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零章遇狐3

    我摊手道“我又不是两族族长,哪能知道他们是怎么个想法?”

    青狐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摇动着道“你不是猜不到,而是不肯说。x23没事儿,你怎么想就怎么说。说错了也不要紧。”

    我沉默了片刻才试探着说道“他们之间彼此都想征服对方,又都不肯放弃自己的骄傲。所以,他们之间虽然有情却又无缘对么?”

    青狐笑道“你为什么会说,他们彼此想要征服对方?”

    我平静道“这个道理其实非常简单,他们两人的相遇,本就不是什么意外的邂逅,而是一场有意的安排。他们本身的动机就不单纯,因为他们代表着整个族群,谁能征服对方的首领,就代表着决定性的胜利,我说的对么?”

    青狐点头道“你说对了一半!”

    我继续说道“正因为他们带着目的接近对方,所以他们之间从没有完全信任过对方。任何一点的怀疑都会引起更大的猜疑。即使他们在感情上彼此爱慕,在理智上也只能是互相敬佩的敌人。”

    我看向青狐道“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越是聪明的人就越不会允许自己犯傻。可是感情世界里越是不犯傻的人,才越尝不到幸福的滋味。”

    “哈哈……”青狐掩口笑道“那些被人骗了身体少女,你该怎么解释?”

    我正色说道“那不叫感情,而是一场骗局。设局者的目的就不是为了一段感情。”

    “我说的是纯粹感情的世界。那个世界有些人,也许一辈子走不进去,可是一旦走进去,就一辈子忘不掉。人在临死之前,还能念念不忘,甚至不看见上一面都不甘心的闭眼的人,才是他一生的挚爱。”

    我忽然沉声问道“狐族族长临死之前,可曾想要再见对方一面?我知道,三眼族长在自己临死之前还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尤其忘不掉她的眼睛。”

    我缓缓说道“灌江口秘境中那副画像虽然没有双眼,但那不是因为三眼族长恨不得挖了那个女人眼睛,而是他觉得任何一种宝石都无法媲美她的眼眸。”

    青狐颤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淡淡道“我虽然不是什么书画名家,但也能看出作画人的情绪。那副拼图未必就是三眼族长留给后人的考验,很可能是他无法释怀自己的思念,却又怕人发现才假借考验之名,做出的画像。”

    青狐在我说完之后久久不语,过好了一会儿,青狐才幽幽说道“你知道女人想要的是什么么?”

    “不知道!”我摇头道“每个女人都是一个个体,或许她们会有共同之处,但是我却说不清她们的共性。”

    青狐说道“或许,我问错了,我应该问你狐族的女人最想要的是什么?”

    青狐不等我开口就继续道“狐族的女人,从不是男人的附属品。在男人称王的世界里,狐族的女人不会被人接纳。这样说吧!狐族的女人更像是江湖人,我们永远周旋在敌人与友人之间,被人当成猎物,也在捕猎我们的对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点头道“我可以理解。”

    青狐生活在古代,那个时候,三从四德,相夫教子才是衡量女人的标准。活在古代的女人,无论从头脑到身躯,都被封建思想腐蚀到了让人不忍一睹的程度,偏偏所有的男人还觉得这是天经地义,更变本加厉压制女性的地位。

    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想出了裹脚之后,封建时代的女性就奔跑,甚至行走的权力被彻底剥夺了,只能彻底沦为男人的附庸。

    狐族的女人恰恰相反,她们行走在江湖之上,也看惯了刀光剑影,很多时候,甚至比男人更为出色。男人会在她们面前低头。但是她们却难容于世。

    或许,当年狐从神成兽,从兽成妖的过程,就是某些不如女性的男人,把自己卑微的发泄给转化成了某种思维。

    青狐说道“既然,你能理解狐族女人的立场。那你再想想,我需要什么?”

    “信任!”我看向青狐时,她已经露出一丝笑意。

    “支持!”我说出第二个词时,青狐的笑意更开心了几分。

    我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自由选择的权利。”

    青狐的身躯明显颤动了一下,过了许久才说道“你说的没错。可惜,你不是……”

    青狐忽然反问道“你怎么想到了这些。”

    我淡淡笑道“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我能想明白,只不过是因为比你晚生了几百年而已。”

    “这样说吧!如果,把你换成男人,你的妻子在外面风光无限,事业有成。有人不停的告诉你,看见她在交际场合与别人如何如何,你会不会相信?会不会逼着她放弃事业,回来相夫教子?”

