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如烟 曼云

    “咚、咚、咚、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在寒夜里传的很远,惊起了两只雪鸟,扑簌簌振翅远飞,也惊醒了梦中的赵影落,这一觉他睡得特别香甜。

    ”兄弟,快开门。“听到院内有了动静,宇文朔月在门外急切的喊道。

    ”来了。“赵影落打着哈欠推开了门。门外立着半个雪人,眉眼之间依稀能够辩出是自己的好友——宇文朔月。风停了,外面不知何时又飘起了鹅毛大雪。门内哈欠连天的赵影落披风拽地,已为院中积雪挞湿了大片,他的身子还冻的发抖,脸上的表情是疑惑中带了狼狈。

    ”快进来吧,外面冷。“赵影落紧了紧身上的披风道。

    ”不进去了,现在跟我走,有急事。咱边走边说。“拉起赵影落,宇文朔月就要走。

    ”等我回去穿件棉衣,快冻死了。“没有回应自己的兄弟,赵影落转身快步往院内走去。

    ”呃,对了,我差点儿忘了。炼器室的门你没落锁吧?我进去拿点儿东西。“说着话,宇文朔月也进门走向了炼器室的方向。

    一刻钟后,两人坐在了巨人巷中的一家彻夜经营的饭馆里。赵影落面前的茶碗已经续了两次水,年关将至又兼是雪夜的凌晨,此间的客人只有寥寥的几桌。在招呼完这两位以后,店伙又去柜台后面打起了瞌睡。

    ”本来想让你多睡会儿,可我着实是难以成寐。听家父说,明天一早冷总管就要带着如烟回南骞大陆了,近几年可能也不会再回来。“环顾一周,见没有人关注他们这边,宇文朔月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闻言,赵影落失声喊了出来。周围几桌客人有意无意地循声往这边瞟来,强压着情绪喝了口茶,轻声咳嗽了两下,他当即问道:”需要我怎么做?说吧。“

    宇文朔月变戏法一般的从怀里掏出两个小盒子,逐一打开之后,赵影落当即认出左边黑色玉盒里放的是两颗敛气丹,绕缠其上的几条丹纹俱是蠕动欲出,这说明此两颗丹药一定是出自丹道大宗师之手,盖是因为丹纹逾多,说明成丹效果越好。似此两颗丹药等闲是难以练成的。吞服它们之人或是在短时间内,能够暂时躲过还丹期大能之士的神识感知也说不定。区区二品中阶的丹药都能够劳烦大宗师出手,可见宇文世家对朔月的看重与培养。

    另一个盒子里放的是一张兽皮图纸,古老但考究,上面密集的做了些标记,不知为何墨迹却是未干,几处模糊勉力可辨,几处错误或是因为心急这才造成了涂改。

    及至赵影落看完图纸,宇文朔月低声道:”浮翠园本是我们家的祖产,临时借给你们商行的贵客居住,我能有彼处的图纸,也并不奇怪,其中有几处改动是我新自找人添上的,没有影响你的判断吧?我想着你能够以土遁之术带上我按此图掘进,在避开几处重要禁制以后,或许可以赶在天亮之前见上如烟一面。“

    看着宇文朔月年轻、坚毅的脸庞,赵影落纵是有几分顾虑,但还是爽快的拉起好友出了饭馆的门,消失在了这清冷的寒夜里。

    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是,饭馆侧门处有一团黑影慢慢的浮现而出,有意无意的在凝望着其二人消失的方向。”多情自古伤别离。“随着一声轻叹,黑影重又融入夜色,只有冷风送来的只言片语,证明他仿似存在过。

    尽管已经做了准备,可两人土遁掘进的速度依旧很慢。整个浮翠园院落的地下为禁制所加固处坚逾精钢,因着建筑格局的需要,纵是那些未被加固处,也并不如预期那么简单。破开了一处乱石堆之后,赵影落抹了把额角的汗水,就要敛起土黄色的遁光歇息一二,可转眼却是对上了朔月那急切的目光,于是这个念头便被他自己打消了。

