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一章刑天斩

    我笑道“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有人替我回答过了。”

    “三眼族,曾经被囚禁于此,他们交出三眼之秘,或许还能留下来苟延残喘,他们选择了举族抗争,他们后悔过吗?”

    “狐族也曾经在这里惨遭屠戮,如果,他们愿意成为被人控制的妖狐一族,狐族仍旧能再现辉煌,可是他们选择了全族覆灭,他们后悔过么?”

    我的声音一顿道“还有刑天,我是说如果他真的存在的话。以刑天之能,他完全可以成为黄帝座下大将,他却选择了独战黄帝,身首异处,他后悔过么?”

    “人,这一生中,总得做出某些决定,成,固然欣喜。败,也别去后悔。那是自己的选择。况且……”

    我话锋一转道“我了解我的朋友,他们不会卑躬屈膝的活着。我能替他们杀出一条路来固然不错。杀不出来,黄泉路上至少有说有笑,有什么不好?”

    空沉默了片刻道“你怎么看刑天?”

    我微微沉默之后才说道“自古以来,所有人都在赞扬刑天的勇猛。就像是陶渊明所言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但是,我觉得刑天之志在于无悔。”

    “刑天断头之时如有悔意,他早该魂飞魄散,哪还有什么再舞干戚?”

    “好!说的好!”空沉声道“你起来吧!”

    “起来?”我下意识的抬眼之间,人却从地上坐了起来,我伸手往自己脖子上摸了一下,我的脑袋明明还长在脖子上,可是我的蔑天宝刀却还插在地里微微颤动,刀锋上的余温仍旧没有散去。

    我刚才肯定舞动过长刀。

    我莫名其妙的看向虚空时,却看见一个手持斧盾的伟岸身影“刑天?”

    刑天淡淡笑道“你可以叫我刑天,数千年来,我自己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他们都叫我刑天,你也叫我刑天吧!”

    刑天的声音分明就是空的声音,他们是同一个人?

    刑天笑道“很奇怪是么?”

    “你所听过的神话是真的,当初我的首级确实被斩落在了常羊山下,可我却不记得自己的身躯到哪里去了?可以说,我忘记了很多事情。我能记住的只有自己几次苏醒之后的事。”

    “我第一次苏醒时,有人在这里挖掘一座地宫,好像是要给谁修筑陵墓,等到他们打扰了我的安眠,地宫已经完成了大半。我一怒之下,把那些人屠戮过半,剩下的人全被我给赶了出去。”

    刑天说话之间,我已经猜到了当年修筑地宫的人究竟是谁。应该是当年仇池古国的某位君王,想在这里修建陵寝,才打扰了刑天的安宁。

    刑天继续说道“很多年前又有人闯进了这里,那时候,他们好像知道我的存在,进来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封印了我的意念。”

    我忍不住打断了刑天道“你是说,他们能封印你的意念?”

    “对!”刑天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事实上确实如此。他们动用了一种叫做阵法的东西,把我给困在了地宫的最底层。”

    我的瞳孔不由得猛然一缩我的结义兄长耶律德光,不也是被阵法困住?难道他们来自于同一个地方?

    我没见过围困耶律德光的阵法,自然也就没法去考证其他,只能等着刑天说下去。

    刑天继续说道“我被他们囚禁了不知道多少年之后,终于有人在外面打开了阵法,那个家伙想要吞噬我意念,呵呵……自不量力的东西,我反过头来吃掉了那个家伙。”

    我再次问道“你说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

    “应该算是人吧?”刑天道“我从来就没见过那么奇怪的人,他的身子非常小,脑袋却大得出奇,甚至比他身子还要大上几圈,要不是有意念支撑,恐怕他连路都走不了。”

    “直到我吃掉了那个家伙的意念之后,我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那两个部族可惜了。”

    刑天喟然叹息之后才继续说道“后来,我一直在地宫里游荡,没有事情的时候就睡上一会儿,无聊的时候就把自己的意念分出一部分,让他自由成长,看看他能做些什么。”

    “又过了很多年之后,这里来了一个道士。他虽然也通过了我的考验,但是他修道之心太重,不适合接受我的传承,我也就放走了对方。”

    “原来如此!”我总算是弄清楚,那个道士留下的“点灯”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他是想告诉后人,保持一点灵识不灭,才是通过刑天考验的关键。

    刑天弄出来的幻象太过真实,让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就在幻境之中,等他看到自己人头落地时,九成以上的人,不可能还有继续一战的想法,那样被刑天斩首的人就真的死了。

    按照道家的说法,人的灵识在泥丸宫,也就是人的头顶,那个道士所说的点灯,不就是重新点燃自己灵识的意思么?

