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过往

    冰刺内部的空间,灵气很浓郁,内部以峡谷的绿色为主格调,峡谷两侧的高山上长满了葱翠的树木,一幢幢两层或三层的小楼依山势掩映于苍翠中,峡谷中间的小溪清可见底,深方及膝,几尾不知名的小鱼在溪底的石子间穿梭着,灵动而调皮。

    受赵影落寒露中期的修为所限,冰刺现在的空间只绵亘有方圆两里地左右。南宫回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站在了冰刺中灵气最为浓郁之处。一幢取名为“听雨轩”的二层小楼的庭院中,一口灵眼之泉在悄无声息地喷吐着灵性泉水,清可见底的泉水中,偶尔有几串气泡自泉底石缝中汩汩的浮向水面,两尾金色的小鱼趴伏在泉底细沙上,偶尔摆动一下尾巴,慵懒而可爱。

    南宫回雪的目光落在泉眼旁的一棵半枯萎的大树上,四朵湛蓝色的冰花盛开在树干上,仿似要燃尽整棵树的生机。“听雨轩……”南宫回雪轻声念颂着:“而今听雨僧庐上,鬓已星星也,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情‘之一字,母亲大人堪不破,而姐姐与我,更是如此。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希望以后你能比我更爱夫君。”说着,她走向了半枯萎的大树。四朵浅蓝色的冰花仿佛盛开的更为灿烂了一些。

    赵影落呆坐在炕上,已然有了几个时辰,想起南宫回雪信中所写:“夫君,我去找姐姐了。既是我俩终究逃不过魂飞魄散的结局,不如找她魂魄相融,与上天争上一争。如此,或许可以换个方式来爱你。倘若此番不能遂我之愿,也请夫君勿以两个必死之人为念,在修仙路上坚守本心。如此以夫君之才,则大道可期矣。妾身的未济期体悟,已为我暂时的封印入了你的泥丸宫神识海中,望细细参研......”

    沉浸在悲痛中的赵影落没有注意的是,其胸前那贴身佩戴的小巧吊坠中,竟是有一缕紫烟飘然而出,倏忽间便没入他右耳之上所斜插的冰刺里,不见了踪影。

    冰刺内部所自成的那一方破碎天地之中,那株半枯萎的大树因着南宫回雪魂魄的融入,再次恢复了生机,枝干上那四朵湛蓝色的冰花,如同火焰一般熊熊燃烧了起来。

    伴随着低沉、古老的吟唱,一串串灰黑色符文自树干之中翻涌而出,如飞蛾、似游鱼般的纷自向着那四朵蓝色冰花窜动而去。

    仿似烈火烹油一般,该四朵冰花上的蓝焰相继腾然而起,少时便蔓烧做了一处。火焰中映射出的是两张绝美的容颜,此刻的两人就是如同镜像般默默的对视着。

    “冷家的'爱恨裂魂诀'果然名下无虚,爱之深,恨之切,你比那个负心人对此诀的理解更深,妹妹要恭喜你了。“南宫回雪冷笑道。

    ”负心人?这个世上本没有绝对的对错、善恶之分,只是态度与立场不同罢了。站在我父亲的角度上,站在冷家的利益上,他的做法是无可厚非的。“冷轻云针锋相对道。

    ”你能进入此处说明与我夫君关系匪浅,我不想也不愿追问。那个爱他的冷轻云已在五年前魂飞魄散,眼下所剩的一魂三魄,在’爱恨裂魂诀‘的加持下,正在不断壮大,这恢复魂魄的方法五年内我想过无数可能,没想到最后竟是要融合自己的妹妹——南宫世家的大小姐。放心,姐姐融合你的魂魄后,会替你完成几个心愿,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相公的感情,同样眼下的你或许已知道,我已经不爱他了。进冰刺之前,你一定赌过我所剩的一魂三魄对相公的爱意还有几分,不过姐姐很抱歉地跟你说,荡然无存。”

