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六章埋骨之地2

    陈文一下站了起来“你是说青海湖附近的那座大型禁区,就是狐祖埋骨之地?”

    狐妈点头道“很有可能,否则,探神手不可能大举出兵。小夏,你说呢?”

    夏轻盈摇头道“我虽然不知道狐祖陵寝究竟在哪儿,但是我可以肯定,绝不在青海湖。”

    夏轻盈有青丘狐族的传承,她的记忆虽然模糊,但是不会看错。

    狐妈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雪飞,你给我调一下青海的航拍图,一张张放给夏轻盈看。”

    白博士一张张的放出航拍图不久,夏轻盈就喊道“等一下,这是什么地方?”

    “星宿海!”狐妈和白博士对视之间,异口同声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星宿海位于青海境内,东与扎陵湖相邻,西与黄河源流玛曲相接,古人认为星宿海就是黄河源头。事实上黄河源头距星宿海还有一段距离。

    从地势上,星宿海虽然位于海拔四千米之上,却是一座狭长的盆地。

    黄河之水行进至此,因地势平缓,河面骤然展宽,流速也变缓,四处流淌的河水,在那里形成了大片沼泽和众多的湖泊。那座不大的盆地里,竟星罗棋布着数以百计的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湖泊,大的有几百平方米,小的仅几平方米,登高远眺,这些湖泊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宛如夜空中闪烁的繁星,星宿海之名由此而来。

    狐妈急声道“快,把星宿海的航拍图全都调出来给她看。”

    白博士航拍图一张张放映出来之后,夏轻盈反倒皱起了眉头“我怎么觉得哪张都不对?是不是我刚才看错了。”

    狐妈道“把那张图调出来,再把跟它近似的图全都拿出来对比。”

    白博士连续拿出六张照片之后,夏轻盈才指着第一次引起他注意的那张照片道“我一开始以为这里就是狐祖陵墓,可是我没看见狐祖的九尾。”

    夏轻盈所指照片上丘陵,确实很像是一头蜷缩在地上狐狸,狐头,狐身,甚至狐狸四爪都隐约可见,唯独缺少的就是狐尾。

    狐妈道“把所有照片都放大!”

    狐妈重新把照片看了一遍之后才说道“我明白了,狐尾不是丘陵而是水道。星宿海里的湖泊,水道并非是一成不变,而是在若干年不断的变化。”

    “如果在狐形山丘背后连上九条水道,不正是活灵活现的九尾狐?我觉得,很多年之前,肯定有相应的河流,或者水道存在。只不过,本该作为狐尾的河流,随着地质的变迁消失不见了而已。”

    狐妈不容置疑的说道“你们准备一下,马上出发去星宿海。”

    “等一下!”陈文抬手道“这一次的任务,我们志在必得,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得打开狐祖禁区。我派二十名特种兵配合你们行动。”

    从心里讲,我不想接受陈文的特种兵,毕竟没有配合过,磨合的过程很可能会出现伤亡,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

    我犹豫了半天,狐妈才说道“我觉得,你还是把人带上的话,这一次的任务仅凭你们几个显力量太过单薄。况且……”

    狐妈话音一顿道“我觉得,探神手方面,不可能猜不到狐祖禁地的消息。他们很可能会跟我们采取一样的办法,用精兵出击。你们很可能再次对上探神手。带上部队,对你们有好处。”

    我这才点头道“那好吧!但是我需要绝对指挥权。”

    “没有问题!”陈文一口答应了下来“这次还是按老办法,米糊带兵压制探神手的大队人马,你们出手探索神话禁区。”

    陈文话音一沉道“这次任务无论如何不能失败,哪怕是跟探神手彻底翻脸也在所不惜。你们准备一下马上出发。”

    等我和叶寻收拾好装备,二十名特种兵已经严阵以待,带队的人叫包若涵,名字听起来有些女性化,但是仅凭他流露出来的气质就足证明他是千里挑一的骁兵悍将,我总算稍稍放心了一点。

    包若涵似乎也不太愿意跟我搭腔,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带人上了飞机。

    飞机达到星宿海上空时,正好刚上阳光普照的天气,星宿海上的大小湖泊在阳光照耀之下犹如孔雀开屏,美不胜收,这就是有名的孔雀湖。

    可我却一点没有欣赏美景意思,人生大概就是如此,太过专注于某件事情,就错过无数的风景。等你想要停下来,去重新回忆自己错过的东西,要么是已经物是人非,要么就是再也想不起来自己错过了什么。

