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八章刑天禁区

    生轮回沉声对那个负伤的血滴子说道“你伤势已重,换别的兄弟去了吧!你先在这里包扎下伤口。顶  点  x  23  u  s”

    “好……是……”那名血滴子贴着禁地大门坐了下来。

    生轮回沉声道“王欢,你到底行不行?要是找不到……”

    我冷声道“你要是想让剩下一半血滴子全都陷在这里,那你就炸门去吧!死的又不是我儿子,我操个屁的闲心。”

    “你……”生轮回被我气得嘴唇乱颤却拿我毫无办法,可是跟在他身后的血滴子却看不下去,十多个人同时向我围拢了过来“给长老道歉。”

    我双臂同时沉向身边,垂在腿边上五指微微勾起聚成虎爪的形状。

    我修炼《虎王诀》之后,不是在抢别人的刀用,就是在用自己的刀,从来没赤手空拳跟人过招,这一次,我不想动手也不行了。

    夏轻盈从我身边跨步而出“你们想干什么?全都给我滚回去!”

    一个血滴子厉声道“他侮辱长老,今天要是不给大长老道歉,我们绝不饶他。”

    夏轻盈看向生轮回“回叔,你怎么说?”

    生轮回沉声道“我觉得他说的没错,王欢确实该教训一下。”

    我轻轻勾动着手指道“那你就来试试吧!”

    “给我拿下!”

    “给我退回去!”

    生轮回,夏轻盈同声怒喝之间,五六个血滴子同时飞身而起向我身边扑来。我刚要出手迎敌,却看见生轮回猛一回身,双手如电,五指如钩的往那个飞身而进的血滴子身上抓了过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生轮回的双手就犹如利刃般的在几个人身一抹而过,几个血滴子吭都没吭一声便扑倒在地,没了声息。

    等我回过神来,生轮回已经提着一双鲜血乱滴的手掌扑向了人群当中,连杀四人之后,猛一转身将手指向了那个靠在大门上的血滴子,后者仅仅稍一仰头,从生轮回手甩出飞针就已经射穿了对方眉心,从那人脑后炸出的鲜血瞬间将石门染上了一片殷红。

    我愕然看向夏轻盈时,后者却微微叹息着摇了摇头,从远处走过来的生轮回,向我抱拳道“王先生,你继续吧?”

    我要是没有猜错,生轮回从生无悔,生无泪出现开始就一直是在演戏。夏轻盈才是血滴子最高统帅,作为下属哪怕再怎么崇拜生轮回,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引发他和夏轻盈之间的内讧。

    生轮回摆出这副姿态,无非是想引出狐族在他们当中留下的暗子。

    可我没想到,竟然一下引出来六七个人。这些人里,难道真就没有纯粹是因为替生轮回抱不平的人?尤其最后被杀的几个人,甚至连动都没动,只不过是眼神有异而已。生轮回就不怕杀错了人么?

    我心里虽然有诸多疑问,但那是血滴子的家事,我一个外人不好多言,干脆向生轮回抱了抱拳就再次转向了石门。

    我转身去找机关时,夏轻盈却叹息道“回叔,那些弟子未必全是狐族傀儡。”

    生轮回沉声道“我平日一直教导他们,血滴子里你才是绝对的权威,不管你说什么,血滴子都得无条件服从。他们犯了大忌死有余辜。”

    夏轻盈沉默之间,我早已经走到了大门一侧向血滴子挥手道“过来,把这个地方给我挖开。”

    几个血滴子快步上前,用工兵铲连续往下挖了过去,几个人还没挖出什么东西,就有人从外面跑了过来“统领快走,外面……”

    那人话没说完,生轮回忽然抬手一针将对方钉死在了地上,自己运起内力向外怒吼道“没有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来,否则,就地格杀。”

    生轮回声浪滚滚,外面的厮杀声却越起越烈,短短片刻之后,外面杀声就已经混成了一团,石门前的血滴子也从地下挖出了一只看着像鸟,却长着一双峥嵘羊角的青铜兽头。

    生轮回惊呼道“风伯。这是风伯。我们找到机关了。”

    风伯,也叫飞廉是先秦时期神话中的风神,在汉代之后被列入道家的神系,传说中的风伯就是生着孔雀的脑袋,头上长角,身带豹纹,身后生着蛇尾的怪物。

    血滴子虽然没在短时间内让整座青铜兽重见天日,但是,光凭这颗脑袋就足够推断出这是风伯了。

    生轮回道“快,快看看,这颗脑袋能不能动?”

