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心意(二)

    一艘高大、华美的画船很不合时宜的缓缓行进在映月湖上。大船所过之处,冰封已久的湖面纷自消融开来。数名舞姬在弦琴、琵琶的伴奏下,如同穿花蝴蝶般,翩然舞动在正于该船的主舱中饮宴为乐的众人之间。主桌之上的冷曼云此刻的心情是难得的大好,一向不怒自威的丹凤眼中也是少有的含着笑意。

    轻摇着手中的金樽,她不时的遥敬着其下手各桌上,正偎红倚翠的一众贵客。一时间觥筹交错,言笑晏晏,真个是宾主尽欢。

    赵影落在书房里来回踱着步子,随意的走动着。如此,自己方才因着久坐于案几前处理商铺里的一应物事,所带来的不适感,才稍稍地有些好转。

    ”阴掌柜,我能请教你一个炼器方面的问题吗?“兰儿凑了上来,边给赵影落捶着背,边问道。

    ”说吧,什么问题,倘是我知道定然是会倾囊相授的。“赵影落做了个斗鸡眼,却故作认真的道。

    兰儿因为憋着笑,脸都有点儿变形。”这么认真干嘛。一个寒露期小修给另一个雾化期的小虾米,说一些炼器方面的心得、体会。还弄得这般认真,还美其名曰传授。哎呀,笑死我了。“小丫头纵是弯下腰,捂着嘴,也终于是没有忍住的笑出了声来。

    她的好心情也感染了赵影落。嘴角含着笑,踢了一下她的小蛮靴,他看似随意的问道:”什么事儿,还问不?不问就抓紧去把会客室拾掇一下,你看看那里还能接人待客不?“

    ”问,当然要问“说着话,小丫头把赵影落按坐在了门后那把高大的太师椅里。

    ”咦,这是什么?“转眼打量着椅背上那个新添了的,手工拙劣的粗布靠垫,他颇为疑惑的问道。

    显然,这应该是兰儿的杰作,此刻她正涨红着脸,似乎想要解释些什么。

    ”明天,不,现在就把它拿走。品相这么差,没得让人笑话我得品味。“

    ”漂亮的东西,就一定好吗?殊不知,一个人眼中的巫婆或许会是另一个人眼中的仙子。反之,亦是如此。“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此刻赵影落的震惊是无以复加的。昔年老祖母在时,常自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眼下却是从这般一个小丫头的口里说出,这一时之间,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兰儿的问题让他陷入了深思。炼器之时必须要动火,无论是地心之火、似刺魂那般的天地异火,还是修为至寒露期以后修士所自行修出的本命之火......。这一众为修士所掌控的火炎,被用于练化火属性灵材,尤其是那些蕴含强大火属性灵力的天材地宝时,如何与这一众灵材中的火灵之力,更好的相溶、相生,确是一直困扰炼器师的一样大事。

    ”以暴制暴”。这是祖母之前所给出的解决方法。站在她老人家的角度上,此法或许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她可是修为高绝的大修士,兼且又有刺魂这等天地异火在身。等闲灵材的炼化,对其来说自是不在话下。可眼下兰儿的问题却是面向一众普通的炼器师,所以这一时之间,赵影落根本就没有,也不可能找到完满的解决方案。

    “别想了,婢子已经给你解决了。“眨了眨眼,兰儿随手递给赵影落一张老旧的册页。

    ”那个,今天早上奴婢从一本书的夹页中发现的。“说着话,其纤纤玉手指向了书房的某个角落。

    ”阴落,你过来一下。“宇文双在门口喊着。

    自己屋里还有兰儿这个小丫头,倒水端茶。做为大掌柜,宇文双却要事事亲力亲为。这让他着实是不能理解,不过她给出的解释是:”不习惯,不自在。“

    人家姑且一说,他也只是姑且一听罢了。做人嘛,没有必要太过较真。

    端详着壹拾贰颗凝露丹,宇文双笑得很开心,仿佛这是她自己一夜未睡的炼丹收获一般。她反手取出一个白玉瓶,将着其中的两颗纳入其中以后,随手便递给了赵影落。

    ”一颗是你的酬劳,另外一颗嘛,商行需要你藉此突破寒露后期的瓶颈,也好开始炼制那养魂丹。“宇文双说着话,顺手又递过来几包用于炼制凝露、养魂丹的材料。

    ............

    还没到收工时间,宇文朔月就提前等在了赵影落的会客室里。单等他一旦可以离开之时,就一起出去吃晚饭。此刻的他,正悠闲的喝着兰儿递过来的热茶。

    对于这个待人、接物颇为得体的小丫头,他还是颇有好感的。于是,心之所动之下,一个细颈凸肚的天青色瓷瓶,便是为他塞入了兰儿的手中。

    瓶塞打开之处,一股浓郁的药香登时便弥散了开来。她干净澄澈的杏眼里,登时便闪过了一抹欣喜之色。

    ”如何,本少爷出手比之于你们阴掌柜如何?“

    ”这是富人的一掷千金,和穷人的最后一个铜板之间的比较。婢子不敢说,也不愿意说。不过,谢谢,谢谢二少爷。“

    ”沆瀣一气,简直就是沆瀣一气。没意思,小丫头,你这样可就没有意思了啊。“

    ”二少爷是不是想说,’有其主,必有其仆‘?没关系,无所谓,婢子就是这样。“

    “你......哎,不过本少爷喜欢。我跟他何尝又不是物以类聚?”

    许是在既济期大修士身边当差,太过压抑。眼下当得他面对兰儿这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时,不由得话就多了起来。

    夜幕降临之时,赵影落、宇文朔月以及兰儿三人,此刻正坐在巨人巷一家唤作是“醉爱”的小酒馆里。宇文朔月喜欢这里的闲适与清静,而赵影落与兰儿也是乐在其中。忙碌了一天之后,约上三两好友,惬意的坐在这里,凭窗望月,赋词吟诗,共谋一醉,也不失为一种美的享受。

    此刻宇文双正坐在其父亲大人,也便是宇文世家大老爷——宇文长风的书房里。

    “双儿,这是你所要之物,此物对人族修士来说虽不至于价值连城,但也颇为难得。让为父不解之处便是其固然珍稀,可也只是对修为在念动期左近的修士有所裨益,不知你要来何用?唉,为父也不多问了,只此一点,切记此物不可落入海族之人的手中就是了。”说至此处,他那一双好看的有些过分的眸子里,浮上了几许凝重之色。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