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五章 红颜突现2

    苏子墨带队大举撤离时,我也接到了生家人遇袭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带队赶往了出事的地点。

    生家人遇袭的地方在永定山的一处山坳里,地方十分隐秘,正适合江湖人藏身。山坳四周至少有四处可以供人迅撤离的地方,如果没有数百人事前埋伏在附近,很难一次就把生家人全部留下。可是,三十多个武林高手却偏偏被人给杀了个横尸遍野。

    狐妈在附近看了一圈才说道“出手的只有四个人,杀人的方式也非常简单,就是站在附近用机枪扫射。”

    我蹲在一具尸体旁边看了好一会儿道“这些人临死之前没有任何防备,甚至在外围的人被打倒之后,还有一大半的人坐在原地等死。你确定只有四个人出手?”

    狐妈白了我一眼“你怀疑我老眼昏花是不是?”≈1t;i>≈1t;/i>

    我也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女人的脑回路要是不正常起来,绝对不分岁数,说不定岁数越大,脑回路越容易跑偏。

    好在狐妈没在这件事儿上继续纠缠“按照你的说法,生家人里有擅用暗器和毒药的高手。暗器高手是最难被偷袭的人群,用毒高手也一样非常小心,不会轻易中毒,可是对方却偏偏偷袭得手。对手来历不凡啊!”

    我沉声道“我现在想的是,生家人为什么要在这里聚会?”

    我站起身道“全体注意,包围附近两公里,一寸寸地搜,任何蛛丝马迹都别放过。”

    部队开始大规模地搜山,叶寻却在尸体当中挑起了一截被血染红的布料“王欢,你看这是什么?”

    “好像是纱。”我捏过布料道,“没错,是纱。这应该是女人用的东西吧?”≈1t;i>≈1t;/i>

    “那是纱裙的边角。”狐妈从远处走了回来,“有人在故意挑衅。”

    狐妈伸开手时,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枚耳环“千古红颜来了。”

    我不解道“什么意思?”

    狐妈解释道“你没觉,杀手是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同时开枪?”

    “你们所在的位置上,有人留下了一块纱裙的边角;我在那边现了一枚耳环;还有那边……”

    狐妈伸手指向了一块石头“站在那里的人穿着能够拖在地上的披风。他们在警告我们不要继续探查千古红颜失踪之秘,否则,下场就会跟这些人一样。”

    我疑惑道“我没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狐妈说道“那四个人代表着四大美女。传说当中,四大美女并非完美无瑕,她们各自都有缺陷。”≈1t;i>≈1t;/i>

    “西施脚大,所以她明长裙,掩饰自己的双脚。”

    “貂蝉的耳朵小,就弄出了耳环,才遮挡了自己的耳朵。”

    “王昭君有些水肩,所以她多数时间穿着披风,这样就能掩住自己的肩膀。”

    “杨贵妃据说有狐臭,所以她改良过胭脂。”

    狐妈沉声道“对方故意以四大美人的形态出现,就是在警告我们‘千古红颜’并不好惹。”

    叶寻转头看向远处山峦“不好惹,也得惹一惹。这次我们决不能输给探神手。”

    我知道叶寻心里想什么。

    他好像对九鼎异常感兴趣。如果不是生无悔提到康熙是因为寻找九鼎惹上了一群女人,叶寻不会先开口做出决定。≈1t;i>≈1t;/i>

    我沉声道“狐妈,你有探神手的情报没有?既然咱们线索断了,那就抢他们的地盘。”

    “没有。”狐妈摇头道,“探神手这次行动非常隐秘,很多人已经提前半年出,他们的去向,我们一无所知。”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继续找蓝漠影?”

    狐妈也犹豫道“蓝漠影那边,我总觉得不太踏实……”

    狐妈还在犹豫的当口,一个士兵匆匆跑了过来“长,附近山洞有人。”

    我和狐妈对视之间立刻往山洞赶了过去。

    那座山洞离事地点不远,里面并排躺着四个身穿古装的女孩,其中一个只戴了一只耳环,另外一个身上的纱裙被撕掉了一块,断口正好和叶寻找到的纱布吻合。≈1t;i>≈1t;/i>

    狐妈伸手在四个人身上摸了几下“人还活着,先把人带回去。”

    那四个女孩一直昏迷不醒,驻地军医都束手无策,就连豆驴也找不出她们昏迷的原因。

    狐妈拿着检查的结果道“那四个女孩在昏迷之前开过枪,现场的足迹也完全吻合。但是,她们的身份却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两天前在学校失踪,校方已经报了案。”

    我皱眉道“我看那几个女孩身上的衣服全都是现代工艺。她们的服装是哪儿来的?”