    我在神话禁区里一路拼杀,从没有真正停下来去看看身边的风景,就算是偶尔驻足,去看的也只是藏在风景之下玄机与杀机。

    就像现在,星宿海虽美,可我看到的却只有杀机。

    直升机带着我们再星宿海上空连续盘旋了几圈,夏轻盈才伸手向远处指了一下,那里就是照片中的狐形山丘。我转头看向叶寻,后者却对我摇了摇头,他意思大概是自己没看出什么不妥的地方。

    “先下去。”我向驾驶员打了个手势,直升机开始徐徐下降。

    我和叶寻跳落地面,与血滴子分散开来,围绕山丘寻找了几圈才再次会合。生轮回一见到我就摇了头“什么可以的线索都没有。”

    陶羽也说道“这里不像是有大墓。”陶羽虽然不是盗门中人,但是身为无鬼宗的弟子,对盗墓的事情多少也有些了解。她说没看见大墓,这里肯定就没墓葬的迹象。

    我沉声道“从汉代开始,就不断有水务官员在星宿海勘察水势,如果,狐祖墓葬那么容易被人发现,早就该公诸于世了。叶寻,你试试能不能找到墓葬的位置?”

    叶寻摇头道“这里的地势太过复杂,你让我再找找。”

    我也知道,寻找秘葬的事情急不得,很多东西不是你着急,他就能一蹴而就,总得慢慢梳理才行。

    我索性不再去打扰叶寻,自己一个人找了个地势较高的地方坐了下来,慢慢开始梳理整个“千古红颜”的脉络。

    “千古红颜”里有太多让我想不明白的事情,哪怕我已经知道,这个任务其实是探神手与青丘妖狐之间的一场博弈,也有让我难以理解之处。

    直到夏轻盈走过来,我才抬头道“你得到的传承里,有没有关于青丘和吴王阖闾的事情么?”

    夏轻盈答非所问的道“你怎么会对青丘秘辛感兴趣?”

    我沉声道“我总觉得,我们的任务找错了方向。我们……不,是我,我一开始是在追查千古红颜失踪之谜。结果因为吕四娘的传说闯进了雍正的泰陵,又被搅进了探神手与狐族之争。那个时候,我一直觉得千古红颜,其实就是狐族的后裔。直到我闯入了刑天禁区,才发现这是两码事。”

    夏轻盈笑道“你一开始的错觉是人之常情。毕竟,也有人传说杨玉环其实是狐狸精。人啊!自古就喜欢把红颜祸水和狐狸精联系在一起。其实,你仔细想想,真正祸乱天下的究竟是女人,还是男人?就能想明白很多绝色美人只不过是替罪羊罢了。”

    夏轻盈看见我脸色尴尬,才笑着说道“好了,不跟你讨论这个了。免得有人说我是勾引你的狐狸精。为了博取你的同情在给狐狸精张目。”

    夏轻盈话锋一转道“青丘跟吴王之间的恩怨,确实源自于九鼎。只不过,那是阖闾自己的想法,他觉得,青丘就是守卫九鼎的圣兽,九鼎肯定在我们手里。阖闾派吴国国师出兵征讨过青丘,虽然没有找到青丘古国,却让青丘损失惨重。青丘当然会不遗余力的报复对方。”

    夏轻盈喟然道“狐狸可是很记仇的动物,你惹到了它,除非它死,否则,就会无休止的报复。这就是阖闾跟青丘动手的真正原因。至于说,雍正和妖狐之间的恩怨。我就真的不清楚了。那个时候,已经没有正宗的狐族。青狐也没有给我相关的记忆。”

    我看向夏轻盈道“在你的记忆当中,禹王九鼎究竟跟青丘有没有关系?”

    “应该是没有。”夏轻盈道“狐族传承当中并没有关于九鼎记述,而且,我觉得青丘九尾好像还对九鼎有着不小的怨念。至于为什么,我并不清楚。”

    “明白了!”我从山坡上站起身道“狐族和九鼎之间这一段隐秘,才是所有人的目标,千古红颜反倒显得不重要了。”

    夏轻盈道“你打算放弃红颜之秘?”

    “不!”我摇头道“如果,给我机会,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揭开红颜之谜。这对我很重要。”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在刑天禁区当中研究过“千古红颜”的人就是“他们”。

    “他们”很可能是比探神手更为神秘的存在。

    我爸的失踪是在躲避“他们”而不是探神手。

    不管被人如何我都得解开红颜之秘。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