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七章星宿海

    我和夏轻盈正在说话时,包若涵走了过来“组长,附近发现可疑的人物。我们赶过去时,对方只留下了一张纸条。”

    我从包若涵手里接过纸条,那上面只写了两句话探神手已至山口。欲寻狐祖,先找狐心。纸条的落款上只留着一个交叉指甲划痕。

    跟过来陶羽仔细看了看纸条落款才说道“这是地门的标志,立地为证。意思是,这里已经有人在了,请无鬼宗的朋友行个方便。”

    铁情?

    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铁情。

    我轻轻弹动着纸条向夏轻盈问道“狐心应该在什么地方?”

    “如果按山丘的形状上看,狐心应该是在山丘右侧。”夏轻盈指着远处山丘道“但是,回叔他们用洛阳铲试验过了,那里没有墓葬的痕迹。”

    我眯着眼睛道“那狐首的位置呢?”

    自古以来就有“狐死首丘”的说法,传说狐狸如果死在了外面,一定会把头朝向它的洞穴,比喻不忘本,怀念故乡。也可以比喻怀念故国,思念家乡。

    夏轻盈道“从山丘的形状上看,那不是一只死狐狸,而是一只卧狐。而且,狐首的方向是在我们脚下,你在这里坐了这么久,难道就没发现什么异常。”

    我下意识往地上跺了两脚。

    我所在位置是一块巨大的山岩,这里根本就不适合修建墓葬“狐祖秘葬到底是在哪儿呢?”

    我自言自语的看向了叶寻,却看见那个家伙一直都在仰头看天“你看什么?  狐祖把自己弄天上去啦?”

    叶寻仰着头看向天空道“我一直觉得狐祖秘葬跟心月狐有关。心月狐是青龙星象的核心。如果把星宿海看成一条龙脉的话,我觉得龙心的位置才是狐祖秘葬所在。”

    叶寻拿着罗盘道“如果按照风水定位来说,那边那座湖就是青龙之心。”

    叶寻手指那座湖,小得不能再小了,远远看过去就像是打在了地上的一口井,但是湖水却极为清澈,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嵌在地上的宝石。

    星宿海地势狭长,但说是龙形又有些牵强。我赶到湖边皱着眉头看了好半天才说道“准备潜水设备,我下去看看!”

    “我们来!”生轮回叫过两名血滴子,让他们带上追踪器潜进了水里。

    包若涵手中的追踪器很快就显示出了数据“下潜七米……不对,水下范围很大,他们两个正在往不同方向移动……他们的还是继续下潜……通知他们两个停下来,不能在下潜了。快点……”

    负责通讯的特种兵连续呼叫了几次才抬头道“失去联系了!”

    包若涵皱眉道“追踪器现实,他们还在下潜,已经达到水深二十米的程度了。我们的潜水设备不可能支持这个深度……他们两个怕是……”

    我伸头看向追踪器时,屏幕上的两个光点蓦然停止了闪动,包若涵的脸色微变道“追踪器损坏……他们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给吞掉了?”

    所有人的脸色随之一变,我沉声道“你确定是被吞掉了?”

    包若涵道“我们的追踪器抗压能力很强,不会轻易损毁。况且,那两个兄弟遇难之后,尸体还是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向下沉没,直到水下二十五米的地方才失去了信号。我怀疑,他们是被什么东西给拽到水下。而且,很有可能是我们未知的生物。”

    包若涵说没错,人在不借用潜水设备的情况下,通常只能下潜十米左右,专业潜水员也只能下潜十五米。

    凭借我们手头的潜水设备,两个血滴子不可能潜入二十五米以下的深水。

    按照他们下水的时间算,他们两个大概是在十五米左右就已经失去了联系。那时候,他们要么是陷入了昏迷,要么是已经死亡,就算尸体会继续下沉,也不可能不断加速。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是被什么东西给拽进了水底。

    我再次皱起了眉头“二十五米也未必是这座湖的极限深度啊!凭我们现在设备不可能潜进湖底,就算狐祖密藏在湖里,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我们没法潜入湖底,把水抽空更不现实,星宿海河流遍布,甚多湖泊都在水底相连,想要抽空一座湖,未必办不到,但是那得聚集多少人,多少机械作业才能达到目的?

