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元佳节(一)

    “起床了,大懒猪。”赵影落翻了个身,睡眼惺忪间看向了清脆好听声音的来源——身穿大红色锦缎袄,香腮上沾染着星星点点的面粉的兰儿。

    此刻的她正噘着小嘴喊向睡梦中的赵影落,同时左手还在他的身上所盖着的厚棉被上轻摇着。她左手皓腕上所戴的墨绿色玉镯,在冬日清晨西厢房微弱的光影变幻中,幽幽的反射着柔和的光。

    赵影落起身坐在床上,轻揉着睡眼。兰儿随手递给他一件黑色缎面棉袄,用料考究,针脚细密。

    努了努嘴,侧过脸,用下颌指向此刻正在给他收拾房间的宇文双。兰儿语气微酸地道:“喏,你娘子给做的。为了做它,这几晚人家是每每都要点油灯赶工,极为打扰本人休息。唉,她什么时候能跟我一样习惯夜间视物就好了。说什么上元佳节要给相公做一件体面的衣裳,说什么娘子就是那个宁愿自己节衣缩食,也要省吃俭用,翻箱倒柜,为自己的男人做一件新衣的人。哎呦,天天听到这般说辞,都快让她酸死我了。你觉得这件棉袄好看吗?依我来看,是白瞎了那么好的一块布料。”

    赵影落的目光绕过兰儿那好看的侧脸,看向了那个粉黛未施,却仍是艳光四射的女人。眼下的宇文双,即使在干着粗鄙的家务活,可举手投足间仍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令人见之忘我。

    双月城望海楼七层雅间。合欢宗王湘儿正左手支颐,坐在临窗的桌边,眺望着映月湖的入海口处。冬日清晨的暖阳照在结冰的湖面上所反射而出的柔和光芒,与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交相呼应着,倒映在了王湘儿如水的眼眸里。

    她紧了紧单薄衣衫的领口,起身轻倚朱窗。深吸了口甘冽、咸湿的海风,风入肺腑后,心情大畅的她,莲步轻移至瑶床罗帐前,轻拢如雾一般的长发,似叹惜,似自怜的道:“仙路遥,轮回远,凝眸处沧海桑田,哪个既济未济,哪个成佛登仙,到头来或为尘土、或为青烟。且去红袖添香,手留斯人温暖,试问良人何处,遍寻万水千山。‘’

    宇文双、兰儿与赵影落三人,此刻正在小四合院内专门为兰儿所打扫布置出的房间里吃着汤圆。他面前的白色搪瓷碗已经被两女争相添满。灵麦与芝麻混在一起,经宇文双与兰儿二人用心做出的汤圆,有着特别爽滑、甜腻的口感。

    南骞大陆连沼寨伟栋商行分坛,一栋雅致的三层小楼中,宇文朔月正在盘膝修炼着宇文家的“盈缺功”。此乃是木属性的顶阶功法,宇文夜、宇文颖月皆曾以其修至了传说中的轮回期之境。

    修为只有寒露初期的宇文朔月,这段时日以来在冷曼云的悉心教导与点拨之下,竟已隐隐触碰到了寒露中期的瓶颈。随着盈缺功的运转,其体内淡青色的木属性灵气,如潮汐般时涨时退,似明月般或圆或缺。其气海丹田之内的那滴寒露,也在疯狂地吸收着自其四肢百骸,向着丹田气海内所汇流而来的,股股木属性法力。

    看似是随意的被丢在房间角落里的几块灵材灵石,此刻正以西北角一块淡青色非金非木的散发着柔光的块材为阵枢,组成了一个玄奥的法阵。此阵,竟隐隐同赵影落彼时炼制那辰土壁垒并黑色小鼎之时,兰儿为其摆下的小型聚灵法阵颇为相似。

    而二楼的后厨里,冷曼云正忙乱的包着汤圆。其鬓边、眼角已是沾染了些许灵麦的面粉,刚碾碎黑芝麻,又发现忘了烧热水。看着自己把之前规规整整的一个厨房弄得一团糟,她好看的俏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是幸福?是自嘲?

    只听她叹了口气,道:“真该抽时间好好学学厨艺了,但能红袖添香,不求天妒大道。”这句话若是传了出去,任谁都很难相信,这个站在修仙界巅峰的女人,这个如自己的名字一般清冷了近万年的女人,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倾倒众生的女人,这个十指不沾纤尘,一心追求天妒期大道的女人。有朝一日,竟是会为了哪个人去甘于平凡。平凡到红袖添香,平凡到洗衣做饭。

    早上睡了个回笼觉,又吃过爽滑、甜腻的芝麻汤圆。呃,纵是如此,一碗中也总是有那么几个卖相难看,吃起来更是难以下咽的存在。

    本是想将着为数不多的这么几个存在,置于碗底不再理会。

    可他的这一举动又如何会逃得过精明又有心的兰儿的法眼?于是她气鼓鼓的道:”没人逼你吃,想吃好的自己去做就是了。一大早,差点儿累死本姑娘,你找打啊!”

    赵影落三人在去往巨人巷的小道上,路过刘姐的包子摊时,隔着老远就听她喊道:“好你个小子,找到了媳妇儿就不来照顾老娘的生意了。有人给你做饭,就不吃包子了,是不?”

    宇文双与兰儿两女见状抿嘴轻笑,她俩虽然没过来买过,但是这刘姐做的包子却是并没有少吃。皮薄、馅儿香,尤其是冬日的清晨吃上两个,暖胃又暖心。只见赵影落尴尬的走到摊子前,拿了刘姐一早用油纸包好的几个包子,转身就走,离开刘姐几个身位后,他转身对着刘姐笑道:“大姐,再跟你说最后一遍,她不是我老婆。”

    “对,她是小妾。”双儿扮了个鬼脸,指着宇文双戏谑的道。

    三人转入巨人巷以后,街市渐渐热闹了起来。宽阔街巷两侧的商铺、住户门前都早早的挂好了大红灯笼,临街的窗户上还贴了寓意吉祥的各种剪纸、窗花。

    “阴掌柜,你看这个金玉满堂的剪纸不错。呃,那边凤求凰的窗花,比我昨天夜里剪得好多了。快看,还有那个······。”心情大好的兰儿,一路上不停的评论着。

    双月城万宝斋商铺,大总管宇文禄正招呼着柜员、伙计,整肃着门前的街巷,清理着附近青石地面上的霜露。

    此刻,万宝斋的正门处,以及临街的屋檐下,那一众的大红灯笼,正于清晨的寒风之中轻轻的摇曳着。

    万宝斋三楼,赵影落这个二当家所在的房间里,他在处理完为数不多的往来函件之后。当即又开始炼化起小鼎来。自宇文双入住小四合院以来,赵影落在万宝斋的活计便日益减少。美其名曰,怕他功高盖主。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大小姐要刻意的给他提供大量的空闲时间,以为其能够在修为上更进一步。

    随着赵影落对黑色小鼎培炼、温养的时日愈长。他惊喜的发现,当自己身处水之囚牢中施展敛息术时,或是还丹期修士都不一定能够通过神识,感知到他的存在。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