    我淡淡笑道“这些事情,从古至今都是一样。只不过,每个人的看法并不相同罢了。”

    青狐沉声道“你和夏轻盈呢?你对她……”

    我挥手打断了对方道“我再重申一遍,我和夏轻盈只是战友,并非爱人。况且,我也有要去找的人。”

    青狐的声音更为阴沉“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找那个人?”

    “我可以无视江湖的那一天。”我郑重道“虽然,我不知道那一天什么会在时候到来,但是我一定会去找她,她也一定会等我。”

    青狐忽然展颜一笑“男子汉大丈夫有,个三妻四妾不也平常?男人达到一定高度时,没有几个女人反倒显示不出他的身份,你说对么?”

    我平静笑道“我这个人笨得很,不会哄女人开心。所以,没法在很多女人之间过着游刃有余的日子。还是算了吧!”

    青狐忽然严肃说道“可我需要你成为夏轻盈的护道人,护道人必须得有一个保靠的身份,我觉得,情人这个身份就很合适。你说呢?”

    我微微摇头道“我觉得,这个世上就没什么可以称为板上钉钉的事情,可靠的人可遇而不可求。遇上对的人,即便萍水相逢,也可以性命相托;遇上不对的人,哪怕是父女血缘,也不值得信任。你觉得呢?”

    青狐沉默了半晌才点头道“你说的对!妖狐一脉最善于控制人心,你对夏轻盈没有爱意,怎么可能用刻骨铭心之情去对抗妖狐?看来我是想当然了。”

    “妖狐一脉?”我敏锐的抓住了青狐话里漏洞“我没太听明白你的意思。”

    青狐说道“这件事儿,还得从我们两族失陷的时候说起。如果,你愿意做夏轻盈的护道人,我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你听。反之,你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我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想让我看护夏轻盈,到什么时候?”

    青狐说道“到她成为狐族之王为止。当然,这个过程极为凶险。稍有不慎,不仅你会万劫不复,就连你伙伴都会被你牵连。但是,狐族能给你的报酬,却会超出你的想象。”

    青狐信誓旦旦的说道“只要夏轻盈能重振狐族声威,你就是狐族并肩王,天下狐族供你调用十年。”

    我摇头道“我对什么王不王的,没有兴趣。况且,我跟狐族之间有仇,我只要无仇,你们做得到么?”

    我意思十分明显,我要杀狐族,而且不止要杀一人,不止要杀一批,很可能会把狐族全部拖进战火。

    这一点,我就算不说,以青狐的本事也能逼着我的说出来,或许她还能直接看到我内心的想法。与其被她揭穿,不如我自己说出来。

    青狐长嘘了一口气道“如果,你的要求只有这么简单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

    我忍不住一扬眉头“你确定自己没有说错。”

    青狐沉声道“我绝没有说错。你帮夏轻盈护道,不仅要帮她重归狐族,还要帮她消灭妖狐一脉。这件事情,还得从我们两族被抓的时候说起。”

    我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愿闻其详。”

    青狐悲声说道“你知道那些把我们抓进来的人,做了什么么?他们生生砍断两族族人头颅,用我们脑袋做研究。研究我们为什么可以使用幻术,可是通晓未来?”

    我瞳孔猛然一缩我猜对了!

    我一开始就觉得那些屠杀三眼族的人,是在研究他们的第三只眼。可我一直没敢肯定我的想法现代科技都未必能研究出来的东西,换成古人就能研究明白么?

    现在,看来我对古人了解的还是太少。

    我沉声说道“他们研究成功了?”

    青狐沉声道“只成功了一部分。他们复制出了狐族七成的能力,却没能弄清三眼秘法。”

    青狐说道“你所遭遇的狐族,只不过是他们当年一批复制品。他们放出了那批复制的狐族,让他们回到祖地繁衍生息。现在青丘已经不是狐族的青丘了。”

    我急声道“当初那些人是不是还研究过长生不死之术?他们当中有没有人会炼丹?”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