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零章火起2

    叶寻表面上声色不动,心中却早已震惊万分——那条木板之下没有任何支持,全凭本身的韧性挑在空中。

    按照常理,只要有踏上去,木板就应该随着他重量颤动,甚至当场折断。可是那个老头,从走上木板直到站在木板边缘,整条板子都纹丝未动,仅凭这份轻功就足以骇人。

    叶寻微微皱眉之间,那老头却冷笑道“小友,是不敢上这断魂木么?如果,我告诉你,你不上来就有人会死,你将作何选择。”

    老头微微挥手之间,叶寻对面的墙上也打开一道暗门,两个鬼卒打扮的人,快步将一个俘虏推向门口押跪在地,一人压住了对方的脑袋,另外一人却把将架在了俘虏的脖子上。

    老头再一挥手之下,其中一人抓着俘虏的头,将他的脑袋给扬了起来。≈1t;i>≈1t;/i>

    “王欢!”叶寻双目猛睁之间,抓住俘虏的鬼卒又把他的脑袋重新按回了地面。

    叶寻一言不的纵身而起,仍旧施展“踏天步”往木板上飞纵而去,转瞬之间落在木板之上。

    叶寻的身躯还在随着弹动的木板起伏,对面的老头就已经开口道“小友,为什么不把那口血吐出来?你把血咽回去,只能暂时压制你的内伤,一会儿动了手,你的内伤恐怕的会立即加剧啊!”

    侧身对着老头的叶寻,忽然之间双手齐扬,两道箭光瞬间从他手中迸射而出,谁都没有想到,叶寻会在这个时候忽然出手,而且,目标就是押着俘虏的两个鬼卒。

    等到对方现弩箭临近却已经晚了,还没来记得防御就被弩箭贯穿了喉咙,扑腾一声栽进了血水的当中。≈1t;i>≈1t;/i>

    本就白雾蒸腾的血池,在两人落水之后更是烟雾四起,让人难以视物,可是叶寻却仍旧看见两具从血水当中翻起的白骨。

    两具尸体从落水到被融成白骨,只有短短数秒的时间,可是就算两具尸身仅剩的骨骼,    也没能逃过会溶解的命运,仍旧浮在血水当中慢慢变色,溶解。

    叶寻刚刚收回了手掌,一声尖锐刺耳的怪啸就向叶寻飞射而去。

    叶寻的身形像是不受控制微微一顿之后,马上拔出血眸往啸声飞来的方向反迎了过去。

    叶寻刀光倒冲天宇的瞬间,才看清了飞来的东西,那东西明明像是一只锋刃外露的刀轮,上面却又扣着一个碗状带孔铁罩子。

    刀轮,铁罩虽然紧贴在一起,却明显被分作了两层,中间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连在一块儿。在它没有展开之前,叶寻没有办法,也没有心思去判断它的材质罢了。≈1t;i>≈1t;/i>

    叶寻刚刚看清那张类似于暗器的东西,盘旋呼啸的锋刃就贴近了叶寻头顶。

    叶寻手中冲天而上的刀光,却在一瞬之间犹如白莲盛开,刀光一分为九之后,在同一时间迎上了旋转的刀轮。

    九声金戈争鸣的巨响,几乎不分先后的暴起之间,叶寻手持长刀连退了四步,对面老头也牵动怪轮背后的铁索,将暗器收回了手中。

    叶寻冷眼看向对方说出了三个字来“血滴子!”

    对方淡淡说道“有些眼力。”

    饶是叶寻定力过人,也不由得微微一愣。

    其实,当时换做是我站在老头对面,也一样会懵在当场。

    我和叶寻闲聊的时候,也说到过血滴子。我俩那时候都觉得,“血滴子”肯定是一个杀手组织的代号。电影里那些取人头于百步之外暗器,纯粹就是扯犊子的玩意。≈1t;i>≈1t;/i>

    人又不是木头桩子,还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等着血滴子往脑袋上罩吗?不管是沿途埋伏,还是潜入府邸刺杀目标,血滴子这种的东西,绝对没有弩箭来得方便。

    可是,今天叶寻却是真正见识到了血滴子的恐怖。

    血滴子真正可怕的不是来去如风的度,或者诡异射的手法,而是它带起来的声音,那种刺耳的啸声,足能让人在短时间内失去神智,真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等着被血滴子摘取人头。

    叶寻刚才反应再慢一步,对方收回的就不仅仅是血滴子,而是带着叶寻的人头了。

    手持血滴子的老头嘿嘿冷笑道“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心智,夺命啸,竟然没能控制住你。血滴子共有三种啸声,我老头子很想看看你能坚持过几种?”≈1t;i>≈1t;/i>

    老头声音一顿道“你在临死之前没有什么话需要留下么?”

    叶寻飞快的从背包里撤出纱布,卷成两团塞进了耳朵,才冷声说道“不用阁下操心,动手吧!”

