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一章一怒睁眼

    苏子墨的话,不由得让我心中一颤。

    叶寻,不会这么轻易死吧?

    肯定不会!

    叶寻跟我说过,他死之前一定会告诉我,叶寻不会失约!

    我耳听着探神手的脚步声向箭矢击落的方向步步逼近之间,利刃割喉的声响也在密室当中蓦然乍起,只是眨眼的工夫,密室当中传出了四声尸体扑倒动静。

    “散开,快散开!”有人惊叫道“叶寻……”

    那人刚刚喊出了叶寻的名字,利刃划过咽喉的声响就在他身上一闪而过,带着喷血声的尸体,怦然摔倒之间,又有人拼死喊道“趴下,有人会无声暗器。”

    眨眼之后,那人向同伴出的警告,就成了他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句话。≈1t;i>≈1t;/i>

    随风斩!

    叶寻用了随风斩!

    叶寻以前跟我说过,他从苗疆禁地带出来的随风斩,不仅能随风而动,而且无声无息,只要被随风斩锁定的人,很难逃出被暗器击中的命运。

    叶寻单凭一己之力压制了整个密室之后,密室又一次陷入了死寂当中,我虽然看不见下面的情景,但是我能想象的到,所有探神手应该的或蹲,或趴的压低了身形,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留在原地。

    他们是在等着叶寻移动,叶寻只要挪动身形就会出声响,蓄势以待的探神手马上就能找到目标。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双方仅仅保持了片刻沉默之后,就有人从地上一跃而起“地上有……”

    “噗——”≈1t;i>≈1t;/i>

    那人还没来得及去喊出地上有什么,就被叶寻的随风斩一刀封喉,死在当场。

    “蛊虫!”有人惨叫出声之间,随风斩随后而至,那人声音戛然而止。

    豆驴?

    豆驴也没事儿?

    我们这些人当中会放蛊的只有豆驴一个,他放蛊的本事虽然比不上蓝宝儿,但是想要对付普通的探神手已经足够了。

    被蛊虫暗袭的探神手接二连三惨叫起身,却没有人能喊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场中只要稍有动静,叶寻的随风斩就能瞬息而至,将对方一击毙命。

    我的心刚刚放下来一点,就听见苏子墨说道“你先别放心,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什么意思?≈1t;i>≈1t;/i>

    我心中刚刚一颤,就听见苏子萱的惨叫声从地面上传了过来。

    奇怪的是,叶寻随风斩出手之后,苏子萱的声音并没停止,反而变得越凄惨“姐姐,姐姐,你在哪儿,我好疼,我的手,我的手……”

    苏子萱的声音就像是一个瞎了眼的小女孩,又被人割断了手臂,趴在地上举着血淋淋的手掌,大声哭喊着要找姐姐,仿佛只有找到了她的姐姐,她才能觉得有一丝的安全。

    哪怕是苏子萱的敌人,听见那种凄惨而无助的哭喊,心中也会隐隐作痛,更不要说是她们的“同伴”

    “别伤子萱!”有人愤然而起,下一刻就又在惨叫声中扑倒在地“救……”

    那人的声音虽然微弱至极,可是所有人都像是听见他在喊“救救子萱!”≈1t;i>≈1t;/i>

    “王欢,你们不得好死!”探神手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往苏子萱的方向集中而去。

    马格南瞬间暴起,血滴子也重新呼啸半空,人体扑倒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断传来,浓重的血腥也在密室当中翻滚而起。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片刻,仅仅是片刻之后,觉心和尚口中佛号,就变成了震天狂笑“哈哈哈哈……苍天有眼让贫僧得开天目,王欢,叶寻,跳梁小丑下地狱去吧!”

    不好!

    我心中凛然一惊。

    觉心和尚在被不断刺激之下,终于愤然打开了天目,他能看见东西了,叶寻危险!

    我身上的战栗还没退去,长刀与某种兵器撞击的声音已经爆响长空。≈1t;i>≈1t;/i>

    觉心声如厉鬼的嘶吼道“贫僧今日不把你们刀刀凌迟,誓不为人……”

    叶寻始终一言不,刀声却在身边不断盘旋。

    苏子墨哈哈笑道“王欢,你听见没有,叶寻刚一上来就撑不住了。他本来就不是盲人,眼睛忽然失去光感,肯定不会适应,只能是被动挨打。”

    “你仔细听,这么一会儿工夫,叶寻就连续用了四次夜战八方,两次拨刀藏头,他看不见对手的只能选择最笨的办法,用刀护住全身。可他能撑住多久,一分钟,十分钟,还是活活把觉心耗死?”

    苏子墨的声音犹如恶鬼“你别看觉心一向以出家人自居,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和尚,更不是修心之人,出手比狼还狠,他说要把叶寻凌迟,就绝不会作假。”≈1t;i>≈1t;/i>

    “你听,叶寻伤了,他的刀慢了!”

