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五章涂山本体

    我眯起眼睛看向了青丘她果然更懂人心。

    我淡淡笑道“明明是你在找我合作,现在由你先开口问我要什么?青丘九尾未免让人小觑了吧?”

    青丘狐微笑道“你在地宫中向我发出信号寻找合作,怎么又成了我先找你了?”

    我跟涂山狐说准备坑杀秦白衣时,就已经做好了要跟涂山狐决裂的打算。

    青丘和涂山之间必伤其一。

    如果,让我在青丘和涂山之间选择一个人合作的话,我必定要选青丘。

    第一,涂山狐还没出手就已经输了半分,这场大战,她胜出的希望太小。

    第二,掠走了叶寻的人是青丘,不是涂山,如果我一直跟着涂山狐,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跟叶寻正面冲突。我不想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

    我一开始选择跟着涂山狐,只不过是方便寻找青丘而已。

    从青丘出现在地宫当中,我就在想怎么能在不被涂山发觉的情况下接触到青丘狐。

    我给涂山狐的计划看似完美,实际上却有着一个最大漏洞,那就是需要涂山狐不断掩饰我的行踪,逼疯秦白衣。

    涂山,青丘的实力不相上下,秦白衣本人的念力也非同小可,涂山狐在掩饰我的行踪时,还要想法戒备青丘,自然无法顾及她身边的夏轻盈。

    我跟涂山狐制定计划的时候,就悄悄给夏轻盈打过一次手势。

    仅仅是一次而已。

    我怕暗示太多,会引起涂山狐的怀疑。

    如果,夏轻盈能看明白我的意思,我的计划自然会顺利进行。如果,她看不懂,那我就是死路一条。

    我和夏轻盈合作以来,她一直都明白我的意思,也知道,我惯于赌命,我有九成把握赌赢这一场。

    夏轻盈果然做到了,她比我更容易找到青丘狐的意志,只要她能给青丘一点提示,就足够对方明白我的意图了。

    青丘狐敲着脑袋道“我想想,我想想……那只小狐狸是怎么说的来着,对了,她说你想单独见我?”

    这应该是夏轻盈的原话。

    念力强大的人也十分敏感,哪怕是夏轻盈露出一丁点的杀意,都可能被涂山狐感知。她只能告诉青丘我想找他单独谈谈。

    我平静笑道“青丘,当着明人不说暗话,你在鸟舍当中骗我来找涂山,是因为你觉得涂山应该把自己的本体留在了某个地方?而你需要有人去找对方的本体吧!”

    青丘狐眼含秋波的向我看过来道“你找到涂山本体所在了?”

    “八成希望!”我说出来四个字之后,马上把枪对准了自己脑袋“你最好别用媚术,我扣扳机的时间还是有的。”

    “哈哈……”青丘狐失笑道“可我没打算去找涂山的本体啊!”

    “对!”我点头道“你装成那只年老的美人鹰,只是想告诉我几件事而已。”

    “第一件事是你故意告诉我涂山狐残忍好杀,最好不要跟他走得太近。”

    “你告诉我第二件事是,涂山特别喜欢窥探别人的想法,在她面前没什么秘密可言。跟她合作的结果只能是吃亏。”

    “至于第三件事儿么?”我露出了一丝冷笑道“你是想在我心里埋一根钉子。”

    “你故意告诉我,王战来过九尾秘境。又故意让我觉得九尾狐对王战逃离秘境的事情耿耿于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想着报复。”

    我的眼中泛起了怒意“我在涂山面前没有秘密可言。所以,我不敢去旁敲侧击去问王战的去向。但是我不问,心里又像是扎了根刺。早晚都因此爆发。就算我不去找你,你也会找我对么?”

    九尾狐轻轻鼓掌道“比起夏轻盈,你更像是一只狐狸。你继续往下说。”

    我沉声道“我在你的意料之中见到了涂山。而后的事情,也一样在你预料之下。你甚至能估算出,我们大致会走哪个方向。所以提前用假王欢引来了秦白衣。”

    我紧盯着青丘狐道“秦白衣与其说是死在了我的手里,倒不如说是死在了你的手里。我说的对么?”

    “精彩!十分精彩!”青丘狐鼓掌道“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青丘狐反问道“我也想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你怎么发现那只美人鹰是我?第二,你为什么不觉得复制出假王欢的人是涂山。”

    我淡淡说道“你太在意自己的样子了。如果,你不演那一出,吸食变幻容貌的戏码,我真不会怀疑你的身份。”

    “可惜自诩美艳绝世的青丘九尾狐,无法忍受须臾的丑陋,只好想出了一个漏洞百出的办法,展现自己的魅力。”

    九尾狐好笑道“就凭这一点?”

