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暗流涌动

    忙碌了一天,赵影落舒服的躺在了家中的火炕上。累是累了些,但他的内心却是安定、踏实的。“或许,明早该恢复修行了。”抬眼望向门后那一张,其上已自空空如也的画卷,他颇有几分,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今日之所以答允宇文朔月,去到万宝斋上工,皆是因着其昨天夜里的一个偶然发现。那是他祖母的一段手书:落儿,祖母先去了,万勿以我为念。一缕残魂寄附于外物之上,如风中烛、似草上霜,及至走到这一步,那也是早晚的事情。三年之内,南宫回雪当是能够回到你的身边。你二人切记韬光养晦,在乱世中学会明哲保身,至于赵家历代先祖的宏愿,可徐徐图之。毕竟,尽吾力而不达吾志,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

    该一样手书出现在了,他胸前的紫色吊坠之中。做为昔年的混沌重宝,眼下却是沦落做了纳物之属,却不知是谁人的悲哀。

    同一时间,摘星楼冷曼云的会客厅里,宇文双正在汇报着,有关于北山紫晶石矿场的事,当然,刘家主仆二人在此事上的态度更是为她所着重提及。冷曼云眉头微蹙,若有所思,良久,但闻她冷冷地道:“北颐国那边传来消息,阔剑门一行五十余人,在还丹后期大修士——裂海剑丁原的带领下,正往川海大陆赶来。无尽海域深处,海王一族也在蠢蠢欲动,首当其冲的便是我们在内海的几处珊瑚矿场。你别傻站着,给老娘揉揉肩。”好看的丹凤眼瞥向一旁的宇文朔月,万种风情可窥一斑。见他悻悻的向着冷尊者走去,宇文双强忍住了眉梢唇角的笑意。

    轻舒了口气,冷曼云继续道:“合欢宗王湘儿一行五人已经堂而皇之的住进了我们观海楼,最为严重的是北颐国商行本部那边,本座已先后安排三人传信回去,可直到现在半点回应也无。”

    纤纤玉手拿了块桂花糕,递给身后的宇文朔月,盛满糕点的盒子则是被她推到了宇文双的面前。“晚上有个重要宴请,你俩随我同去。”

    不知多少万里之外的无尽海域深处,灯火通明的碧波宫议事厅中,海族之王——于沫,正与三大长老低声商议着什么,从他们偶尔传出的只言片语:宇文家、川海大陆、阔剑门要求……便是能够看出,冷曼云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

    南骞大陆百炼阁总坛——九鼎峰,一个样貌普通的青年与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正于临瀑布的八角亭里对弈,黑白子在棋盘上,经过一通相互搏杀之后,老者所执的黑子渐呈不支之象。看了一眼老者,青年开口道:“师兄有什么心事?”叹了口气,老者抬眼看了看左近的飞瀑,没有直接回答青年的问话,而是反问道:“川海大陆那边你接到什么消息了?”

    青年皱了一下眉,把玩着盒里白色的棋子,玉石碰撞间,他缓缓地道:“宇文家、冷曼云已成笼中鸟、网底鱼。”

    “那师弟认为此事可还有变数?”老者直视着青年的双眼,似有不甘地问道。

    耸了下肩,青年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可能性不大,不过既是合欢宗,要蹚川海大陆这趟浑水,那么王湘儿这魔头就交给我了。

    北颐国伟栋商行本部,温暖的炉火边,一个明艳的女子,此刻正斜倚在一个壮硕大汉的怀里。但见她,明眸中秋水流转,顾盼间情意缠绵。云鬓浸染,青丝如瀑,散落在大汉的肩头、身前,体态轻盈,骨肉匀称,与大汉的壮硕,对比成一种依人的美感。女人的温弱似水,含情脉脉,在此女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将大汉这种百炼钢也化作了绕指柔。此女便是与冷曼云、南宫回雪所齐名的伟栋商行三大尊者之一的水韵儿。

