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四章脱险

    我没想到怪鱼力气会如此之大,对方显然也没想到我能绝地反击。

    我们双方虽然是在短时间之内,爆发出了前所有为的力道,可是谁也没法奈何对方半分。

    我正在发力之间,却忽然看见石缝外的水面上再次冒出了一道鱼鳍。对方来势之快几乎超出了我想象,甚至丝毫没有顾忌狭窄的石缝,双肩带着擦过石块的巨响,直奔我们身前冲击而来。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污水当中就钻出了一条满头红发人脸。

    对方与我先前所见到的那些怪鱼极为不同,不仅是因为他的头发已经换成血红颜色,他的五官也更接近于人体,尤其那双眼睛,似乎还闪动着属于人类的情绪。

    我仅仅是看清了对方相貌,赤发就压着与我僵持怪鱼向我眼前狂冲而至。

    我也在千钧一发之间骤然发力,想要把两条堆叠在一起的怪鱼一块掀向远处,可我没想到,赤发竟然在登上同伴的身躯之后双手同时一沉,把同伴生生压底了半分,自己压在同伴身上暴行半尺,张嘴咬向了我面门。

    我双手还在跟怪鱼僵持,根本没法反击,眼看着对方獠牙像是两把铁锥往我脸上狂冲而来,唯一能做的就是仰头向后,避其锋芒。

    下一步呢?

    下一步,我只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夏轻盈了。

    夏轻盈能将赤发一击毙命,我还能躲过一劫。如果,夏轻盈失手,我也只能等着赤发利齿穿透自己的咽喉了。

    电光火石之间,赤发的獠牙凶猛击落,可被他牙齿穿透却不是我的喉咙,而是那条怪鱼头顶。

    我看着赤发的獠牙像是扎进馒头里两只筷子,蓦然没入怪鱼头顶之间,赤发看向我的眼神当中也带起了一丝笑意。

    他在笑?

    我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去看赤发,而是侧头看向了自己身后的夏轻盈。

    夏轻盈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双手抱在我胸前,将下巴压着我的肩膀上,双目灵光流动的看向了赤发。

    难怪赤发会忽然停下来去,夏轻盈的狐族秘术果然成功了。

    我刚刚松了口气,赤发就顺着怪鱼的尸体滑进了水里,从后面抓住怪物的尾巴,把它拽出了洞外。赤发离去不久鱼群争抢尸体的声音就再度暴起。

    我试着靠向石缝边缘向外看去,却看见赤发远远的躲在鱼群之外,像是一个伺机而动的猎手,冷眼看向了争食尸体的同类。赤发的眼睑渐渐合拢之间,眼中杀意越来越浓。

    他想干什么?

    我正为赤发的举动疑惑之间,却看见对方悄无声息的潜进了水里。仅仅片刻之后,鱼群边缘上就飘起了一团血花,本来快要散去鱼群,猛然转头往鲜血飘起的方向狂扑而去,张口咬向一条受了伤的怪鱼。

    那一瞬间,我分明看见有两条怪鱼互相纠缠在一起,齿爪并用着向对方身躯撕扯而去,成片飞溅的血肉让四周鱼群瞬间发狂,嘶声尖叫着加入了战团,原本还纠缠在一起的两条怪鱼,马上在同伴攻击之下,松开了双爪,发疯似的杀向来敌。

    仅仅片刻,就有五六条怪鱼被他俩抓开了皮肉,鱼群又把那几个受伤的同伴当做了目标。

    没过多久,殷红的血花就一团接着一团从水底翻涌而起,半座水牢都被染上了刺眼的猩红,所有怪鱼都在血腥的刺激下陷入了疯狂当中,不分左右的杀向身边的同伴。

    再过片刻,染血的鱼鳞就撒遍了水牢,扎堆厮杀的鱼群,也向四周分散开来,从南到北的打成了一片。

    照这样下去,混战的鱼群早晚重新聚集到石缝附近,等他们再杀进来,说不定又是一场血战。

    我将手摸向马格南的当口,赤发忽然从石缝跟前冒了出来,背对着我退进了石缝当中。

    我莫名其妙的给他让出了一块空间之后,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赤发用手卡着石缝两边,从水里露出了半个身子,把尾巴放在自己身前,每当血水漂来,他就晃动一下尾巴把涌来的鲜血再给荡出石缝之外。

    赤发不让血腥流进石缝,远处厮杀的鱼群也似乎忘记了这边还有猎物,由始至终都在远处争相吞噬,再没往我们这边靠近半步。

    我大概看明白了,外面鱼群可能有几分鲨鱼的脾性,见不得血,一旦闻到血腥就会发狂攻击,不论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同伴。

    或许,他们不会去碰完好无缺的同类,但是同类一旦受伤,就会成为他们的食物。赤发正是利用这点让他们互相残杀。

    不久之后,外面杀声就变得越来越低,到了最后,外面就只剩下了四五道鱼鳍滑水声响。

    庞大的鱼群现在就只剩下这么一丁点了,可是能在这样疯狂的厮杀中活下来的,必定是其中王者,怕是没那么容易对付。

    我正要向前挪动,赤发却回过身来,用手比了一个手枪的样子,又向我勾了勾手。

    他要借我的马格南?