    “一个被囚禁了无数岁月的人,会在意自己的容貌?甚至在饥不择食的情况下,都不让自己脸上沾染血迹?”我反问道“有了这些怀疑,还需要更多的理由么?”

    青丘狐抿着嘴点头道“这确实是我的疏忽。第二个问题呢?”

    我沉声道“涂山狐的确是在密室当中取走了我们的血液。如果,他有复制我们所有人的办法,第一次与我见面时肯定不会仅仅复制一个人出来。”

    “把自己的意识全部沉落到一个人身上,对她而言绝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一下复制四个人出来。反而会更好一些,至少便于隐藏她的主要意志。”

    “可是,在秦白衣的俘虏当中,可不仅仅是我自己的复制体,你不觉得奇怪吗?”

    青丘忍不住摇头道“涂山还是把什么都想得太简单了。他觉得自己能看穿别人的想法,就会天下无敌。其实,她栽就栽在了这份依仗上。算了,不说这些。”

    青丘把话锋一转道“涂山总想着跟我比个高下,我能做的事情,她也在做。可惜,他所做的事情,却没一件能比得上我。就像是复制人体一样,她其实并没掌握其中的关键啊!”

    青丘忍不住喟然叹息。

    我趁着青丘停下来的时候说道“你从哪儿找到我们的血?”

    青丘很快就恢复了原先狡黠的模样“当然是跟你想的一样,从我后裔的手中拿到了你们的血液样本。只不过,我拿到血液太少,只够复制两个王欢出来。”

    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你联系上青丘妖狐了?据我所知,青丘一脉也是一群复制体吧?”

    青丘狐笑道“那有什么关系呢?我当年用十分之一的血脉创造了青丘一族,他们无论繁衍多少代,身上都会有我的血脉。哪怕九尾血脉再怎么稀薄,只要有一丁点在,也一样会受命于我这个始祖。”

    青丘狐道“当年,我一时不查,才让人钻了空子,带走了青丘一族。等到她们再次出现的时候,我发现她们身上的九尾狐血脉,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浓郁了几分。我自然也就没再去理会她们,让她们自由发展不是更好么?”

    她在放养青丘妖狐!

    这个念头从我脑中一闪而过。

    青丘狐继续说道“一开始,我对跟你合作一直保持着怀疑的态度,现在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这里最适合合作的人就是你。”

    青丘狐声音一顿道“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找到涂山的本体。完完整整的把她的本体带出来。”

    青丘狐看向我双眼“你的朋友,我都可以放回去给你。包括被我后裔控制的吕以非。除此之外,我还会送你一件,你意想不到的大礼。”

    我缓缓摇头道“我对你的大礼不敢兴趣,我只要,我的朋友平安无事。”

    按理我应该说上两句场面话,给青丘狐一些警告。

    可是话到嘴边,我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这不是因为我被青丘狐的美貌迷惑,不忍伤害对方才不想放狠,而是我实在不好意思说什么狠话。我在九尾狐面前只不过是个小孩儿,我想什么,做什么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再逞凶放狠,也只不过是徒增笑料罢了。

    青丘狐从跟我说话以来,第一次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我给你东西,你不想要也得要。这件事,由不得你。”

    我皱眉反问道“我能问一下,你的理由么?”

    青丘狐理所当然的说道“只有你拿了我的东西,才会觉得欠了我的人情。你这个人最不喜欢欠人家的情,一旦欠下了什么,捏着鼻子也会还上,除非……”

    青丘狐一顿道“除非,我让你反感到连人情都想去还的程度。聪明的女人,只会让男人觉得越欠越多,永远都还不完她情债,这样一来,他到死都会记得你。”

    “只有愚蠢的女人,才会一次又一次去触碰男人底线。不断的去试探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位置,让人越来越厌烦,直到连话都不像跟她多说一句为止。”

    青丘狐笑道“你觉得,我是一个蠢到家的女人么?”

    这番话如果换一个人说出来,我肯定会反唇相讥。但是从青丘狐的嘴里说出来,我却有种深以为然的感觉。

    青丘狐笑道“好了,将来有空我们再聊这些事情,或者让我家的那只小狐狸跟你聊也可以,你不是挺喜欢她么?”

    青丘狐见我脸色微沉赶紧岔开了话题“你想去哪儿?”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