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九鼎峰斗法(三)

    文秋水与叶倾城两人一攻一守,配合的十分娴熟,防守的滴水不漏。叶倾城的剑气化形之术,所化的白色巨蟒堪堪挡住了那一头腾驾着墨绿云雾的狰狞火蛟。

    宇文福主修的是木属性功法盈缺功,而冷烈的本命法宝却是一样火属性至宝。五行变化之中,木能生火,单是从此一点来看,这两个人的组合,也并不是毫无优势可言的。

    狰狞火蛟在其身下那木属性灵气浓郁的墨绿色云雾的加持之下,端的是气焰张狂以极。

    “文师姐,此火蛟神通不小,我以剑气所化的巨蟒,几欲为它所撕碎。”首当其冲的叶倾城,颇为焦急的说道。

    于是秋水、倾城二剑,相继被祭至了其二人面前的虚空之中。

    师姐妹二人,则是一前一后错开三尺许,手中同时捏着剑诀。伴着低沉咒文的吟唱,虚空之中的双剑登时便组成了一幅巨大的红、绿两色的太极图案,在完成了太极生两仪的剑气演化之后,两剑携着九天之威,以摧枯拉朽之势,砍向了远处的冷烈。

    见状,冷烈慌忙将着一面土黄色盾牌,祭了出来。

    “趁她俩长剑脱手之际,你准备好荆棘之阵,伺机而动。”传音给宇文福后,被冷烈执定在了手中的那一杆“赤火旗”,登时便是为其向着文秋水二人甩去。及至该旗迫近二女左近之时,突然爆裂为了一片浓雾,堪堪将着她们笼罩在了其中。

    “就是现在!“挡在自己面前的土黄色巨盾,已被锋锐剑气斩做了数段之多。冷烈在避无可避之际,慌忙向着宇文福喊道。

    比之于冷烈的险象环生,眼下的宇文福却是好整以暇的很。可就是这般一个被文秋水二人所忽略了的存在,却是在将着二女短暂的困缚在了其中的,偌大一片火雾之中,布设下了一座”荆棘大阵“。

    文秋水在火雾范围内方自躲过阵阵火焰飓风的袭杀,又被突兀间出现在身前的绵密的荆棘之枝层层围困在了其中。叶倾城在火雾当中也是遭遇了相同的情况。

    不曾想此雾竟是有着阻断神识的神通,在此范围之内她完全感觉不到文秋水的所在,尽管其二人相距应该不是太远。以自身法力所化的剑气斩断了几根荆枝,刚要喘息一二的叶倾城。又遭到了一头被绿色光华笼罩在了其中的,土黄色巨牛的袭杀。

    显然,冷烈、宇文福二人,借着火雾与荆棘之阵的困缚,在隔开对方二人之后,选择了率先向着两人中,神通相对较弱的叶倾城下手。

    当宇文福祭出一把亮银色周身电弧缭绕的巨锤,向着火雾中的叶倾城打去之时,文秋水则是驱驰着一柄墨绿色巨剑自火雾、荆棘之中劈砍而出。剑身上腾燃着的赤红色的火焰,将着她本已苍白的脸庞,映照的更是半分血色也无。

    看了眼自己身后那一片赤色火雾,其内里间或旋刮而出的黑色飓风,边缘处舞动的道道亮银色闪电,登时便让文秋水,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

    将着远处已自跌落虚空的、光华黯淡的秋水剑,重又摄将回手中以后,她当即咬破了舌尖,将着数口精血向着手中长剑喷吐而去。

    此刻的文秋水,羸弱似风中残烛。在狂暴如一条汹涌大江的秋水剑面前,她更显微不足道。

    三丈许大小若洪波、狂涛一般的莹绿色巨剑,带着无尽萧瑟,破败之意,向着不知自何时,早已被剑气洞穿了左肩的冷烈劈斩而去。

    此时的冷烈已是强弩之末,面前那惊天一剑,以法力幻化为一只土黄色大手挡在自己面前的同时,又口中咒文低颂的将着”赤火旗“唤了回来。

    此举无异为饮鸩止渴,这边厢虽是挡下了文秋水的夺命一剑。那边厢方自脱困而出的叶倾城,则是手中法诀捻动不已的以剑影分光之术,将着那重又为其祭至了虚空之中的倾城剑,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继而又使用巨剑术,将此八柄长剑幻化为了八头青色蛟龙。

    蛟龙嘶鸣、咆哮着,携着一般莽古、苍凉的气息,冲向了远处虚空之中那”赤火旗“所化的蛟龙与水绿色巨剑缠斗之处。

    祝融台上一时间龙吟剑鸣之声大作,及至赤火旗所化的蛟龙被重创,与之心神相连的冷烈,登时便仰天喷吐出了数口精血,其身上的气息亦是萎靡到了极点。

    面对如剑般凌厉、隶杀的叶倾城,看着已伤及本源、气息衰败之极的冷烈。宇文福轻自叹息一声之后,便是向着冷烈处闪身而去。他手中所执的翠绿色玉如意,在其法力的加持之下,化作一多绿色巨花,轻托着其二人,向着祝融台下遁行而去。

    少时,已至祝融台下的冷烈惨然道:“盛名之下果无虚士,我冷某人受教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机会咱们再来比过。”

    而此刻,文秋水也已经跌坐在了高台之上,形容狼狈以极。

    看了眼气息萎靡的文秋水与李德龙,同着身旁的叶倾城、阴风二人略做沟通之后,林瓶儿登时便燃起了那张一早就为她,紧握在了手心之中的凤翎符。

    一阵火红色的烟霞升腾、翻涌间,其五人便消失不见了踪影。

    “合欢宗好大的手笔,倘是本尊所料不差,血剑门与合欢宗想必已经暗度陈仓。或许,眼下他们的大半战力,已经转移到了川海大陆。林瓶儿等五人来此拜山是假,试探虚实才是真。双月城那边说不得就要仰仗冷月前辈了。”冷曼云以传音入秘之术跟宇文朔月说着话,好看的一双丹凤眼里尽是担忧之色。

    ”暗度陈仓,暗度陈仓......如此,我的兄弟阴落怎么办?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我的,快些离开那危险的漩涡。“这般想着,宇文朔月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阴落那俊眼修眉、顾盼神飞的模样。

    红颜最是能够得遇知己。你在似水年华里,是否也曾结识过,可以用一生来慢慢回忆的至交好友?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