    她所依偎的大汉则是号称修仙界既济期之下第一人的阴风,同时,此人还是西部荒蛮大陆阴睽派的大长老。近千年来,修仙界一直盛传他早已具备了冲击既济期瓶颈的能力,可偏偏又把修为,压制在了还丹期之境,此举或是必有深意。

    轻揽过水韵儿的纤腰,阴风试探着问道:”冷曼云之前与我阴睽派有恩,现其被困于双月城,三次派人前来求援,你我应当火速驰援才是。兼且有确切消息称,你们商行三尊者之一的南宫回雪,于三年前已经陨落而去。此番,倘是冷尊者再有差池,仅凭你我之力,断难维持偌大的一个伟栋商行,在几个大陆的正常运转。

    ”商行之事,夫君勿需担忧,妾身自有计较。至于冷曼云,她必须死。“水韵儿恨恨地说着,语气娇媚中带了狠厉。

    “睡了没有?快开门!”宇文朔月在门外喊着。

    在院子里抖落了一身积雪,宇文朔月跟赵影落来到了暖和的屋里。

    “这么晚了,什么事儿?”赵影落打着哈欠问道。

    “出大事儿了……”宇文朔月把今天在冷曼云处得来的消息尽数告诉了他。两张年轻的脸上同样的写满了惊惧。良久,赵影落焦急地问道:“冷尊者跟老爷子想好应敌之策了没有?”

    ”你先别管那么多。”说着话,宇文朔月脱了鞋,往火炕上暖和的被窝里钻去。“冻死我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暖和过来。”宇文朔月在被窝里打着冷颤。

    “给你沏杯热茶?”赵影落边往火炉里填着柴火,边问道。

    ”不用,你上来吧,给你点东西。“待赵影落上炕以后,宇文朔月随手把一个乾坤袋扔了过来。

    说起乾坤袋,在修仙界里倒是很常见,因其自带几尺到几丈见方不等的储物空间,可以方便修士随身携带一些必备的物品,所以很受修士青睐,尤其是在低阶修士中应用最为广泛。

    见好友向自己投来诧异的目光,宇文朔月缓缓的道:”内里有一块可以去往南骞大陆的,小挪移令牌并几块上品灵石,尽快离开这里,迟则生变。“

    ”不行,我不走。我得留下来跟你们一起作战。听你说了事情的严重性以后,虽然我也很害怕,但我更相信宇文家跟商行的实力。再说了,我们修仙炼道是为了什么?除了那缥缈的可期大道,最为重要的还不是为了有能力去保护自己在意的人和事?所以现在为了你们,为了我们共同的伟栋商行,宇文世家,我也必须留下来参加战斗,要不然纵是修为天妒,又有什么意义?“赵影落生气的说着话,语气诚恳而坚定。

    ”不行,你还是得走,一旦我们战败,冷尊者会设法带我离开此地。至于你,到时候多半怕是要顾不上了。似此,似此......“话没说完,宇文朔月却是在暖和的被窝里,响起了细微的鼾声。

    这一天,他太紧张、太劳累了,也只有躺在兄弟家温暖的火炕上,他的精神才能彻底放松下来。给宇文朔月往身上,拉了拉棉被,吹灭了油灯,赵影落则是在大炕的一角,盘膝修炼了起来。

    外间,雪下得正紧,风越发刮的大了,见赵影落卧房里的灯火熄灭之后,一道黑色身影隐没入了狂风、暴雪之中,寒风卷起雪屑刮过他之前所站立处,带走了他所来过的痕迹。

    ”臭小子,还挺幸福,在这个寒冷的雪夜里,还有人收留,有人放心不下,有人......“想到这里,冷曼云已经霞飞双颊,好看的丹凤眼里透着无限的娇羞,娇嗔着跺了跺脚下的积雪,她亦是消失在了那个黑影方才所站立之处。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