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零章密室相逢

    我和夏轻盈同时看向对方,也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解。顶  点  x  23  u  s

    我刚想说话,忽然听见我们后方传来一阵闸门开启声响,我还没看清背后的情形,五六道身影就同时从外面翻滚而进,瞬间在大厅分散开来,占据了有利地形。

    我只是随行在那几个人身上扫了一眼,心里就是微微一沉,生无悔,生无泪赫然其中,还有一个血滴子打扮的老头站在两人身侧,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就生轮回口中的老三。

    另外三个人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他们既然能跟生家兄弟同列,就说明他们功力应该不相上下。

    有这六个人替狐族开道,把守密室入口已经足够了,就算我们现在奋起反击,狐族还是可以从容不迫的走进来。

    我干脆一扬手“都别动,迎接狐族的朋友进来。”

    生轮回第一个看向了我的面孔,见我不像在说反话,才收起了血滴子。狐族方面负责打头的几个高手也是一愣,立刻提高了戒备。

    我们两方还在对峙的当口,楚寒烟已经带着大队人马从容而来“王欢,这就是你选择跟我们决战的地方么?这里似乎不错。”

    我摇头道“你说错了,这是我们一块被困死的地方。”

    楚寒烟微微一怔之间,我已经摘下了身上水壶“按照江湖上先来后到的规矩,我算是半个地主。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算是尽下地主之谊。”

    我顺手把水壶扔向了楚寒烟,后者轻易把水壶接在了手里“王欢,你搞什么鬼?”

    我淡淡笑道“我能搞什么鬼?要是咱们还能出去,我搞个鬼倒还有情可原,现在,已经出不去了,我还搞鬼有意思么?”

    楚寒烟皱眉之间,苏子墨已经开口道“次次绝境逢生的鬼刀王欢,会在刚进刑天禁区就绝望欲死?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摇头道“绝处逢生也得有条生路才行,在这个地方我看不见任何生路。”

    “没有生路么?我怎么不这么觉得,起码,我们还能……”苏子墨大概是想说“起码我们还能退回去”等她眼角余光转向身后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苏子墨坚持了几秒之后厉声喝道“王欢,你是不是早知道通道大门能合起来?”

    我摊手道“我刚才告诉你们大门会飞走,你相信么?”

    “放屁……”苏子墨刚骂了一句脸色就是一变。

    她是探神手,也同样经历过神话禁区,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比谁都清楚。

    楚寒烟沉声道“子墨,你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苏子墨脸色惨白的道“那是飞来门。神话禁区中无可破解的死门。”

    “什么叫飞来门?”

    苏子墨在楚寒烟急声追问之下缓缓说道“飞来门被列入探神手的天级密档数百年之久,从来没人能够破解。因为他不是机关,而是某种……某种忽然出现的空间黑洞。”

    “飞来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总之,飞来门来的时候无声无息,走得时候也毫无踪迹,没有人知道飞来门的背后究竟能通往什么地方。”

    楚寒烟的脸色也变得一片铁青“你怎么知道那是飞来门?”

    苏子墨小声道“除了飞来门,没有任何什么大门会无声无息的出现,尤其是古墓中的机关大门更是如此,我们……”

    在场之人全都是武林高手,其中不乏暗器名家,但凡练武之人的听觉都会超出常人,否则,他们别想听见钢针一类细小暗器的破风声响。

    在场四十多号人里,至少有一半能在空旷的大厅中听见绣花针落地的声音,可是没有一个人听见楚寒烟身后大门合拢的动静,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人震惊莫名了。

    况且,刚才他们还留下了两个高手站在门里把守通道,那两个人不也在无声当中消失而去了的么?

    楚寒烟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肯相信飞来门的存在“羽,你去看看。”

    陶羽点头之间飞速退向了大门的方向,我也急声道“别去碰墙上的骷髅,小心触动飞来门。”

    陶羽本来要碰到骷髅的手掌,微微一顿之后转移了方向,轻轻敲向了陈列架的边缘,过了许久之后才退回到楚寒烟的身边“墙上没有机关。”

    楚寒烟给陶羽递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刻问道“王欢,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在通道里做记号?”

