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飞鸽把信传

    哪里是她思念齐斌,分明就是娘亲爱子心切。

    说实话,齐琴心中并不喜欢齐斌。

    儿时家境不好,她和大哥不是努力读书,就是努力干活。

    而齐斌,仗着娘亲的喜爱,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如果说以齐老太太自私的性格,对于齐宣和齐琴的疼爱夹杂着未来子女奉养的心思,那么她对于齐斌则是完全无思的母爱。

    只要她有一口粥喝,绝不会让齐斌喝水。

    “来,琴儿你快些写,为娘给你磨墨?”想到齐斌就要到来,还有自己新出生的孙儿,齐老太太心中越发开心。

    “娘亲折煞孩儿了。小蝶,来帮我磨墨。”齐琴看着齐老太太这样,又想起儿时她无缘由的偏心。

    齐琴唤来屋外伺候的小蝶,只想快点写完家书,打发了她回铭慈堂。

    齐琴到底是有些才气的,片刻的功夫,一封家书便写好了,一手的绢花小楷,很是清秀。

    “娘亲可还满意。”齐琴将家书交于齐老太太。

    “满意,满意。”看到这封家书,齐老太太仿佛看到了即将到来的齐斌。

    开心的合不拢嘴,让齐琴一阵气闷,她一直想不通,都是肚子里掉下来的肉,为何娘亲偏心的如此明显。

    “娘亲满意就好,女儿近日有些不适,娘亲要是没有别的事,早些回铭慈堂内休息吧。”

    齐琴说到,开始下逐客令。

    “好,那你好生休息,娘亲有空再来看你。”

    齐老太太也听出来了齐琴的不喜,既然事情已经办妥,她便不用在迎春阁多做停留,早点把家书寄出才是正事。

    只是她没有想到,一向乖巧的女儿,慢慢与自己离心了不说,还越来越放肆了。

    在想到同样越来越放肆的齐宣,齐老太太只觉得自己养了一对白眼狼。

    不孝子,齐老太太在心中想到,就是因为他们不肯站在自己身边,才让姜氏做大,自己在府里的日子才日益难过。

    还好,斌儿快来了,他是个真心心疼娘亲的孩子。

    看着齐老太太的样子,齐琴越发心寒,若齐斌来府之后,娘亲心中自然是没有了自己的位置。

    又想到前几日发火的齐宣,自觉的自己在齐府的日子越发不稳。

    思虑片刻,便提笔,写了字条。

    趁着天色已黑,齐琴撇来了小蝶,独自一人在齐府寻了个偏僻的地。

    放了一只白鸽,结束后,又偷偷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

    齐府,汀兰苑

    整个房内弥漫着一股药材的香气。

    已经卸下装扮的姜姝一袭长发披肩,穿着一身简单的云锦寝衣,左手拿着医书,右手拿着药材一株一株的闻,仔细的辨别着药材的好坏。

    “小姐,喝茶,您都对着这些药材一晚上了,仔细伤了眼睛。”白檀为姜姝换下了已经放凉的茶盏。

    “是啊,小姐,你早点休息吧,老爷让他随行的小厮齐方来传话了,这几日老爷公务繁忙,就睡在书房了。”白素说道。

    听到这两个丫头的关心,姜姝对着白檀和白素笑了笑,说道:“我不累,夜已经深了,你们下去休息吧。“

    “小姐还不歇息吗?”白檀问到。

    “我医书正看到兴头上,还不倦,你们退下休息吧。”姜姝说道。

    “是。”

    白檀和白素知道,姜姝素来爱读书,如果哪本书看到兴头上,不喜人打扰,一夜不睡也是有的。

    于是二人便退下,正当白檀为姜姝关上房门之时,墨翠手里拿着一只白鸽来到了汀兰苑。

    “小姐睡下了吗?”墨翠问到。

    “还没呢,在看书。”白檀答道。

    “墨翠,你这么晚了,拿只白鸽干什么,老爷歇在书房,小姐今晚不炖汤。”白素问到。

    ”炖什么汤,我有事向小姐禀报。“

    墨翠眉头微皱的看着白素,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眼盲,看不穿齐宣这个渣男的虚情假意。

    说罢,墨翠便推门,走进姜姝房内

    “凶什么凶,我不就是随口一问,不就是仗着小姐倚重她吗,摆什么架子。”

    墨翠的话让白素一阵吃瘪,心下不喜,在白檀墨翠没有来到齐府之前,她是姜姝最信任的丫鬟。

    而这些日子,因为白檀和墨翠的到来,白素渐渐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了。

    白檀还好说,本就是在姜府就伺候小姐的,如今不过是与她按照姜府的习惯重新分工罢了。

    而墨翠因为身手的问题,越发受到姜姝的倚重,很多时候姜姝就单独带她一个人出门。

    这些场景白素看在眼里,也是有些吃味的。

    “白素,你别生气,墨翠她说话一向这么直来直往的,她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白檀安慰白素说道。

    “你个呆头鹅,每日就知道研究钗环首饰,吃喝用度,也不知道多多揣摩小姐心意。”白素看着白檀安静的模样,怒其不争。

    “哪天墨翠在小姐心里越过了咱两你也不知道。”白素说着,用指尖点了点白檀的额头。

    “我就是照看小姐这些的,每日里自然是要好好研究,让小姐生活舒心。墨翠挺好的,每日带着我们习武,我觉得我的身体现在都强健了许多。我们从小与小姐一起长大,这情分,小姐不会忘记的。”

    白檀摸了摸额头劝着白素,她力气可真大,好疼啊,别留下红印了。

    “算啦,话不投机半句多。你留下值夜吧,我出去走走。“白素说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不说了。

    “夜里凉,你多穿件衣裳。”白檀说道。

    …………

    而屋内,姜姝看着墨翠拿着一只白鸽进屋,便放下了医书。

    如若无事,墨翠是不会再夜里打扰自己的。

    “这是哪个府的信鸽?”姜姝看着白鸽腿上的信筒问到。

    “回小姐,鸽子是蒋府的,但是确是从齐府放出去的。我手下的暗卫截下之后便送了过来,等小姐的命令行事。”墨翠说道。

    “这是鸽子身上带着的信。”

    姜姝接过墨翠递来的字条。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思君甚浓,何期再见。”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