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一章 雍正秘史

    在叶寻那次遇险之前,我一直不相信“心灵感应”的说法,那次之后,我却开始相信人与人之间真的会有心灵感应。

    叶寻遇险的那一瞬之间,我猛然间感到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就好像是有至关重要的亲人要离我远去。那种感觉从我心里冒出来之后,不仅再也挥之不去,而且越的强烈。

    我每向前一步,都是在向叶寻接近,可我却觉得自己似乎离叶寻越来越远,或许刹那之后我们就将是天人永隔,再也无法相见。

    我猛然停住脚步,把生一从背上扯了下来“告诉我,怎么能立刻通知你们三位佐领停手,说!”

    生一被我吓了一跳“没办法……不……有办法,墙里有传音筒。但是我们距离佐领太远,你喊他们,他们也未必能听见。”≈1t;i>≈1t;/i>

    “传声筒在哪儿?”我顺着生一手指的方向,连续两刀劈向了墙壁,破开了藏在墙里的传音筒,对着缺口放声怒吼道“青龙卷日天地变,虎藏九峰啸月寒……我是王战后人,王欢……全都停手……全都停手……”

    我用内力出的怒吼犹如滚雷向地宫当中疯卷而去,原本还站在我旁边的生一、6心遥被声浪震得头晕目眩,双手捂住耳朵蹲在了地上。我却仍旧抓着传音筒放声怒吼,直到喊破了嗓子才算停了下来。

    我正抓着传音筒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喊话时,地宫墙上忽然打开了一道暗门,一个鬼卒打扮的人站在门口道“你们跟我来吧!”

    我跟着那人走过了三条密道,才被他领进了一间密闭的大厅,豆驴、叶寻、随心全都被人捆绑在大厅一侧。我看见他们三个人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把目光投向了主位上的三个老头。≈1t;i>≈1t;/i>

    那明明是三个人,看上去却像是同一个人的三道分身,不仅面孔一模一样,就连身上那种阴沉、冷厉的气息也如出一辙。要不是他们的呼吸频率不同,我还真难以分辨出他们的身份。

    坐在左上的老者缓缓开口道“你是王战的后人?把噬神妖虎给我看看。”

    我摘下胸前的吊坠扔到了对方手里,那人看了一会儿才说道“这是复制品,但是铸造手法却跟真正的噬神妖虎一模一样。嗯,复制了信物的人,应该长时间地接触过噬神妖虎。”

    中间的老头微微点头道“王欢,真正的噬神妖虎在谁的手里?”

    我随口答道“在我父亲手里。”

    老头本来想要进行下一个话题,却又像想起了什么“你父亲叫什么名字?”≈1t;i>≈1t;/i>

    “王战。”我说话之间双目紧紧盯住了对方的面孔,三个人果然同时瞪大了眼睛,但是,对方的惊骇仅仅坚持了一秒就消失而去。

    左老者向同伴说道“根据生一的描述,王欢修炼过《虎王诀》。还需要再确认一下吗?”

    中间那人沉声道“还是确认一下的好,毕竟事关重大。”

    先前说话那人轻轻挥手之间,就有人给我端来了一只盛着血红色药丸的托盘。

    那人沉声道“这是血滴子秘药,吐真丹。你吃下去之后,除了会说真话之外,没有任何副作用。你放心,无论你说出什么秘密,我们三个都会守口如瓶。”

    我看向药丸的时候微微迟疑了一下——毕竟,没人愿意说出自己的秘密。≈1t;i>≈1t;/i>

    我的这一迟疑就引来了四道刀光——血滴子的部下就在我沉默的瞬间将刀架在了叶寻他们的脖子上。

    我看了那三个人一眼,面色平静地吞下了药丸。

    不久之后,我就觉得眼前一阵恍惚,很快就失去了知觉。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我才醒了过来,三个老头同时向我抱拳道“小友果然是王大人之后,我们冒犯了。”

    那三个人自我介绍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全都姓生,还是三胞胎兄弟。

    老大生无悔,擅长使用血滴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手;

    老二生无怨,擅长用毒,毒功不在豆驴之下,甚至已近宗师;

    老三生无泪是个哑巴,从生下来就不会哭,所以叫生无泪,但是他的刀法却异常歹毒,是名副其实的武林高手。≈1t;i>≈1t;/i>

    生无悔介绍完三个兄弟之后,才说道“我们读取过你的记忆,我不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也叫王战,但是我们可以确定,你就是王大人的后代。”

    我震惊道“你是说王家人也是血滴子?”

