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北风烈(三)

    宇文北风与邪魅青年之间的拼斗,此刻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此刻的宇文二爷,已经施展了盈缺功当中的禁忌之术——枯荣诀。此法诀乃是以修士自身的精血为引,通过燃烧元神来强制提升修为境界的一种秘术。

    在此禁术的加持之下,宇文北风的一身修为,也堪堪提升到了既济期之境。

    对方在拼斗了良久之后,居然突破了境界,这对于已经疲累不堪的邪魅青年来说,实在算不得是一件好事。于是他改攻为守,将着一对“鸳鸯同心环”法宝,收摄回了身边。

    同时,但见其薄唇轻启,一盏小巧的青铜古灯,便是为其喷吐至了面前的虚空之中。此灯迎风便涨,少时便与寻常大小无异。如花的灯焰在冷风中轻自摇曳着,看似柔弱的表象下,却是有着灼烧虚空的力量。

    此灯在邪魅青年的数道法诀,并一口精血的加持下,继续涨至了丈许之巨。那五色灯焰此时也堪堪蔓烧过了青铜灯身,清鸣之声渐起,此灯竟是幻化为了一头五色孔雀。

    修仙界故老相传,修为在七级以上的五色孔雀,便就有了虚空穿梭的能力。而眼下的这一头由着青铜古灯所幻化而来的存在,其一身威压已经无限的接近于九级大妖。是以其在邪魅青年的驱驰之下,周身升腾着五色火焰,以近乎于瞬移般的速度向着此刻半边身子已经枯萎、木化了的既济期大修士——宇文北风一翅而来。

    见状,口中咒文急诵的宇文二爷,当即以眼下的既济期法力,在其面前的青石广场之上凝成了九棵十数丈之高的苍郁巨树。

    此九棵巨树的布置颇为玄妙,倘是赵影落当面,定是会认出,此乃是附录于化土诀残卷之后的六十四大阵之一的“蛊”阵。此阵的威能变化可以总结、精炼为“山下有风”四个字。

    果然,那五色孔雀带着焚天之焰,一旦冲入宇文北风身前的巨木大阵以后,登时变为困在了其中。但见其虽是于左冲右突间焚毁了不少枝叶,但总也是,不得其门而出。大阵禁制中不时的幻化而出的落木、滚石以及由地面之上所吹来的腐风更是使得此五色孔雀的锐气削减不少。

    邪魅青年见那曾经“屡试不爽”的青铜古灯,此番并不能克敌制胜。此刻他那张风轻云淡的脸上,终是现出了几分焦急之色。

    口中咒文低颂间,他疯狂地将着体内所余的法力,注入身边的那一对“鸳鸯同心环”中。此双环在赤红色光华大放中化合做了一处。少时,萧笙、钟鼓之声渐起,化合做了一处的双环,堪堪化作了,一只六尺许高的大鸟。

    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却不是凤凰是谁?

    其鸣叫着冲向了宇文北风。

    “难不成道友此阵,还能困住本座的火凤凰?”说着话,邪魅青年的眼中闪过了几许狠厉之色。

    轻自叹了口气,宇文北风张口喷吐出了一柄银色弯刀。状若新月,亮如秋水。在数道法诀的加持之下,该弯刀登时便化作了丈许大小。伴着亮银色的霜华,携着毁天灭地的威势,斩向了那嘶鸣而来的火焰凤凰。

    双月城万宝斋三楼赵影落的书房中。刚吃过午饭,正打着盹儿的兰儿突然感到一阵头疼。以手扶额,小丫头蹙眉自语道:“开始了吗?”

    赵影落刚接待完,两个为万宝斋炼制丹药的散修炼丹师。就被禄总管通知说,大小姐让其到巨人巷恒丰典当行一趟。跟兰儿简单交待了几句以后,他竟自往典当行走去。

    临近上元佳节,加之有合欢宗诸女入住望海楼,这巨人巷是越发的热闹了起来。看着大街小巷,坊市内外,凡俗之人与修仙者互通有无,和睦相处,赵影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对于自己修仙炼道的前景,信心似乎是充足了那么一些。

    “喂,这位兄台。敢问此望海楼,今天如何会这般热闹?“

    ”听说一会儿合欢双艳之一的王湘儿要乘软轿出行。”眼盯着望海楼正门大厅位置,富态中年男子心不在焉的答着。见中年男子的表情,倜傥公子哥摇了下头,自己也站在了人群中,静静等待了起来。

    恒丰典当行位于巨人巷南段,是双月城规模最大,同时也最为高档的典当行。其东家为双月城当今城主,宇文墨老爷子的外孙女,修为已至通灵初期的张澜。

    赵影落方一进入典当行一楼门厅,就有小厮热情地迎了上来。对于他要过来之事,显然宇文双已经刻意的知会过了下面的人。他在小厮的引领下穿过两个大厅,三个回廊,爬了两挂楼梯之后,终于来到了三楼会客室。

    内里没有人,只一炉香烟,一壶热茶。少时,宇文双走了进来。嘱其稍待片刻,待她跟张澜忙完后就会过来以后,其又转身走了出去。

    这是他第一次见宇文双未施粉黛的模样。身上没有了那种醉人的香气,可偏偏让人觉得,他在洗尽铅华后的那张俊俏脸庞上,有一种迷人的魅力。她美的张扬,颠倒众生,勾人魂魄的眼底深处,还带着一丝桀骜。左脸香腮上因着方才做桂花糕时所沾染的一抹面粉,为其平添了几许烟火之气,让赵影落不由地产生了想拥其入怀的冲动。片刻的失神后,他惊讶于宇文双美貌的同时,也在责怪自己的定力不够。

    连沼寨伟栋商行分坛的大厅中,经过与宇文北风的几番谦让后,冷烈坐在了主座之上。看着下方依次落座的一众兄弟,他开口道:“经过近半月的筹划准备,一上午的浴血厮杀,在百炼阁两位峰主的鼎力支持下,咱们终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我与二爷,准备了好酒好茶,今天晌午咱们一醉方休。在此之前请二爷训话。”说着话,冷烈看向了宇文北风。此刻,宇文北风因着方才强自使用”枯荣诀“禁术的缘故,其一身修为已跌落至了还丹中期。他刚毅的脸上难掩的是疲惫之色。轻咳了几声后,他语带沙哑地道:“以免耽误大伙儿庆祝,我只说两件事。其一,真心的感谢大家的舍命追随。其二,鄙人准备将此一盏青铜古灯,交至蒲峰主之手。一则是,物尽其用,这二则嘛,略表心意。当然,这也是冷爷的意思。”

    说话间,古灯以为其塞入了,此刻正坐于他下手处的蒲阔的怀中。

    恒丰典当行三楼,张澜打量着赵影落,小声嘀咕道:“也没有比别人多个鼻子,多张嘴啊。”随手将着一个贴满符篆的锦盒递了出去,这才对着他正色道:“里面之物,纵是大修士见了或许都会垂涎不已。所以,可千万别辜负了某人的心意。”

    深夜,连沼寨伟栋商行分坛中的巨形传送法阵前,随着一阵强烈的法力波动,走出了两高一矮三个人影。灯火下,矮个儿的是单薄瘦削的老人,苍老的双眼里却是精芒四射,充满了上位者的威仪,此人正是双月城主宇文墨。较高的一人看其年轻英俊的脸庞,赫然是赵影落的好友宇文朔月。而另一人,则是被一袭宽大的黑色斗篷遮却了身形与容貌,只是从偶尔的只言片语中可以知道,其多半是个女人。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