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七章 绝境

    我之所以会在出刀之前纵声怒吼,无非就是为了给叶寻传讯,让他们出手合击。

    我的长刀架住对方门板的一刻,叶寻三人刀光暴起,分成三面向对手狂击而去。

    叶寻的长刀劈向对方头颅的一刻,竟出一声像是砍在金属上的巨响,足能削金断玉的血眸连对方头皮都没劈开,就被挡在了那人头顶。

    我分明看见惊骇的目光也在叶寻眼中狂涌而起时,夏轻盈的长剑和陶晞羽的匕不分先后地刺向了对手的双肋,两把兵刃毫无意外地带着划过金属的声响偏移了方向。

    夏轻盈、陶晞羽同时控制着兵器分向后撤之间,那人蓦然一声怒吼,手中劲气爆,被他托在空中的铁板顺着蔑天劈入的位置炸成了两半,两块生铁犹如暗器向左右两边飞舞而去。≈1t;i>≈1t;/i>

    夏轻盈、陶晞羽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铁块击中,口吐鲜血,暴退数尺才勉强站稳了身形。

    那人手中的半截门板却直奔我身前狂击而来。我再想躲闪却已经晚了一步,只能抽回蔑天,硬碰硬地往对方手中的铁板上招架而去。仅仅一声巨响之后,我就被对方凌空撞飞,摔向几米开外,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

    我正想要挣扎起身之间,那人已经回手一下将铁板扫向了叶寻头顶。

    “小……”我还没来得及去喊“小心”,叶寻的身形已经形同鬼魅般随着铁板扫来的方向挪向了远处。

    我眼看着叶寻的身形像是被狂风推动的落叶,顺着铁板扫来的方向,在距离铁板不足一尺的地方旋转挪动了一圈,与那人调换了一次方位之后,再次返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1t;i>≈1t;/i>

    直到这时我才看见,那人背后多出了两块沾着高爆炸药的黏土,那是叶寻刚才趁机贴在对方身上的东西。

    叶寻没有时间连线引爆,故意让对手转身,是想让我开枪引爆炸药。

    黏土毕竟不是胶条,不可能一直贴在一个剧烈厮杀的人身上,引爆的机会稍纵即逝。可我却在拔枪之后,把马格南扔给了陶晞羽,自己强撑着身躯,挥刀冲向了叶寻。

    高爆炸药有多大的威力,我再清楚不过。我引爆了,叶寻也会跟着粉身碎骨,我无法看着他在我面前血肉横飞。

    我冲向叶寻的瞬间,后者破口大骂“你个畜生!”

    “王欢,你个王八蛋!”陶晞羽接住马格南的瞬间带起了哭声。

    ≈1t;i>≈1t;/i>

    我在机关城里见过陶晞羽的枪法,我们当中,除我之外,能打中炸药的只有陶晞羽。

    我把枪扔给陶晞羽,等于是扔掉了自己的愧疚,却把那种痛苦强加到了陶晞羽的身上,她会破口大骂也在情理之中。

    “动手!”我疯舞长刀向那人猛劈而去,疯似的刀光如同泼水向对方怒击而去,就算那人刀枪不入,也在我的疯狂攻击之下连连倒退。

    可我知道,我自己的这种疯劲儿坚持不了多久,那人身上的更坚持不了多久,能否脱困而出,全看陶晞羽能不能下得了那个狠心。

    “动手!”我第二次怒吼之间,陶晞羽却做了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动作——她把枪扔给了夏轻盈,自己拔出匕往我们身边杀了过来。≈1t;i>≈1t;/i>

    “你……”我再次开口,手中蔑天那股无畏狂进的气势也为之一泄,那人双手并掌成拳,直奔我落下的刀刃顺势反轰。我只觉得手中刀像是砍上了全冲来的车头,在一声金戈震动的巨响当中脱手而出,飞向了远处。

    那人兜带着劲风的铁拳也在一瞬间袭向我的面门。

    我只觉得死亡的气息向我扑面而至,我已经毫无反击之力,只能闭上双眼等着自己的头颅在对方的轰击之下血肉横飞。

    仅仅眨眼之后,对方的拳风就碰上了我的鼻尖,我只觉得鲜血顺着我的鼻孔穿射而出时,那人却忽然张开五指,变拳为爪,顺着我的领口往小腹抓落下去。

    对方的五指像是五根铁钩,从我胸口划过之间,我胸前的皮肉随着对方的手指反卷而起,血浸衣衫。≈1t;i>≈1t;/i>

    我向后连退两步之后,就看那人的双爪从叶寻身上连扫而过,片刻之后,叶寻的白衣就被染成了血色。

    叶寻倒退了几步之后,蓦然出一声长啸,手中血眸随着啸声化作雷光,以瞬息千里之势向那人眼中刺去。

    以神御刀!

    叶寻跟我说过,他只不过达到了以气御刀的中位,除非他的内力能更进一个层次,否则,别想达到以神御刀的境界,但是,他拼上重伤不起,也一样能触动到以神御刀的边缘。

    叶寻这是要拼命了?

