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八章狐殿

    我骇然看向狐山的方向时,竟然看见代表着狐首的丘陵正在慢慢转动,不对,不只是狐首,是整座狐山都在转动。

    “狐……狐山是活的?”包若涵震惊得目瞪口呆,连话都说不利索。

    陶羽低声道“我明白了,狐山是一座大型机关?它一开始不动,是因为狐山背后的水道在地表下面形成了暗河,难以想象的水流通过河道卡住了狐山下面的机会中枢,让狐山保持着平衡。一旦炸断了某个节点,就等于打破了狐山下面的平衡,狐山自然会随之转动。”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包若涵结结巴巴的道“这真是人力能做到的事情么?”

    “别说话!”我向包若涵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之后,原本还在旋转的狐山却已经停了下来,狐首位置对准了我和夏轻盈聊天时所在那座山丘。

    “狐死首丘!”我忍不住说出了四个字时,足有数米高的巨岩竟然从下向上的炸起是渔网似的裂痕,大大小小的石皮犹如风中暴雪,从山体上飞落而下,原本近似半圆形巨岩,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岩石中心消减。

    仅仅几分钟之后,那座巨岩就变成了一座矗立在石屑当中的立方形石块。

    “那是棺材?”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暗红色的岩石实在太像红木棺材。

    夏轻盈低声道“别急,还没结束,你再等等看?”

    那块方形巨石果然还没停止变形,还在轰隆巨响当中不断开裂。只不过,这次炸裂不是整体崩塌,而是在局部上慢慢的炸出大大小小空洞。

    乍见之间,就像是一尊无形的魔神,一手持着巨锤,一手握着铁凿,在石块上慢慢开凿着门窗。没过多久,石块正面就呈现出了大门的形状。

    宫殿?

    我敢确定,我看到的就是一座正在不断成形的宫殿。

    古今中外的宫殿都是越接近于现代,修筑得越为恢宏,美观,越是古老的宫殿结构则越为简单。上古的宫殿,实际上跟现代大型仓库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是座宽敞而空旷的建筑而已。

    那座不断从巨岩中分裂出来大殿,正是这种结构,四根圆柱之后就是黑暗深邃的空间,就算我拿着望远镜也一样看不清大殿中的情形。

    我低声向夏轻盈问道“你对那座大殿有印象么?”

    夏轻盈的脸色显得异常苍白“没……没有……我觉得……那座宫殿很可怕,那里……那里有好多的冤魂……他们在哭?”

    我侧着耳朵听了好一会儿,却什么声音都没听见。

    我耳朵比夏轻盈好使,她能听见的东西,我没有理由听不见,除非那哭声是来自夏轻盈灵魂的深处,来自于狐族的传承。

    我轻轻握住夏轻盈的手“别怕!”

    夏轻盈原本还在颤动身躯,总算是平静了不少,但是仍旧没有摆脱那种来自灵魂中的战栗。

    我和夏轻盈正在说话时,包若涵忽然低声道“那个秦白衣说话了,她说要布置什么结界,等到把大殿里面清理干净再进去。”

    我看向山下时,秦白衣带领的探神手已经从背包里拿出可以连接的插杆,以五米为间距在大殿四周围绕了一圈之后,又用吊着铜铃的红绳在插杆之间横拦了三道,在大殿外围拉起了一道看上去毫无防御力可言的屏障。

    “他们在干什么?”我看向叶寻道“这些人不会真是在做什么结界吧?”

    叶寻还没开口,陶羽已经说道“你仔细看那些探神手的服饰,他们都是无名宗的正式弟子。无名宗是纯正的道门传人,最善于使用阵法和道术,他们大概是布置什么阵法?”

    我差异道“无名宗不全都是女人么?”

    “不对!”陶羽道“你没跟无名宗正式打过交道,实际上无名宗有七成以上弟子是男性。但是无名宗的高层当中,女性的人数却占了九成。这也是无名宗最为奇怪的地方。”

    我微微点头之间,叶寻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才是真正的探神手。”

    “我们以前遇上的探神手清风,全都是依靠武功和经验,强行突破神话禁区,就算有人使用秘术,也仅仅是边边角角的东西。无名宗动用的才是真正的道术。”

    探神手!

    探神秘术?

    陈文一直没法彻底清理探神手的最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掌握着探神秘术。有些禁区只有真正的探神手才有资格触碰,并不是仅凭武力就能可以通关探神。

    我眯起了眼睛道“叶寻,你说世上真有鬼魂和道术么?”