    “有!”我毫不迟疑的说道“通道左侧,每隔三步用匕首划一个交叉刀痕。”

    探神手在进入陌生的地方之后,都会沿途留下隐秘的记号,防止自己找不到回去路,这是探神手的习惯,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的普遍。

    而且,越是凶险复杂的地方,他们所留的记号就是频繁,三步一记已经到了最高频率,说明对方已经觉得自己所处的环境极其危险了。

    楚寒烟不等陶羽开口就急声问道“是你从石门前的暗道下来的?”

    我抱肩笑道“除了那里还有别的地方吗?”

    我不用去问楚寒烟,也能从她的表情上看出来,她从暗道下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任何暗记。

    楚寒烟脸色难看道了极点,陶羽从她身边走了出来“王欢,我知道,你不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就算是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陷入了绝境,再无生机的时候,你也不曾放弃过。哪怕到了弹尽粮绝的时候,你也会奋起反抗。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摇头道“以前,我能死里逃生,是因为我们还有一线生机。现在这里没有任何生机了,我再挣扎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不对!”陶羽道“你肯定发现了生机,只不过,你在等着跟我们谈条件是不是?”

    苏子墨见我不肯开口干脆说道“王欢,你别忘了,陶羽也在这里,你难道……”

    “住口!”夏轻盈厉声道“你还想对王欢施展狐族秘术么?我实话告诉你,王欢体内的秘术已经被我用鸩毒秘法压制三次,如果他身上秘术再次爆发,将会是什么后果,你们比我清楚。”

    夏轻盈言下之意就是楚寒烟一旦把我逼成了疯子,什么都得不到。

    苏子墨闭口站到远处,嘴唇却在轻轻颤动,看样子她是在用内力向楚寒烟悄悄传音,后者快速回应之间,陶羽也加入了进来,三个人频频传音之间,脸上的表情也在微微变化。

    三个人好像是争执不下时,楚寒烟不自觉的把头转向了队伍当中的飞天夜叉,后者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楚寒烟才做了一个“停”的手势。

    三个人同时停了下来,楚寒烟一言不发站在原地。

    陶羽倒退了两步挪到了队伍边缘。

    苏子墨扫了陶羽一眼,才将眼角余光转到了我的身上,我似笑非笑的说道“好了,都坐下吧!”

    我说话之间第一个坐了下来,所有血滴子纷纷落座之后,狐族的人反倒往后退出了一段距离,与血滴子泾渭分明的分坐两处。

    我这边刚刚点上一根烟,就听见陈列架上传来一阵轻响,狐族高手同时拔刀而起,其中一半以上的人马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我们身上。

    所有血滴子条件反射似的撤出兵器看向对方,我却不紧不慢的说道“慌什么,那应该是飞来门把刚才那个兄弟的人头送回来了,等着看吧!”

    没过多久,墙上那个空缺的暗格里就飘出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所有正对暗格的人,同时看见一颗血迹斑斑的骷髅从格子里面滚了出来,像是皮球一样掉在了地上。

    生无悔不等别人动手就抢先一步把那块头骨捡了起来“这是刚被砍下来的人头,好像是被高温蒸煮过,上面还有余温。”

    生轮回冷笑道“血滴子传给你的东西,你还没都给忘了。”

    生无悔像是没有听见对方的话,双手把头骨捧到了楚寒烟面前,后者捂着鼻子倒退了一步,苏子墨上前接过人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道“有人刻意加工过这颗首级,只不过加工到了一半儿,就因为某种原因放弃了。不对,他已经完成了,这上面被涂了一层油脂。”

    生轮回嘿嘿笑道“你们猜那些没用的东西干嘛?一会儿,飞来门到了,谁还不是被人摘了脑袋做成摆件儿,扔在那些架子上。”

    楚寒烟沉声道“王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抽了一口烟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们都快死了。就别在乎什么真相了,坐下来聊聊天,抽抽烟,不是挺好的么?”

    “你……”楚寒烟刚要说话时,狐族的队伍当中就传来了一声惨叫,等到所有都回头看时,一个狐族高手已经掉进了地里半截。

    可怕的是,将他陷落地底的并不是什么机关暗道,而是一座像是涟漪一样在一圈圈向外扩散的黑洞。

    在场之人不乏高手,可是谁都没有注意到黑洞的出现,等到他们回头,那人从腰部以下已经全都陷入黑洞当中。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