    没等我回过神来,叶寻的长刀已经贴近到了那人身前,对方冷笑之间伸手握向了叶寻的刀锋,叶寻也在瞬间将内力提升到了极致。

    交战双方互不相让之下,毫无意外地碰撞一处。叶寻的长刀在对方虚握的手心当中飞急进之间,刺耳的金属声响瞬间乍起,又在瞬间连续减弱。≈1t;i>≈1t;/i>

    叶寻的长刀怒进一尺之后,却在近距那人眼皮不到两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人眼眸一眨不眨地顺着刀锋的方向看向叶寻之间,叶寻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滚圆的血珠顺着刀身滴答而落当中,那人也缓缓抬起了右手。

    “住手!”陶晞羽惊声尖叫之下,手中双匕轮换成的刀影向那人手臂上交替斩落。

    陶晞羽的匕就要与那人撞在一处的瞬间,夏轻盈却形如魅影般地出现在了叶寻身前,抬眼往那人眸子上凝视而去。

    对方仅仅一愣之后,就松开了叶寻的长刀,转身往对面密室里走了过去。

    夏轻盈像是虚脱般靠在叶寻身上“快走!”

    陶晞羽却向相反方向挪动了两步,想要伸手去捡掉在地上的黏土炸药。≈1t;i>≈1t;/i>

    夏轻盈却阻止道“别碰他,现在有人碰他,他就会醒过来。快走……”

    我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夏轻盈是催眠了对手,但是她的催眠术似乎也维持不了多久。

    陶晞羽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扶住了叶寻。夏轻盈拄着长剑与我互相搀扶着快步走向墓道尽头。

    可是,我们越往前走,我就越是觉得不对——我们每挪动一点,墓道里的血腥就浓重一分,等我看见墓道大门时,空气中的血腥气味已经达到了刺鼻的程度。

    血泥!

    我脑海当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血泥。

    事实证明,墓道尽头确实是一座长达百米的血泥池。这里泥浆的颜色甚至比我们初入胜玉墓时遇见的血泥更为鲜红,就像是有人刚刚把鲜血给混进了翻动着气泡的泥水当中。≈1t;i>≈1t;/i>

    我刚在墓道边缘停住脚步,墓道背后犹如擂鼓般的脚步声就已经步步逼来,那人应该是已经挣脱了催眠术的束缚,重新走向了墓道。

    前方没有路走,后面那人又不是我们能够匹敌的存在。是冒险度过泥池,还是放手一搏?

    我正在犹豫之间,叶寻忽然把陶晞羽给抗在肩上,纵身跳进了泥池当中。

    我明明看见叶寻是想用轻功向前横渡几步,可他还没踏出几米就陷入了染血的泥浆,被血泥一直淹没到了咽喉。

    泥浆不像水流,一旦泥足深陷,就算是绝顶高手,在没有人帮助的情况下,也别想震开身边的淤泥脱困而出。

    我刚要伸手去拿背包里的飞爪,就看见叶寻身前翻出一片密集的气泡。≈1t;i>≈1t;/i>

    “叶寻低头!”我想让叶寻低头,自己瞄准血泥下面翻上来的东西,可是叶寻身后背着陶晞羽,就算他低下脑袋,也一样还有个人挡在我的枪口前面。

    被叶寻抗在身上的陶晞羽好像是让叶寻点住了穴道,不仅无法挣扎,就连话都说不出来。

    叶寻不喜欢别人婆婆妈妈,跳进血泥之前肯定是一块封住了陶晞羽的哑穴。

    我脚下连续挪动了两个方位,却怎么也没法绕过叶寻,瞄准泥坑,干脆纵身一跳,奔着叶寻身边落了下去。

    我的双脚没入血泥之后,才现自己已经偏离了预计的位置两米多远,正好落在叶寻的斜后方。

    光影戏法,又是光影戏法!

    我刚才明明是想跳到叶寻身边,可我在起跳之前被墓室的光影误导,落向了远离叶寻的位置。

    唯一能值得庆幸就是,我所在位置正好能瞄准叶寻身前。我双手举起马格南瞄向叶寻的瞬间,却听见岸上传来的脚步声戛然而止,有人轻声喝道“你别动!”

    我被困在血泥当中无法回头,但是也能听出那声低喝是第五个人的动静。刚才跟我们厮杀的那人已经过来了,他是在让夏轻盈别动。

    我身后的夏轻盈果然没有出任何动作。

    短短数秒之后,叶寻身前的气泡开始越翻越急,潜藏在血泥之下的东西随时都能破土而出。

    可我举着马格南的双手却在不住地颤抖——从我跳进泥里之后,血泥当中的毒素就顺着我胸前的伤口涌进了我的体内。

    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有一股滚烫的液体在顺着我的血管当中疯狂游走,它每走一寸,都像是有钢刀生生刮过我的身躯,剧痛难当却又让人无法昏厥。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