    还有王战,他其实也留下线索“悬首九门日,举目看天晴”其实跟点灯是一个意思。只不过,没经历刑天意念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等到反应过来,说不定早已经晚了。

    那个道士和王战,当年应该都和刑天做过什么约定,否则,他们也不会留下这么隐晦的提示。

    刑天根本不在乎我的想法,自顾自的把话说了下去“那个道士离开之后,又过了好久,终于有一个叫王战的人来了。他通过了我的考验,却没对上我的心思。”

    刑天笑道“王战理解刑天之意,跟你一开始说的一样,凶猛,发疯般的勇猛。所以,我只教了他一套斧法就把他打发走了。”

    我试探着问道“你没教过他《妖虎噬天决》或者《虎王决》一类的东西?”

    刑天忍不住反问道“那是什么?”

    刑天明显不知道我说什么,我还是不死心的拿出胸前的噬神妖虎“这样东西,你见过了么?”

    刑天端详了半晌才说道“没见过,不过,我觉得那应该是,上古时期的某个传承,大概距离我所在的时期不算太远。”

    我忍不住问道“你再想想,这究竟是什么?或者,有没有什么线索?”

    刑天摇头道“我对于自己生前的事情,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帮不了你。”

    刑天似乎不想再这件事上纠缠什么,不等我说话就继续说道“其实,一开始我非常不看好你,你太狡猾,甚至比那些狐族还要狡猾。我中意的人是他!”

    我顺着刑天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却看见他指的是飞天夜叉隋兴义。

    刑天继续说道“我曾经进入过他的神识,可我发现这个人已经无法挽回了,他这一生只能为奴,不能为将,他不配继承我的传承。”

    “我万万没有想到,坚持到最后的人会是你这个狡猾的家伙。或许,这就是那些狐族所说的天意吧?”

    刑天的话音一顿道“刚才我已经把自己的意念留在你身上,你只要静下心来就能接受我的传承,你是准备在这里先修炼一会儿,还是准备出去之后再说?”

    我反问道“我的兄弟落进了风阵九门,他没事儿吧?”

    刑天笑道“如果他有事呢?你会放弃传承,继续跟我拼命?”

    “对!”我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看来我没有选错人。”刑天笑道“他没事儿,他进来不久就被一个人给救了出去。算是有惊无险。不过救他的人却另有目的,他抢走你兄弟的传承,本来你的兄弟应该继承三眼族的秘术,现在他除了保住了一条命,什么都没得到。”

    我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叶寻没事儿就好,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强,至于传承,我相信,将来有机会我们一定能再抢回来。

    刑天像是逗小孩一样“行了,这回你可以安心了?”

    我不好意思笑了一下“我还在在这儿修炼吧!请师父给我……”

    “我不是你师父!”刑天摆手道“你也不要跟我牵扯任何关系,虽然我忘了很多事情,但是我总觉得,你跟我有所关系的话,会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默默点头之间盘膝坐了下来,开始回想刑天交给我的传承。

    刑天传承大概只有两样,而且都没有名字。

    一个意念形成的刀锋,可以无声无息的断人首级,这大概是刑天死后才悟出的招式,我叫它刑天斩。刑天斩威力强悍,但是消耗精神力太大,我估计,自己最多能出两刀刀,而且马上会陷入昏迷,这招只能用来保命。

    刑天的另外一个传承却是在拼命,我把叫做刑天战意。

    刑天战意就是通过不断催动战斗意志,激发人的潜能,当战斗意志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战力甚至可以翻倍增长,但是对人体的伤害也同样巨大。

    战意达到顶峰时人体的潜能可能会被消耗一空,直接导致身躯崩溃,死于非命。或许,只有刑天那样强悍的身体,才能经得住这样的消耗。

    刑天传承对我而言虽然有几分鸡肋意味,但是他留在我体内的意念,却把我的意志打造得形同铜墙铁壁,无可摧毁,更无可控制,才是对付妖狐一族的关键。

    我探索刑天禁区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