    狐妈说道“校方说,她们在失踪之前一直在排练舞台剧,舞台剧的名字就叫《千古红颜》。”

    “你说什么?”我顿时懵了,“这是巧合还是人为?”

    狐妈再次摇头“不知道。校方一直没有看到剧本。据说,写剧本的那个老师也失踪了。想要找出答案,除非是她们四个醒过来,或者是找到那个失踪的老师。”≈1t;i>≈1t;/i>

    我把豆驴给喊了过来“老驴,那四个女生到底是因为什么昏迷不醒?”

    豆驴道“肯定不是中毒。我跟部队的军医讨论过,要是没弄错的话,她们的脑神经应该是受到了某种外在力量的冲击。”

    我忍不住一皱眉头“什么外力?”

    豆驴道“可能是某种电波,也可能是某种辐射,总之不是外伤。”

    我沉吟之间,部队军医忽然赶了过来“那四个女孩醒了。”

    我马上带着人赶了过去。四个女孩全都茫然地坐在病床上,丝毫不知道自己身上生了什么。部队的人正在不断开导那几个女孩,尽可能地安抚她们的情绪。

    我等到她们情绪稳定了下来,才从狐妈手里接过资料,走到一个叫黄小蕾的女孩面前“你们前天晚上在什么地方?”≈1t;i>≈1t;/i>

    “前天晚上……”黄小蕾小声道,“我只记得在话剧社和夏老师做了一个游戏。”

    我紧盯着对方道“什么游戏?”

    “就是……就是请鬼的游戏……”黄小蕾颤抖着声音道,“当时老师说可以把我们扮演的四大美女给找来,让我们看看真正的美人。”

    我沉声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然后夏老师在我们每个人身前都点了一根蜡烛,让我们去看烛光。我当时看见烛火好像是在扭动着,就像一条小蛇一样地扭动。”

    黄小蕾说话变得越来越流畅“后来,那条小蛇的身子不仅越扭动越快,好像还转过了身回头看着我的眼睛。我那时候就觉得眼前像是被什么东西罩住了,什么东西都看不清了,只能看见火红色的光圈……”≈1t;i>≈1t;/i>

    “再后来,我好像看见了一个女人,一个非常非常美的女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的美,总之,那是一种能让人震撼到骨子里的美。后来,我就失去了知觉,什么都不知道了。”

    黄小蕾道“再后来,我就看到了你们。”

    我没能从黄小蕾身上看出任何破绽“把她们分开问话,用测谎仪。”

    询问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狐妈拿着报告道“四份结果一模一样,仪器显示她们没有撒谎。但是,她们在每一次提到夏老师的时候都产生了情绪上波的动。测试人员也试探过她们几次,每次提到夏老师,她们都会有情绪上的波动,但是并不明显。”

    狐妈抽出一张纸道“这里有一段笔录很有意思。她们的夏老师说,如果有一天找不到她,又必须找她的时候,就到红颜凋零之地去找她。”≈1t;i>≈1t;/i>

    我皱眉道“那是什么地方?”

    狐妈摇头道“不清楚。应该是某个绝色美人香消玉勋的地方吧!”

    我思忖半晌才说道“狐妈,你说历史上真有郑春华这个人吗?如果有,她死了,应该被葬在什么地方?”

    “如果郑春华存在,就应该葬在太监坟。”狐妈道,“太监坟那里还有一座庙在。去那座庙看看吧!”

    京都,曾经埋葬最多宦官的地方就是常说的太监坟,也就是现在的中关村。相传,中关村原名中官村,中官也就是古时对宦官的别称。

    生无悔提过郑春华来自于那支神秘势力。那个夏老师所说的“红颜凋零之地”太过笼统,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只剩下郑春华的去处了。

    这一次,豆驴还在被审查的期间,不能乱动;豆妈继续留下收集资料;剩下我们四个赶到中关村古庙的时候,已经到了午夜。

    没有灯火的古庙显得异常阴森。从我们所在的墙头向下看去,整座古庙当中只有那么一间屋子里透着昏黄的灯光。

    我侧头向屋里看去时,却隔着窗纸看到了两道人影,其中一道像是伏案疾书的人,似乎不知道她背后还有一个身穿着满清宫装的人在。

    我的目光刚与两道人影一触,那个宫装女子就在屋里回过了头来,映在窗上的身躯仍旧是一道黑影,两眼当中却闪出了幽幽绿芒。

    我的目光碰上了对方的双眼时,没用我运功,“洞若观火”就自行动。眼中血芒不自觉地开始疯狂运转,我的两只瞳孔瞬间变成了血色漩涡。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