    叶寻低声道“鬼魂和道术,其实都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解释。比如,刑天禁区里的狐族意念,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就是鬼魂,还有我们的结义大哥耶律德光,也是最好例子。”

    “世上既然有意念的存在,就有打散意念的办法,就像是无名宗现在布置的镇魂铃。”

    叶寻顿了一下道“我不知道科学上应该怎么解释这种现象,所以我也没办法给你解释的太多。我只能说,所谓的鬼魂杀人,多数都是被害者,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

    我和叶寻正在说话的当口,无名宗已经完成了大殿外面的阵法,秦白衣沉默了半晌再次挥手,又让无名宗弟子重新把阵法加固了一遍,直到她觉得万无一失,才指挥着无名宗的列成了一座半月形在军阵,用重弩守住了大殿的正门。

    “要开始了!”叶寻屏住了呼吸之间,五宗后卫弟子同时取出了三十六面圆形铜镜,将镜面对准大殿大门之后,又用手电向镜子上照了过去。

    “照妖镜么?”我忍不住冷笑之间,手电黄色的光束经过镜面的反射,化成了青白色的冷芒,汇聚在一处照向大殿中心。

    我赶紧压低了身形,尽我所能的看向了大殿,可我看到的,却只有翻腾滚动的黑雾。

    镜中冷光就像是惊醒了沉睡了无数岁月的妖王,从他睁眼的一刻,被收敛的妖气就在瞬间汹涌爆发,从他沉睡地宫当中冲向人间,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还没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像是江河决堤般的黑雾就冲出门外,在大殿跟前拔地而起,乍看之下就像是鬼神之力在星宿海上掀起了滔天巨浪。

    漆黑烟雾犹如不断向空中拔起的高墙,以冲天之势节节攀升,终于在达到顶峰瞬间轰然颓落,以江河倒冲之形,万马奔腾之势,向远处的法阵奔涌而去。

    眨眼之后,滚动的妖气就与法阵撞在了一处,长达数十米的红绳震荡如弦,成百上千只铜铃也在黑雾当中齐声狂震,红光暴起。

    一瞬,仅仅是在一瞬之后,潜藏在妖雾当中的红光就连成熊熊烈焰,狂炽天宇。

    黑,红两种颜色在即将降临的夜幕当中此消彼长之间,半座星宿海也在怪异的光影当中不断转换着色彩,原本清澈见底的湖泊当中慢慢浮现出了各种妖异光影,天女漫舞,妖魔狂啸,飞禽展翅,异兽奔涌的影像在湖面之下交相轮转,几欲破水而出。

    原本还显得兵强马壮的探神手,仅仅是在片刻之间,就被无数光影包围其中,像是一只无援孤军死死守着那座烈焰翻滚的法阵。

    我低声道“叶寻,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我怎么觉得水里全是精怪。”

    叶寻沉声道“你没看错!那些光影全是真的,只不过,他们好像是被困在湖里出不来了。”

    我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冷汗叶寻不会在说胡话吧?如果真像他所说的那样,我们不是等于一头扎进了全是妖怪的地域里了。

    我还没来得及去问他别的什么,就听见法阵连天炸响。

    大殿外面的第一道法阵,正好以大殿正门为中心,向左右两边暴起一团火光之后,一团接着一团的烈火就接连不断的向远处炸裂而去,光团连缀而成的火龙。仅仅展现了一次它应有的狰狞,就在妖气的狂压之下消失了大半。

    从大殿中冲出妖气虽然已经减弱了多半,却仍旧张狂肆意的冲向了,看上去已经风雨飘摇,随时可能崩溃的第二道法阵。

    同样的铃声,同样的火光,同样的咆哮在星宿海中再次翻起时,秦白衣随之扬起手臂,狠狠向下一挥,一直手持铜镜不言不动的探神手,忽然间调转镜面各自将镜中青芒照向妖雾当中。

    铜镜中打出的光芒还没穿透迷雾,就被什么东西阻在了中途。

    仅仅眨眼之后,我就看见妖气当中浮现出了数十道身上宽下窄,头生尖耳,高达两米的黑影。

    狐狸傀儡?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曾经在胜玉墓看到的那些半人半狐形状的机关傀儡。

    那时候,我虽然没跟那些傀儡正面交锋,却清清楚楚听见了它们差点撕碎钢板的声响。

    狐形傀儡的战力无法小觑,无名宗仅凭着百十号人,几十把弩就能挡住这些怪物?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