    老头冷笑之下,双目当中寒芒爆射,手中血滴子怒上长空之间,飞旋转动的血滴子,立刻出一连串震耳荡魂的锐利尖啸,如影子盘旋的暗器,瞬时间放出无数道的虚影,连缀在一处暗影,好似风卷残云般向叶寻头顶滚滚而来。

    “杀——”叶寻怒吼如同雷霆,声震四方,硬生生盖过了血滴子的尖啸。手中血眸银芒四射,刀气腾舞,再次向血滴子飞斩而去。

    仅仅眨眼之后,两件兵器就在交织而成光影,就迷乱了整座墓室。

    此时,控制着血滴子的老头忽然闭上了双眼,双手不断拨动着暗器背后的铁链,飞在空中的血滴子就像是活了过来,围绕刀光上下翻飞,既与叶寻的长刀碰撞,也不离叶寻头顶左右。≈1t;i>≈1t;/i>

    叶寻的功力虽然比我更高,但是他没练过眼功,耳力也不及我五成,仅仅片刻之后,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全都陷入了一片滚乱当中,手中刀也开始转攻为守。

    更糟糕的是,叶寻脚下木板也在连连震颤,叶寻双脚渐渐开始难以保持平衡,只能不向后倒退。

    不到片刻的工夫,诡异至极的血滴子就连续几次穿透了叶寻的防御,在他身上连开数道血口,淋漓鲜血顺着叶寻身躯迸落之间,他手中长刀又慢了几分。

    与叶寻对战的老头,冷声喊道“来人,先杀王欢。”

    对方声音一落,不远处的密室当中就掀起了一声长刀挥落尖啸。

    按理来说,叶寻不可能从血滴子的鸣啸当中,听见远处的刀声,可是那一声刀锋斩落人头声响,却清清楚楚的传进了他的耳里。≈1t;i>≈1t;/i>

    叶寻仅仅稍一迟疑,从天而降的血滴子就盖在他的头顶,连缀着刀轮铁网像是黑色面纱一般从叶寻脸上刮过之后,血滴子内力迸出刀刃也跟着卡在了叶寻的脖子上。

    与此同时,叶寻手中的血眸也绞住了血滴子背后的铁索。

    只要叶寻力,以血眸的锋利不难断开锁链,可是叶寻却手持长刀停了下来。

    老头哈哈笑道“你很聪明,如果你自己挥刀断锁的话,就会自己把自己的脑袋给揪下来。相反,你持刀不动,由我来力,你手中的宝刀说不定还真能碰断铁索,救你一命。”

    老头声音忽然一沉“但是,你忘了,自己站在什么地方,这里又是谁的地盘。放箭,放火箭!”

    老头话音一落,从密室里窜出来的人,已经点着了沾满火油长箭,往空中抛射而去。≈1t;i>≈1t;/i>

    短短一瞬之间,十多只烈火燃动长箭就钉在了木板之上,赤红色的火光开始星星点点的在木板上蔓延来开。

    老头如果想要烧毁木板,使用会比火箭更快,他之所以选择火箭,就是为了不断挑衅叶寻的神经。

    老头一手拎着锁链慢悠悠的说道“你脚下这块木板很快就会被火烧断,那时候,你无论怎么做都会掉进血池当中。”

    “如果,我伸伸手的话,你的脑袋就会在你掉下去被我抓到天上,那样一来,你会少受很多痛苦。不过,我不会这样做,我会让你直上直下的掉下去,站在血池里,被血水一节节的腐蚀双腿,直到你剩下半截,我在割你的脑袋。”

    老头无论说什么,叶寻都是一言不,隔着面具冷眼看向对手一动不动。≈1t;i>≈1t;/i>

    了解叶寻的人都知道,他不说话,不是不想开口,而是在酝酿着致命的一击。

    老头看叶寻不动,忽然再次开口道“我很奇怪,你跳上木板之后,为什么不防备我,而是放箭杀人?你不知道,杀了那两个人也救不了你的朋友么?”

    叶寻终于说话了“没人能让我的兄弟跪在地上,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谁让他跪,我就杀谁。哪怕只是维护他片刻的尊严,我也一样要出手杀人。”

    老头微微动容之后,忽然狞笑道“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可惜,跪在地上的人不是你的兄弟。等一会儿,我就会把你的人头摆在王欢的面前,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因此狂,像你一样不顾生死的杀人报仇。”

    “你没有那个机会。”叶寻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不会让自己的级,落在你的手里,哪怕你有血滴子。”

    叶寻背在身后的手掌,其实已经摸出了他从苗疆找到之后,却从没有显露过的暗器“随风斩”。

    他的杀招就是本来是指向对手,可这时他却变换了按住随风斩的手势。

    叶寻的暗器如果出手,目标就不是对面的老头,而是血滴子背后连接的铁索。他是想要崩断锁链,让自己的人头落进血池。

    老头明明看见了叶寻的手势却没阻止对方,两个人再次陷入了僵持当中。

    整个墓室就只剩下了燃烧木板在噼啪作响,好像是随时都能因此崩断。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