    “不是。”生无悔道,“血滴子的总领只有一个,那就是皇上,也只能是皇上。”

    “皇上未登基时,与王大人一见如故,亲自赠给王大人噬神妖虎作为信物。如果说,除了皇上还有谁能命令血滴子,除了当年的王大人,就没有别人了。”

    生无悔声音一顿道“现在看来,令尊并没告诉你噬神妖虎的由来,甚至没有打算传授你《虎王诀》。当年皇上与王大人的约定,你怕是无法完成了。”

    生无悔摇头之间,生无怨却说道“大哥,现在的情况怕是更复杂了,我们真不去启动那个计划?万一……”≈1t;i>≈1t;/i>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生无悔倒背双手在屋里来回踱步,“小友,你们先休息一下如何?”

    生无悔不想让我知道他们兄弟之间在商议什么,我自然识趣地退了出来,找到叶寻低声道“刚才他们都问我什么了?”

    叶寻道“一些关于你身世和修炼的问题。我们探神的事情,他们一点没问。”

    我这才松了口气。身世的事情,我不担心,我担心的是自己在不死仙岛上的事情漏出去。我在没有确定仙岛上的王战究竟是不是我爸之前,还不想把这个秘密暴露在生家人的面前。

    我大致问了一下豆驴他们几个人的情况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座地宫显然是雍正设下的一座陷阱,他是在针对某一个人,而不是进入地宫的盗墓者。≈1t;i>≈1t;/i>

    地宫当中所有的谜团可能会在下一刻解开,也可能因为生无悔的顾虑永远成谜。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好在我等待的时间并不久,血滴子的人很快就把我们带进了泰陵墓室。

    当我走进墓室时,直接愣在了那里。

    用来盛放帝王遗体的楠木棺椁被敞着棺盖给放在了一边,墓室正中的位置上却摆放了一张龙椅,一具身穿龙袍的尸身犹如帝王端坐龙椅正中,一手平放在膝头,一手紧握成拳。

    座上帝王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岁月,但是威仪尚存,仍旧散着俯视天下的帝王之气。这就是雍正的遗体?

    我特意看向遗体的头颅,那并不是一颗黄金打造的人头。当年吕四娘刺杀雍正的传说是假的?那我不是等于白白闯了一次地宫?≈1t;i>≈1t;/i>

    我正在胡思乱想之间,生家三兄弟却向遗体三拜九叩之后起身道“王欢,皇上说过,王家人不到,他右手不开。现在你来了,去打开皇上的右手吧!”

    我缓步走到遗体身前,打开了对方的右手,却在他掌心看见了一截断开的虎牙。

    那是噬神妖虎的断齿!

    雍正当年留下的信物?

    可我明明记得我爸说过,他噬神妖虎是在“做生意”的时候折断了虎牙;狐妈也证实过,那时候我爸是为了救她,崩断了噬神妖虎。雍正遗体的手里怎么会有半截虎牙?

    生无悔说道“这就是当年皇上与王老大人约定的信物。我问过你关于你父亲身上妖虎吊坠的事情,我估计,你父亲身上的妖虎吊坠也是一件复制品。当年那尊噬神妖虎,可能已经随着王老大人消失而去了吧……”≈1t;i>≈1t;/i>

    我转头看向生无悔“你一直说王老大人。难道,你们是从雍正年间一直活到现在的6地金仙?”

    “哈哈……”生无悔失笑道,“这世上哪有什么金仙?我们只不过是继承了生家前人的秘辛罢了。如果有人从小就教给你这些,你也一样会说‘王老大人’。”

    “几位这边请,我们有话要说。”生无悔把我们让进一间密室,让人摆上茶点,才缓缓开口道,“几位,我接下来的话,涉及到皇家秘辛。你知道这段秘辛之后,就算不愿意,也会被我们拖进接下来的神话之秘,可能会是九死一生。如果几位不愿意蹚这次浑水,我便以茶代酒,送各位离去。”

    生无悔道“几位不要急于答复,有些事情还是考虑好了再说。”

    我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我进入泰陵是为了千古红颜的任务。你所说的皇家秘辛,与千古红颜有没有关系?”

    我的想法非常简单。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解决“千古红颜”带来的危机,如果血滴子所谓的秘辛跟任务没有关系,我也不想蹚这趟浑水。

    至于说,当年王战和皇家之间的秘密,我也一定要知道,但是必须在任务之后。

    生无悔正色道“大有关系。”

    生无悔显然已经知道了我接受任务的具体内容。

    我不由得微微沉默了下去——现在,并不是该我一个人做决定的时候。我不由得转头向叶寻他们看了过去。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