    我借给他,他会用吗?

    我不由得升起了一种荒谬的感觉,夏轻盈轻声道“把枪给他,打开保险就行。”

    我推开马格南的保险,把枪塞进是对方手里,赤发一猫腰钻进水里消失了踪影,外面很快就传来了马格南的声响和怪鱼的怒吼……

    赤发得手了!

    这就像是人打架一样,本来势均力敌的两个人,谁手里拿着家伙,谁就能占到便宜,现在拿家伙的恰恰就是赤发。

    我用眼睛瞄着外面,低声向夏轻盈问道“你怎么知道赤发会用枪?”

    “我教他的。”夏轻盈道“赤发虽然不能说话,但是我们可以用精神交流,青丘秘法可联通妖魔精怪,赤发刚才一直在跟我交流。有些事情,我还没来得及问,等它回来,我再慢慢问他……”

    夏轻盈说话之间,外面已经连续传来了几声枪响,刚才还在翻动的水声也终于沉默了下来,赤发在石缝的边缘伸出了一只手来,轻轻向我们勾了勾手掌,示意我们赶紧出去。

    我忍不住一皱眉头赤发为什么不进来?

    这个念头从脑海当中划过,我就看见赤发的手又使劲摆动了两下,他是在催促我们赶紧出去?

    我轻轻对夏轻盈打了个手势,自己先一步走向了出口,我刚从出口的地方迈出一只脚去,守在石壁边上的赤发忽然间甩动了一下尾巴,往我腿上横扫而来。刚才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赤发的手臂上,没想到,他会袭击我的双腿,当场被对方掀翻在了水里。

    我仰头摔进水里瞬间,赤发握着马格南的手掌也跟着逼进水中,枪管直奔我额头而来时,扳机勾动的声音也乍然而起,好在马格南的子弹已经被他完全打空,否则,我绝逃不过被一枪爆头的命运。

    我还没没来及起身,赤发就身躯僵直横在了水面上,我趁机跃水而出,才看见夏轻盈用长剑架住了赤发的脖子。

    我顺手夺回马格南,夏轻盈才冷声开口道“你为什么要杀王欢?”

    赤发的嘴里冒出一串音节,夏轻盈顿时涨红了脸色,气得胸口起伏“你混蛋?”

    我莫名其妙的看向夏轻盈时,原本被她逼住赤发却在瞬间抬掌挡开了夏轻盈的剑锋,转身钻进水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和夏轻盈连着水中转了两圈,直到确定了赤发已经遁走,才趟着污水往通道中走了过去。

    我们两个走出十多步之后,夏轻盈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就不问问我,赤发为什么会忽然反水?”

    我头也没回的说道“你想告诉我的时候自然会说,我用不着多问。”

    “他是在嫉妒你。”夏轻盈声音像是蚊子一样低的不能再低,要不是我练过耳功,还不一定能听见她说什么“赤发觉得……觉得你是我的情侣,所以……所以想杀了你,独占……”

    “噗嗤”我终于是没憋住笑意“那我还真是冤枉啊!要不咱俩有点什么吧?免得我做了冤死鬼,还没占着便宜。”

    “你讨不讨厌?”夏轻盈狠狠往我背上锤了一拳,我却感到一股杀意,在我斜下的方向蓦然而起,我猛然一个回身扣动了扳机,马格南的子弹呼啸入水之间,水下也跟着泛起了一股血花。

    我正要再补一枪,人字形的水波却已经飞速荡开到了几米之外那是赤发,他一直都跟在我们附近。

    就像夏轻盈说的那样,他出手是处于对我的嫉妒。

    刚才要不是因为我和夏轻盈“打情骂俏”没控制住杀气,也不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我刚才那一枪虽然没能要赤发的命,但也把他伤的不轻,短时间内,对方应该不会出现了。

    夏轻盈的脸色不由得一阵难看“王欢,我没想到会这样?”

    “没事儿!”我顺口问道“青丘妖狐的魅魂秘术,能让人死心塌地,你的秘术怎么不行?”

    夏轻盈咬着嘴唇道“其实,我也能做到。只是……只是,我不想让人因为秘术爱上我……”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