    我看不见东西,却能分辨出兵器究竟是落在了人的身上,还是落在了空处,刚才那两声明明就是砍上了谁的身躯。

    苏子墨轻轻笑道“对了,我忘了,这个地方是不能睁眼睛的。叶寻,没像我们一样,用防水胶把自己眼睛给贴起来吧?要是没贴的话,他可就惨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本能睁一睁眼睛,他的眼睛就瞎了!”

    “你给老子闭嘴!”我已经把自己心中的怒火,一压再压,一忍再忍,这下终于忍不住了。

    我那一声怒吼之后,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像是不受控制的往头顶狂涌而去。

    从血液冲向我天灵的那一刻开始,我眼前瞬时间出现密室中的景物。≈1t;i>≈1t;/i>

    我忍不住微微一怔之下,眼前景物却开始变得越清晰,仅仅片刻,我就已经看见了周围的情景。

    我也开天眼了?

    不对,这不是天眼!

    我不是佛家弟子,也不是道家传人,从来就没修炼过天眼通,就算是我怒到极点也不可能顿悟天眼。

    这是鬼瞳术当中的“恶鬼睁眼”,我记得自己在鬼瞳术上看过这么一段不属于任何一重瞳术的记载。

    大概的意思是说,但凡修炼鬼瞳秘术的人,都会去挖人双目练功,早晚会遭到报应,双目尽残。一旦鬼瞳术传人双目被挖,还可以看机缘激“恶鬼睁眼”重修瞳术。

    “恶鬼睁眼”与天眼通最大区别就是你无论看向什么地方都是一片血红,区别就在于颜色的深浅而已。≈1t;i>≈1t;/i>

    我猛然回头之间,正好看见苏子墨用脚踩着一条绳索站在距离不远的地方,我想都没想,一枪往对方身上打了过去。

    我甩手一枪的度虽然不慢,但是苏子墨却比我更快了几分,从我枪口调转的瞬间,她就放开绳索跳向了地面。

    马格南的子弹苏子墨身边呼啸而过,却没伤到对方分毫,反倒是引起了觉心的注意。

    觉心和尚抬头往我身上看过来时,我干脆把枪口对准了和尚脑门“你个傻逼玩意,自己往那边看!”

    觉心被我大骂之间,下意识往苏子墨跳落的方向看了过去,正好看见苏子墨,苏子萱并肩站在地上“恭喜大师得开天眼!”

    “你们……”觉心和尚到了这会儿还不知道自己上当,就和白痴没有任何区别“你们果然是青丘妖狐!”≈1t;i>≈1t;/i>

    “哈哈……”苏子墨掩口一笑风情万种“大师说错了,苏子墨,苏子萱可不是什么青丘狐族,她们只不过是我们的傀儡……”

    “你们该死!”觉心和尚暴怒之下双手齐扬,不知道原先被他藏在什么地方的十颗霹雳珠齐声飞出,形同子弹打向了苏家姐妹,刹那间就将两人透体而过。

    两个人同时倒飞之下,一前一后摔在了地上,可我最后看见却是两个真人大小的白布人偶,苏家姐妹却毫无损的站在了更远的地方“看来大师的天眼通,还是修炼的不到家啊!否则,怎么破解不了我们的魑魅替身法呢?哈哈……”

    苏子墨转头向我勾了勾手指“王欢,你也开了天眼,要不要试试能不能打穿我们的替身,伤到我们姐妹的本体。”

    我冷眼看向对方抖出了马格南,苏家姐妹却齐齐向后倒退而去。

    苏子萱咯咯笑道“王欢,我们的游戏还没做完。你最好也别做无谓的试探。我们还是给你两个选择,一是马上退出秘境,或许,你们还有生还的机会。二是,继续往秘境下面追我们。陶晞羽可是在我们手里的哦!”

    我垂在身边的手掌不自觉的握出了一声脆响之间,苏子墨也笑着说道“觉心大师,这一路上承蒙大师照拂,小女子感激不尽。如果有机会小女子一定满足大师要求,对大师扫榻以待!”

    “混账!”觉心和尚气得头顶青筋根根暴起“妖女,贫僧……”

    “呵呵……”苏子墨笑道“看在大师一路照顾的份儿上,我提醒大师一句吧!陶晞羽曾经站在大师三步之内对吧?你就没觉自己少了什么东西么?”

    觉心下意识的伸手一摸,顿时间脸色剧变“东西呢?”

    苏子墨微笑道“我同样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下秘境来找我们,另外一个是就赶紧退出去。”

    苏子墨的声音忽然一顿“其实,你还有一个选择,那个选择就让王欢跟你说好了,我们先走一步。”

    “站住……”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