    ”冷家能凭’轮回功‘修至未济期之境的寥寥无几,而成功者无一不是借重第八重的法诀——爱恨裂魂,老身佩服你们冷家先辈的智慧与果决。“

    循着声音望去,姐妹两人看到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如人世间最普通的老妇人:孱弱瘦小的身形,微驼的背脊,满头银发,慈祥带笑的面庞。因不时咳嗽而微皱的眉头使她显得愈发苍老,一袭宽大的紫色粗布长衫,随意的罩在身上,整个人看上去普通而渺小。可两人都知道,这或许是一个超越了未济期,甚或是轮回期的大修士。

    该一个老妇人正是赵影落的祖母——北颐国的掌舵人。

    ”轻云啊,你来我们赵家给落儿做童养媳,也有一十五年之久了吧。你们大婚那天,我把冰刺作为彩礼给了你,或许你想不到的是,被一众修仙世家、宗门所觊觎之物,你在我们赵家苦苦寻觅之物,居然会是它。数万载以来,修仙界故老相传,集齐剑筑八荒道、潮汐诀、盈缺功、往生极乐道、轮回功,以及我们赵家的一物,便可以超越轮回,主宰修仙界。这样的传言,使阔剑门、南宫世家、宇文世家、合欢宗、冷家,以及我们赵家,几乎成为了众矢之的,尤其是赵家,几万年来更是人才凋敝如斯。南宫回雪,你姐姐说的没有错,这世上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站在冷玉良的角度上,他的做法是对的,你母亲嫁给他,也是为了图谋冷家的’轮回功‘。“

    ”不是的,不会的,老祖宗,您骗人。“南宫回雪没有发现自己对她的称呼,已经随着赵影落改为了”老祖宗“,而不是之前的”前辈“。

    ”是不是真的,你姐姐冷轻云最是清楚。“

    ”老夫人说的没错,我嫁给相公的初衷,就是为了传说中的’赵家之物‘,难道妹妹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以后,就没动过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念头?再者,母亲大人改嫁到南宫世家以后,当时南宫家的几个核心子弟几乎都掌握了轮回功的大半功法,个中原因,妹妹你或是应该明白。”

    最不想接受的事情,由自己的姐姐亲口道出,南宫回雪脑中一片空白,一时不能接受。

    见姐妹俩各怀心思,老妇人继续道:“冷轻云,你父亲的名讳是'上玉下良',难道你祖父母的结合就果真是金玉良缘吗?逝者已矣,老身不想多说。几大世家、宗门,这如许年来的明争暗斗,大抵依靠的都是女人,其结果或许只能是:妻离子散。

    ”五年前,为落儿赴死的轻云,三年前,为爱而逝的回雪,以及老身自己,或许才是这其中少之又少的特例。我嫁入赵家已有数万载之久,以至于整个修仙界几乎都遗忘了我的身份——当年双月城主的小女儿宇文颖月。“伴随着两姐妹的震惊,一般超越未济期境界的威压,自老妇人的身上弥散而出。

    ”传说中的轮回期,不,应该是天妒期之境。“冷轻云失声喊道。不曾想,这个世上真有人能够修到如此境界。

    随着法力的节节攀升,老妇人仿佛回到了数万载前,云英未嫁之时。那是双月城主所最为疼爱的小女儿的模样:明眸中秋水含烟,眉梢上远山含翠,身量修短合度,神情顾盼自怜,粉面含春微不露,朱唇未启人先羞。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父亲大人啊,女儿辜负了您老人家,辜负了整个宇文家族……”两行清泪划过宇文颖月的脸庞,风吹动了她淡紫色的衣裳,猎猎而舞。

    良久,她淡淡地道:“你二人共有三魂八魄,融合后只能留有一人,这一人必须是落儿的爱人,也必须是爱他之人。轻云,爱他的那个你已经在五年前去了,眼下你带上’爱后遗恨‘,咱娘俩这就走吧,若有来世,来世再来爱那个男人。“说话间,她飘身融入了蓝色火云里,冷轻云的身影之中。冷火升腾间,带走了那个凄美的身影。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