    “等一下!”我摆手道“别动这座青铜兽,去挖大门另外一边儿。”

    几个血滴子同时看向夏轻盈时,后者也厉声喝道“还不赶紧去。”

    几个血滴子这才挖开了大门另外一边地面,血滴子的工兵铲还在上下翻飞,夏轻盈却悄悄向我传音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很不好的事情!”我不动声色的向夏轻盈传音道“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别管,记住跟紧我就行。”

    夏轻盈微不可察的点头之间,血滴子也从石门右边挖出了一尊铜兽,那尊铜兽的造型与风伯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那尊铜兽生着一颗狗头。

    我低头看了一眼道“这回对了!发现信号,让人全都回来。”

    生轮回几乎毫无犹豫的发出了两长一短三声历啸,没过多久,仅剩无几的血滴子就交相掩护着出现在了风谷当中,从人数上看,被派去拦截狐族的血滴子已经伤亡大半,剩下的人也是个个带伤。

    紧追而来的狐族高手,全部放弃了远程武器,紧紧咬着撤退血滴子不放,片刻之间又将血滴子杀翻了两人,我猛一扬手道“弓箭准备!”

    我早就看见了血滴子身上都带着弩箭,夏轻盈看手下没动立刻喝道“听王欢命令!”

    所有血滴子立刻集中到了我们身前,或站或跪的并做两排,手中弓弩直指谷中。

    生轮回从身后拽出一支血滴子,抖手提在空中,暗器转动的呼啸声响,刺耳而动,从外面杀撤进来人却在同一时间停在了山谷中途,与追兵纠缠在了一处。

    追兵死咬血滴子不放,就是为了防备对方在山谷里设下埋伏。

    血滴子反杀追兵,也是为了让埋伏圈发挥最大的威力。

    如果从他们现在厮杀的情景上看,我一旦挥手下令,万箭齐发,聚集在山谷中间的敌我双方就会同归于尽,谁投入的兵力更多,谁就会先吃大亏。

    血滴子这边看上去人数不多,却生生拖住两倍以上的敌人。按照常理,这个时候下令放箭已经可以算得上稳赚不赔了,可我扬在空中的手掌却迟迟没有落下。

    生轮回沉声道“你怎么还不下令?”

    “对方高手没动,现在放箭不合适。”我摇头之间夏轻盈轻声道“这里指挥交给你了。”

    夏轻盈把话说完就转过了身去,她是不想看见自己人被乱箭射杀。

    从夏轻盈转身的一刻,还在拼命交锋人马忽然一下全部停止了动作一齐转身向谷中杀来。

    “放箭,快放箭!”生轮回纵声怒吼之间,我伸手从一个血滴子身上拔出腰刀,反身一记离手刀甩向了狗头铜兽,回旋而去的刀锋瞬时间斩断了铜兽的一只犄角。

    山谷两侧本来封闭风眼的闸门,却在这一瞬之间轰然洞开,数道狂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同洪流向谷中怒卷而来。

    已经快要冲到谷口的人群,在强风吹动之下纷纷双脚离地飞入半空,一个接着一个的往撞向了山崖,人体摔碎,血肉横飞的声音交替传来时,我却眯着眼睛往半空中看了过去。

    那些人里没有生无悔和生无泪,只有一个被生轮回喊做老四的人在,那人功力之高足够我叹为观止,我眼看着他连续在山崖上撞击了几次还在拼命挣扎,想要脱离风力控制的范围。

    那人终于在第五次被吹向山体时,将手抓进了石壁上的缝隙,像是一只壁虎死死扣住山壁不放,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生轮回眼看着老四在一点点的向外挪动之间,面无表情的从一个血滴子手里接过了弩箭,远远瞄向了老四身侧,直到他用手勾住绷簧时,生轮回的眼里才露出了一丝不忍。

    夏轻盈伸手按下了生轮回的劲弩“让他自生自灭吧!”

    生轮回这才长叹一声放下弩箭,对我说道“王先生,请你尽快找到出路。”

    我刚要开口时,一个男人粗狂的声音从谷外传了进来“王欢,我是苏子墨。陶羽现在在我手里,你想让她活命马上打开通道。”

    苏子墨的功力大概不足以穿透谷中尖锐呼啸的风声,才换了一个高手传音。我转头看向生轮回,见后者微微点了点头,我才开口道“你的人,你随便杀,跟我有个屁的关系?”我说话之间快步走向石门旁边的铜兽。

    “陶羽不是我的人,而是你王欢的人。”负责传音的人把苏子墨话音中情绪模仿的惟妙惟肖,甚至连她的冷笑声也一并传了过来。

    对方冷笑刚落,我的胸口就是一疼。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