绝对信任。有6心遥在,我至少不用担心叶寻会有危险。

    我刚刚松了口气之后,脑袋顿时“嗡”的一响——6心遥的刀锋对准的不是囚笼,而是叶寻的脖子。

    “住手——”我怒吼刚起,6心遥已经挥刀而落。雪亮的刀锋紧贴着囚笼横扫而过,叶寻的人头瞬间飞上了半空,腔子当中血如泉喷。

    叶寻的人头飞起的瞬间,我已经傻在了那里,脑子里一直嗡嗡作响,一双眼睛除了殷红鲜血,什么都看不见了。直到6心遥凌空把叶寻的人头接在手里,我才算反应了过来。

    “6心遥——”我声嘶力竭的怒吼顿时撕破了自己的喉咙。咸涩血腥涌进我嘴里,从嘴角上滴滴流落之间,我手中的马格南也在疯狂怒吼。≈1t;i>≈1t;/i>

    囚车木栏被子弹连续炸断两根之后,被血染红的囚车却在暴怒的枪火当中飞快后退。囚车背后的墙壁在车轮飞靠近的当口蓦然开启一道专门,轻而易举地将囚车卷进了墙壁当中。

    等我冲到墙壁跟前,墙上的暗门已经怦然闭合,除了像是伸进墙里的两道车辙,再也看不见半点囚车走过的痕迹。

    “6心遥,你给我出来——”我狂怒挥拳之间,墙上的石皮和我手上的鲜血一齐崩飞在地,隐去了6心遥的暗门却还是纹丝不动。

    我越是砸不开暗门,心中怒火越是无从泄“6心遥,老子今天就算跟你同归于尽,也要炸死你!”

    我把背包里的全都倒了出来,疯似的往墙上乱贴时,从后面冲上来的张教授死死地拉着我喊道“别冲动,你听我说……”≈1t;i>≈1t;/i>

    “给我滚一边去!”我扬手一下把张教授给甩出了两米,后者摔得头破血流,却像是不知道疼一样,翻身爬了起来“你不能炸地宫啊!这里的一切都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一旦损毁,你就是千古罪人。”

    我用匕凿出十多个窟窿“老子不炸死6心遥,这辈子都心里不安!我们当初对6心遥……”

    我的话音忽然变弱了不少“6心遥为什么要杀人?真有鬼魂附体的说法?”

    我自言自语之间转头看向张教授“你说,6心遥为什么要杀人?”

    “还不是因为鬼魂附体。”张教授算是认准了这一条儿。

    我有些茫然道“如果6心遥是被鬼魂附体,我该杀她,还是不该杀她?你真能确定吗?”≈1t;i>≈1t;/i>

    张教授道“我也不知道,我又不是民间高手。但是,我听说,有些磁场可以影响意志薄弱的人。”

    我双眼猛睁道“传说里也说过,能被鬼魂附体的人,不是意志薄弱,就是身体虚弱、气血不足。练武之人不会轻易被鬼附体。”

    我声音再次一沉“如果真出现了能附体武者的鬼魂,它的修为都足够自行杀人了。肯定不对!”

    张教授叹息道“王先生,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你相信人心吗?”

    我脸色微沉道“什么意思?”

    张教授徐徐说道“生死存亡的绝境才是对人心的考验。我们考古队就是最好的例子。有的时候,我宁愿相信他们是被鬼魂附体才干出了那种事情。”≈1t;i>≈1t;/i>

    我冷然看向张教授,后者悲声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后悔了,你会相信吗?可我真的后悔了。”

    “我捅了张亮一刀,我活了下来。可是我知道,我将来还是要下十八层地狱。”

    张教授不知道是哭是笑地说道“你知道吗?我当时杀张亮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概念,那就是我的选择无比正确,我就是对的,我是为了活命,我的行为牵扯不到自私,也谈不上道不道德,在生死面前没有什么道德可言。就这样,我拿起了刀……”

    张教授茫然地看向了自己的双手,似乎想要看看他的手上是不是沾着血。

    “6心遥会因为……”我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6心遥从跳上囚车到出手杀人,中间丝毫没有半点迟疑,甚至连伸手接住级的动作都敏锐无比。≈1t;i>≈1t;/i>

    我听说被附体的人动作多少会有些不太流畅,可是6心遥的动作敏捷无比。她真的……

    我再一次看向墙壁的时候,却听见豆驴沙哑的声音从地面上传了过来“王欢,王欢哪!你快跑……”

    我循着声音看过去时,却看见豆驴伸着一双血淋淋的手从墙里爬了出来“王欢!”

    “老驴!”我惊呼之间,一步冲向了豆驴。可是我的脚尖却从豆驴的脑袋上扫了过去……

    我的脑袋顿时变得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豆驴死了,从墙里爬出来的是豆驴的鬼魂。

    我慢慢转头看向地上的豆驴时,他的影子变得模糊一片,唯独背上的伤口显得异常清晰。那是被飞爪抓出来的血痕,尤其是脖子边上那三道血肉模糊的抓痕。

    我虽然看不清飞爪在豆驴的身上抓进去多深,但是可以肯定那才是致命的一击,而且,对方是在豆驴身后出的手。

    豆驴沙哑着喊道“王欢,你快点走吧!随心、6心遥她们全都疯了!随心,她……”

    我虽然不知道豆驴身上究竟生了什么,可我能感觉到豆驴看到随心手中血淋淋的钢爪时的绝望。

    我无法去形容那种绝望,但是我敢肯定豆驴那时的感觉跟我看见叶寻被斩飞人头时的感觉一模一样,撕心裂肺的痛楚和难以置信的绝望交织在一起,足以让人在瞬间崩溃。

    那时的豆驴如果还没咽气,他最后又该经历过怎样的挣扎?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