    位于双月西城的浮翠园是一处典型的花园式建筑群落,青砖黛瓦、灰墙斗檐,掩映在扶疏的花木后,骈立于清隽的假山旁。如烟独自居住的三层小楼位于庭院深处的一泓碧蓝色湖水旁,该楼唤作“暖阁”。雪夜的凌晨本该惬意的躺在暖和的被窝里卧听风吹、雪落,而此刻做为伟栋商行的三大东主之一的冷家的大总管——冷烈,此刻却是伫立在暖阁的门口,几欲变成雪人。

    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雪立中宵。

    十数里之外的那处小四合院中,赵影落卧房里,此刻一个窈窕的女子在往火炉里添了几块木柴以后,便轻盈的钻进了他那犹自温热的被窝里。

    暖阁内,如烟正叠膝瞑目的坐在自己的瑶床上,于周身土黄色光华大放的,在修炼着什么不知名的功法、密术。但见她黛眉微蹙,间或翕动的鼻翼两侧依稀挂着细密的汗珠儿,显然是行功到了关键时刻。

    随着一声清越、激昂的长啸,此女缓缓的睁开了眼眸,那翻涌在其左近的土黄色光华,则是如同长鲸吸水般的尽数没入她的体内,登时便不见了踪影。

    剪水双瞳变得浩如烟海,明朗中透着沧桑,整个人的气势冲天而起,其道行境界竟是突破至了修仙炼道之人所梦寐以求的未济期之境。整个人的模样也发生了很大的改观,如果宇文朔月当面,一定会认出此女赧然是名震川海大陆的三大老牌既济期强者之一的冷曼云。

    那声长啸过后,双月城宇文府邸深处,一个正盘膝苦修于密室之中的瘦小老者堪堪睁开了双眼,但闻他喃喃地道:“莫不是她到了?”小四合院里,那个窈窕女子则是蹙眉翻了个身以后,继续沉沉地睡去了。

    “恭喜老祖轮回功法再进,我们冷家一统川海大陆的日子或是指日可待了。”甫一入得此女的闺房,向来沉稳如冷烈却是激动的说道。

    挥了挥手,冷曼云打断了他,示意隔墙有耳。

    好了,此间之事已了,鞍前马后这如许年,你也辛苦了。走吧,这便回转南骞大陆,去接手连沼寨的一应事务。这里是本尊的一些修炼心得。“说着话,冷曼云把一枚玉简抛向冷烈。后者接过玉简的手此刻正颤抖的厉害,他强自压下心头的激动、狂喜,在对着冷曼云的背影跪地磕了三个响头之后,便即推门而出,少时便消失在了雪夜里。

    冷曼云活动了一下身体,以适应一下这久违的力量。推窗而开,刚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突然被别人从后面抱住,这种感觉熟悉而陌生。

    ”如烟,怎么,怎么办?“语无伦次的宇文朔月把脸埋在她的后背上,泪湿了她的衣衫。

    晚半步进房的赵影落,感受到一股滔天气势由冷如烟的身上一闪即逝,虽然不是刻意被针对,可绕是如此,他也是被压的透不过气来,甚至于神魂都为之震颤,冷汗登时便挞湿了他的棉衣。

    伤心、恸哭的宇文朔月却是没有发现怀中女子身上所发生的这种变化,但听他继续道:”家父说你明天就要跟冷总管走了,没有你我怎么办?给你准备的过年礼物都还没有炼制完成,咱俩约好的铸铁山脉之行什么时候才一起去?“说到这里宇文朔月已经泣不成声。

    冷曼云的肩头,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赵影落刚好看到她转过的侧脸:鹅蛋脸上半睁的丹凤眼不怒自威,剑眉斜飞入鬓,秀挺的瑶鼻下小口恰似樱桃一点,唇边噙着的是一抹凉薄的笑。此人美则美矣,却不是他们的好友如烟。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