    我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先找个地方隐蔽。等想到办法再说。”

    没有足够的人力和设备,我们只能暂时放弃探索湖泊的打算,在远离星宿海中心的地方扎起了帐篷。

    我把大队人马留在了营地,自己带叶寻,夏轻盈藏到了狐山附近。

    不久之后,探神手的人马就从山口之外陆续赶了上来,对方沿着狐山搜索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重新向那座我们探索的湖泊靠近。

    看样子探神手和我们推测的结果一样,都认为那座湖泊才是开启狐祖秘葬的关键。

    我拿着望远镜道“陶羽,你看那边,就是魑魅双骄边上那个人是谁?”

    探神手方面带队的人分明不是魑魅双骄,而是她们身边那个穿着一身迷彩的人,陶羽看了一会儿才说道“看样子有点像是秦白衣。我估计不可能是她。她轻易不会出阵。”

    “秦白衣?”我也是微微一愣“你确定,你没看错?”

    陶羽道“就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没看错,才不敢随便确认。”

    秦白衣是无名宗长老,身份非同一般。她的可怕之处不仅仅在其本身,更因为她有一个让探神江湖谈之色变的亲生姐姐名列探神五绝之一的“红颜枭雄”秦红妆。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下有点麻烦了。碰上秦白衣,我还不怕。我怕的是真要把她弄死了,得怎么对付她姐姐秦红妆,探神五绝可是连狐妈都不愿意招惹的人物。

    我正和陶羽说话的当口,探神手中已经有人穿上了潜水设备跳进了湖里。

    我身边的包若涵冷笑道“在身上栓根线能干什么?简直不知所谓。”

    探神手没有我们那么先进的设备,他们用来计算水深的东西,就是带着刻度的线轴,探神手把鱼线一头拴在身上潜水,上面负责接应的人就是靠线轴上刻度计算同伴下潜的距离。

    没过一会儿,被一个探神手举在手里线轴就忽然失去了控制,疯狂转动了起来,卷在线轴上的蓦然绷成了一条直线之后,啪的一下断成了两截。

    秦白衣非但没有震惊,反倒兴奋的说了一句什么,我不由得自言自语的说道“她在说什么?”

    包若涵道“她说,我们找对地方了。”

    包若涵应该是会唇语“她说,让手下准备炸药,要炸断狐山后面的水道。”

    “炸断水道?”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儿,包若涵就继续说道“那边的双胞胎也在这么问,秦白衣说了,神话中九尾狐的法力全都在尾巴上,断其九尾,就会法力全失,变成普通的狐狸。狐山后面水道就是狐尾,只要炸断水道,一切就都能迎刃而解。”

    “我怎么没想到?”我自言自语之间,秦白衣已经带着大队人马绕过狐山,摸向狐山背后河道。我也快速离开了藏身的地方,绕向更容易观察对方动向地方。

    我这边刚刚找到观察点,秦白衣的人马就已经集中到狐山背后,有人在山壁凿出了一个窟窿,不断向里面装入,叶寻低声道“他们炸错地方了。那里是山,不是水。秦白衣太专注于神话,忘了现实。”

    我明白叶寻的意思了,他是说在神话里,九尾狐的法力全都集中在尾巴上,这样装药无可厚非;在现实里,他们应该是炸断河道,逼河水改流,阻止有水继续流进那座湖泊,然后再炸开湖泊一边,利用地势将湖水排掉一部分,这样就足够探神手下水了。

    可是,秦白衣这样装药,不是等于在炸狐狸的屁股么?

    秦白衣身为探神手中佼佼者,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我正在疑惑之间,远处已经传来一声惊天版动地巨响,硝烟烈火翻滚升空,成片碎石轰然滚落,狐山背后被探神手硬生生掘开了一座巨坑。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狐山就像是一条被斩断了尾巴的巨狐,孤零零趴在残阳当中。断开的河水虽然还在巨狐身后流淌,可以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巨狐流出的鲜血。

    鲜血?

    这个词刚从我脑袋里冒出,我就看见星宿海大小湖泊开始在残阳下变得殷红如血,尤其是围绕在狐山附近水道几乎变成了刺眼的暗红,原本还像是守卫着某种事物的狐山,在短短的片刻之间就变成了一条躺在了血泊当中的死狐狸。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作用,我竟然在飘散的硝烟当中闻到了血腥。

    我正在皱眉之间,叶寻的脸色已经变了“欢子,你闻到血腥味没有?”

    “你也闻到了?”原来那不是我的错觉。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