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元佳节(二)

    小鼎之上的黑色光波流转间如潮汐般时涨时落,间或好听的水流“哗哗”之声。发现这个规律的小丫头兰儿,将其命名为“潮汐鼎”。“潮汐鼎,潮汐鼎……”兰儿对着小鼎高兴地喊着。仿佛是对她的回应般,小鼎表面于光波流转间发出了“哗哗”的响声。

    宇文双在万宝斋吃过晌午饭后,随恒丰典当行大掌柜张澜,来到了双月城伟栋商行分坛——浮翠园。园里一座相却冷曼云的住处——“暖阁”不甚太远,唤做是“罗兰院”的四层小楼中。宇文长风、冷烈、百炼阁灵药峰主云琎,以及散修张寒风,已经端坐在二楼会客室内喝着灵茶。

    待张澜两人进屋后,宇文长风首先开口道:“事关重大,烦请冷爷将南骞连沼寨的情况再次向诸位做一下简要说明。”

    轻自咳嗽了两声,面色惨白的冷烈,声音低沉的道:“诸位道友,冷某受宇文老爷子并冷尊者之托,将南骞战事,以及眼下的情形向各位做一下简短的说明。”说着,冷烈将连沼寨伟栋商行几处大店铺的攻防战,以及九鼎峰上几人的斗法情形向着众人扼要的讲述了一遍。

    听到冷烈的描述,几人的脸色变得愈发严肃。尤其是第一次得知此消息的宇文双、张澜二人更是陷入了沉思。但见宇文双好看的柳叶眉微蹙着,张澜一双妙目之中写满了震惊,良久她缓缓地开口道:“听冷爷方才所言,晚辈不才分析南骞连沼寨战局,加之双月城当今局势,便是可知:眼下的阔剑门至少已经与合欢宗、阴癸派,以及伟栋商行水尊者结盟。从连沼寨与九鼎峰祝融台之战,在我方占尽优势的情况之下,彼方的几个大修士始终不曾露面之事来看,祝融台之战彼方五个还丹期修士名为拜山,实是试探虚实。在得知老爷子以及冷尊者,都在南骞的确切消息后,彼方并没有趁我方结盟之时发动战事,收回连沼寨那一众商铺的控制权,那么彼方所图之大便是可见一斑。”说完,张澜看向了冷烈所在的方向。

    冷冽看了眼房间之中的隔音禁制,环顾众人后,神情严肃的道:“二小姐方才所言与‘老爷子’并‘冷尊者’的判断大抵一致。我们认为对方实是醉翁之意在川海大陆,在双月城。

    两位大修士还提出,要特别注意之前与宇文二爷激战过的邪魅青年,其使用的‘鸳鸯同心环法宝’多半是以极北苦寒之地凤凰一族的九级妖修的三根本命翎羽之一为主材所炼制。是以其人应是与凤凰一族有着极大的渊源。

    而凤凰一族近年来居然有人进阶至未济期之境,且悄无声息的已经与阔剑门等几方取得了联系。对于此事,我们已经通过前去驰援连沼寨的大智神僧,传讯回寒夬寺报与了大过圣僧知道。相信寒夬寺一定会彻查此事,以不负他们一脉多年偏隅苦寒之地,以镇守凤凰一族的使命。”说完,冷烈喝了口已冷的灵茶,掩口轻声咳嗽了起来。他脸色苍白,神态疲累,仿佛刚才的一番说词,耗费了他莫大的精力一般。

    冰刺内部所自成一方的破碎天地之中,依旧春意盎然,并没有因为外界天气苦寒,而沾染些许寒意。此刻如黛的远山在氤氲的雾气之中,显得分外朗润。而几尾寸许之长的小鱼在新涨的溪流之中欢快的嬉戏着。听雨轩院落中的那一棵半枯萎的大树,此刻已然焕发了生机。此树在相却其不远处的灵眼之泉的灌溉之下,抽出了几根新枝。燃烧在树干之上的冰蓝色火焰,此刻也越发的旺相了几分。

    此刻,赵影落正手执‘潮汐鼎’,身罩晕生波光涟漪的淡蓝色水泡——水之囚牢,施展土遁之术穿行于万宝斋后院的泥土之中。当土遁之中的他停下身形,施展出敛息之术时,此秘术在水之囚牢的加持之下,纵是神念强大如兰儿都不易察觉他的所在。

    经过多次的习练,他已经初步掌握了‘水之囚牢’,以及‘唤海者之佣’这两种大神通。之于‘水之囚牢’的被动神技——对敛息之术效果的逆天加成,更是他重点习练的所在,毕竟此术可以令得他在面对道行修为明显高于自己的对手之时,大大的提高了逃脱的机会。

    十五的圆月高挂遥远的天际,在连沼寨古朴、粗犷的建筑群落里,借着皎洁的月色,踩着粗粝的石板,穿行于大街小巷的冷曼云、宇文朔月二人,在内心深处都不同程度的产生了空旷、寂寥之感。

    尤其是修为较低的宇文朔月,在深吸了一口清冷的寒气,强压住内心的寂寥与躁动之后,竟习惯性的握住了自己身旁女子的左手,此动作看上去是如此的熟稔与自然。

    冷曼云左手本能的微一用力,未挣脱后,便任由他这般施为了。眉梢眼角藏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良久,她缓缓的道:“南骞大陆民风淳朴,连沼寨更是人妖两大族,与一众异族共同相处之地。经过各种族传统与文化的触碰和相溶,在南骞尤其是连沼寨,还渐形成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妖族的热情奔放,人类的含蓄委婉,岩族的沉稳大气,木族的诡异神秘……,在今夜的上元佳节花灯会之上俱皆会展现的淋漓尽致。”

    川海大陆双月城映月湖畔,赵影落正随宇文双、兰儿、张澜三女穿梭于花灯的海洋里。随风摇曳的灯火,倒映在微澜的湖面上。映照着一众年轻男女、才子佳人的脸庞,别有一番朦胧的美感。

    三女之中兰儿比较喜欢各种式样的花灯,有历史人物题材的,有神话传说背景的,有才子佳人系列的……。此刻,小丫头与一众男女挤在一起观看的,便是在川海大陆故老相传的一段佳话。

    此花灯一组为十五个,俱是长方形制式,各有四个面之多。在灯笼的每个面的封纸之上,用水墨勾勒出的是一幅幅精美的画面。

    该灯笼的四个面围绕着中轴轻轻转动之时,便是在静静地诉说着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一个灯笼的四个面,所能够承载的故事画面有限,是以为了完整的还原此一段佳话,眼下的这一组花灯凡总是有着壹拾伍个之多。

    赵影落和宇文双站在了人群的外围,他的目光此刻正落在第一个灯笼的一面水墨画之上。一个面目清秀的书生,衣着朴素整洁,身背当下文人墨客中常见的书篓,自远山大川而来。

    灯笼随风轻轻转动间,他对于其上的另外三面所描绘的画面,已自尽皆了然。只见该书生一脸疲惫之色的来到了一座高门大院之前,此门前有着威武的石狮、粗壮的拴马石。朱红色大门的主门之上,一排排金黄色碗口般大小的门钉在落日的余晖下,泛着耀眼的光。斗檐之上,琉璃瓦下挂着一幅巨大的匾额,其上书有“林府”二字。

    “我给你讲讲‘追鱼’的故事吧。”赵影落的目光堪堪移至第二个灯笼上时,宇文双便即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吐气如兰。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