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神器之威

    川海大陆双月城,小四合院里传来兰儿阵阵的惊呼声。宇文双此刻正在庭院里,习练着对于辰土壁垒的驱驰。半个巴掌大小的梭状盾牌,在宇文双口中通宝诀的加持之下,迎风化为了丈许大小,堪堪挡在了她的面前。

    但见她手中法诀一变,于盾牌之上游弋的那一道黄色蛟龙虚影,在其手中法诀的引动之下,于阵阵清越的龙吟声中,堪堪自其中飞腾而出。

    爪牙厉厉、鳞甲纷纷,端的是神骏异常。蛟首上那三尺许长,粗逾碗口的独角之上,此刻正绕缠着缕缕赤红色的火焰,附近的虚空似乎都因着此火焰的高温灼烧,而发生了些许的扭曲变形。

    此土黄色巨蛟,独角上的赤炎,并口中那灼热的吐息,登时将着这一处小小的院落。变作了犹若三春之暖。

    上元佳节是川海等数个大陆,在年后的第一个重要节日。

    在这天,家人朋友们聚在一起吃汤圆、放花灯、划龙舟、猜灯谜、看烟花。在喜庆热闹的气氛中,为即将开始的、新的一年的劳作,做好准备。

    川海大陆双月城因占据着映月湖入海口的天然地利优势,所以每年上元佳节之夜,于湖面上划龙舟、放花灯、猜灯谜,便成为人们最为期待的事情,无论仙凡。

    在双月城有史可考的记载中,也不乏上元之夜,因着映月湖上放花灯、猜灯谜时的一见倾心,郎才女貌的佳话。这个晚上是一年当中少有的几次待字闺中的女子,可以在兄长、丫鬟或是母亲、姨娘的陪伴下,走出香闺,见识体验一下外面的世界的日子。

    这个晚上短暂的打破了“墙外行人,墙内佳人笑”的桎梏。因其短暂,所以更显美好。在同着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才高八斗的青年俊彦放花灯、吟诗作对、猜灯谜的互动交流中,极易相互之间产生好感。这种男女之间感情的自然流露与结合,与三媒六聘一样,在川海等数处大陆,也是能够为世人所接受和认可的。

    天未亮,夜色还很沉静。西厢房中,赵影落已在偶尔从远处传来的几声鸟鸣、犬吠声中起床了。点亮了小炕上的油灯,灯火摇曳间将他的影子放大,投射到门后墙壁的年画之上。

    那是右下角一片空白的山水画,远山如黛,江水似碧。烟波浩渺的江面,远方一点点帆影散落其中,江边如刀削斧劈般苍茫,险峻的断崖之上生长着几株老松,如雾的冠盖,开裂的树皮与旁边粗粝的山石交相呼应着。现有画面的泼墨给人一种刚劲、浩大之感。尤其在寒夜摇曳的烛火下,一人观赏,便极易使人产生寂寥与旷远之感。

    看了眼画卷右下角,笔锋由浓转淡时被他所勾勒而出的,嫣然笑望的窈窕身影。那个深埋在他心底深处,最为柔软的角落里的女子,登时便占据了他的整个心神。

    寒焰化土诀在赵影落的修为突破至寒露后期以后,在其体内的运转更加流畅,产生的法力也愈发雄浑。那炼化、吸收自寒极地炎铁中的银灰色寒焰,在其不断地锤炼之下,被其操控起来也是越发的,应手得心了起来。

    刺魂在时他尚未察觉,自南宫回雪进入冰刺,刺魂再未出现后。他体内的法力便是由原来的冰蓝色,变为了现在附带着些许寒极之气的银灰色。

    对于这个发现,赵影落着实是兴奋了几天。要知道这些许看似微不足道、少量的寒极之气,可是能够在潜移默化之下,于日积月累之间,悄然锤炼、提纯着他体内的法力的。

    一旦赵影落在与修为接近于自己的修士或妖兽相斗之时,能够出其不意的将着对方减速或冻结。像这种异样的法力属性,以及在斗法中,随时都会触发的减速、冻结神通,简直就相当于多了一个人在辅助他的战斗一般,怎能不令人兴奋。

    此刻,北屋正房火炕上的宇文双、兰儿两人正睡得香甜。尤其是兰儿,搂着百鸟朝凤的大红色锦被正呼呼大睡。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如此婉顺可人的小姑娘,会有睡觉打鼾的习惯。

    西厢房中的赵影落,眼下正爱不释手的摸索着那一尊黑色小鼎。自“唤海者之眼”被寒极地炎铁中的高热地炎,在混入其它几种主材炼化成该小鼎之后。此鼎便被他以寒露后期的修为纳入自己丹田气海之中温养了起来。加之近几日赵影落利用通宝诀对小鼎的反复祭炼,他已经初步掌握了此宝的两样神通。

    其一唤作:“水之囚牢”。该神通攻防一体,攻时可以让施法者以小鼎为媒介,唤出一个一人高许,水属性灵力浓郁以及的水泡来辅助战斗。被水泡困缚其中的对手会感觉如同是进入了水的囚牢。在该牢笼之中法力运转的速度明显会降低,神识感知之力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同时,还要应对来自于水泡里的四面八方的水流的重压。水之囚牢作为防御手段,被加持在施法者自己身上时,其法力运转速度会明显的加快。且其可以减缓与之直接接触的敌对之人的移动和攻击速度,并为其抵挡几次伤害性攻击,直至水泡被打碎。

    另一样神通唤作是:“唤海者之佣”。施法者可以通过鼎壁之上的银灰色眼眸,来召唤一个半人许高的小人鱼来协助作战。该鱼人手持一枚与其身高相仿的,充斥着浓郁的水属性灵力的冰蓝色色圆环。赵影落一旦站在该圆环左近,便是能够发觉自己的神识之力,似是较之于从前更为充盈了几分。

    且根据通宝诀记载,手持冰蓝色圆环的小人鱼,在与敌人作战之时。会不时的自圆环之中,凝聚出一道道攻击力极强的水链来攻击敌人。该水链在击中敌人后,会在左近的敌人身上,不停的跳跃,每次跳跃都会损失一定的攻击力。水链最多可以在六个敌人之间跳跃,并对其造成伤害。若水链攻击到的敌人,眼下正被困缚在水之囚牢中,则该囚牢禁制,有着几分可能会被仿制,并施加到最近的一个敌人的身上。

    同时此小鼎,内部所带有的储物空间,也极大的方便了他的使用。这从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因着刺魂内部那一处自成一方的破碎天地,暂时不能够使用以后,给其所带来的些许不适。毕竟他虽是习惯于随身配饰储物袋,但是一些珍稀物品,其还是习惯于纳藏入,似此一般的一处隐秘空间的。这既是提高了他个人物品的安全性不说,还减少了每次出行都要携带数个乾坤袋或是乾坤戒的麻烦。无他,皆是因为似此一般的一处空间,通常都会足够的大。

    珍而重之的将着小鼎,收纳入自己的气海丹田之中。赵影落惬意的躺倒在了,暖和的小炕之上。舒展一下腿脚,翻身伸了个懒腰,现在的他准备痛快的睡个回笼觉。

    这几日自己在夜里都不曾向着火炉里,添加过木柴或是炭火。可每每一觉睡到天亮时,身下的火炕都是暖和的。想来一定是宇文双和兰儿在寒夜里为自己这个寒露期小修士红袖添柴,当然南宫回雪之前也常自这么做。

    在幸福和甜蜜的思绪之中,他沉沉地睡去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