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不曾离去,何言归期

    看了眼灯笼面上那好看的、古风浓重的水墨画,赵影落的目光转向了宇文双斗篷之下的那张能够倾倒众生的脸。但见她朱唇轻启的道:“‘追鱼’的爱情故事在川海故老相传,讲的是年轻的书生张良因家道中落,父母相继离世,而远渡万水千山,来投奔其父年轻之时的故交‘林玉堂’的故事。

    彼时的林玉堂已经权倾朝野,富贾一方。张良经过千辛万苦,到达林府之后,林玉堂只给其提供舒适的生活、读书环境,对张良提出的其与林小姐,彩薇的婚约一事,却总是推三阻四,顾左右而言他。”

    张良在林府生活、读书期间,与他有婚约在身的大小姐林彩薇,更是对其态度冷漠。冷言冷语的相对那是家常便饭,单是当着他的面明说其二人之间的婚约之事已变为不可能,让张良不要妄想云云,就有数次之多。“说到此处,宇文双滑腻温润的一双玉手握住了影落的双手。

    赵影落偷眼看去,于人群中赏花灯的兰儿、张澜二女并没有发现这边其二人十指相扣的情况。他刚要挣脱,只听宇文双继续道:“儿时,娘亲每次给我讲这个故事之时,都是这样拉着我的手,并不断地对我说:大闺女啊,做娘的不盼你大富大贵,不求你成佛登仙。唯愿你日后能找到一个有情有义的郎君,他能比你爹更疼你,比你娘更爱你。两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哪怕是九幽地府也一起去闯。当然一切的前提是首先你自己要学会付出,要真心实意的待人家好,我们女人似水,感情应是细水长流,润物无声的。但是娘亲啊,双儿现在找到了这个可以仰望终身的人,可如今的你又在什么地方啊,你知道双儿有多想你吗?”

    此时,宇文双的轻声诉说已经变成了低声的啜泣,梨花带雨的脸上挂着惹人万般怜惜的泪水。她触动了赵影落心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让其不自禁地轻舒臂膀,拥这个爱他、怜他,只会对他默默付出的女子入怀。

    有了他坚实臂膀的依靠,宇文双在别人诧异的目光里,在赵影落温暖的怀抱中放声大哭了起来。泪水濡湿了他新穿的黑色缎面棉袄,也晕染了两人美好爱情的开始。

    良辰美景总是短暂的,随着深夜带来的如水般的寒凉。映月湖畔,双月城中在上元佳节之夜尽情狂欢的人们,此时也大多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只余风中摇曳的灯火,以及少量疲倦夜行的旅人。在短暂的乌云遮月之际,双月城中巨人巷里,一道道遁光朝着宇文府邸的方向激射而去。

    宇文双等一行四人,在花灯会结束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赵影落的小四合院。而是结伴来到了位于双月西城的浮翠园。暖阁中一间装饰华美的地下室里,被镶嵌在墙壁之上的,约莫两人高许位置处的一排排星夜石正散发着淡淡的、柔美的光。光影错落间投射在屋内或坐或站的十几人的脸庞、身上。此时地下室内几人的目光都注视在房间角落里,手握淡紫色“千里传讯符”的俊朗中年男子——宇文长风的身上。

    南骞大陆连沼寨伟栋商行分坛,一间隐秘的石室里。百炼阁灵器峰主蒲阔正亲自指挥手下一干人等,在忙碌地修复着一个残破的巨型传送法阵。作为组成法阵的主材之一,几块散发着深邃黑芒的陨星石正被几位阵法大师,在其上精心雕琢着无数深奥、繁复的纹阵。看着由几种主材散发出的光芒揉杂在一起,投射于墙壁之上所形成的如水似雾般的,有着淡淡法力波动的结界。蒲阔焦急的脸上终是愁眉渐展,嘴角边也带上了一丝淡然的笑意。只听他声音低沉的道:“弟兄们,再加把劲儿,马上就要成功了。”

    同处在暖阁小地下室中的赵影落,此刻正站在角落里借着人群的掩映,偷眼打量着在房间另一端的宇文长风。这是一个俊朗、轩昂的中年男子,身量修长,五官硬朗且分明,眉眼间带着一般与宇文双有着七分相似的妩媚之气,甚至是犹有过之。大传送法阵中,那如同湖面般漾动不已的法力结界在星夜石柔和光芒的照射之下,笼罩在眼前这个俊朗男人的脸上,竟让赵影落产生了几分不真实的感觉。这个人明明近在咫尺,却又仿若远在天边,这难道单只是空间传送法阵的玄妙?

    当众人随手持大挪移令牌的宇文长风,通过传送法阵来到双月城宇文府邸时。冷曼云已与惊虹剑叶青,裂海剑丁原,以及手持鸳鸯同心环法宝的邪魅青年战在了一处。

    冷曼云不愧为成名数万年的即济期大修士,在以一敌三的情况下竟丝毫不落下风。在侧身躲过邪魅青年,通过鸳鸯同心环所唤出的火焰凤凰喷吐的焚天之焰后。她张口祭出了一枚椭圆形半个巴掌大小的棕色令牌,此令牌正面雕刻有一头嗜血狂暴的豪猪,背面的地面之上趴伏着一头硕大的食金熊,而天空之上盘旋着的则是一只苍背雷霆战鹰。

    赵影落识得此宝,其与宇文朔月之前给他看过的养魂木令牌几无二致。只是此宝在冷曼云的法力催持之下,所展现的威能却不是朔月可以比拟的了。

    只见此宝迎风涨至数丈大小之后,三头丈许大小的灵物从其中齐齐的凝形而出。苍背战鹰口中喷吐着道道银色闪电,挟雷霆之威朝火焰凤凰飞去。硕大的食金熊则犹如一堵巨墙般挡在了冷曼云的身前,其厚实的利爪竟一击之下轻易便拍散了裂海剑丁原所斩来的,那如同是怒涛一般的狂暴剑气。而嗜血狂暴的豪猪则在冷曼云法力幻化的土黄色巨手的掩护之下,欺近了青虹剑叶青身边。

    此狂暴的豪猪明显以身法见长,左冲右突间竟带着一串残影,突破了叶青面前如细雨般绵密的剑气。其阔口中两根近三尺长泛着幽蓝色寒光的獠牙,夹着呼呼的风声向着叶青的左肋之下刺了过去。

    “倾城剑、秋水剑向冷前辈请教。”话音未落,叶倾城与文秋水两人竟又加入了战团,形成了五人对冷曼云的局面。宇文府邸中比斗台之下,宇文家、冷家及商行众人顿时群情激奋。脾气火爆的宇文福更是破口大骂对方不讲修仙界的规矩,竟欲以多人配合车轮战的方式来消耗冷曼云。可已方众人摄于冷曼云数万载积威,在未得到她首肯的情行之下,竟无人敢上比斗台去相助她一二。

    随着文秋水人剑合一之术突破了棕色食金熊密不透风般的防御,彼方五人在与冷曼云的争斗中,渐渐占据了上风。此时三头狂暴的灵物已被冷曼云唤至身前,展开了防御之势。只有在挡下五人如同潮水般狂暴的一轮攻击之后,冷曼云才有机会将法力凝结成一头土黄色的巨牛,或是一具玄青色的巨大岩石傀儡来反击一二。

    此刻,赵影落与宇文朔月已经站在了一起。眼下的二人,应是跟已方大多数人有着相类的心思,那便是:同仇敌忾。

    其实,在场的众人都明白,修为至即济期与还丹后期在法力之上的区别已不如前面的几个中境界那般明显。比如通常情况下,一个还丹期初期修士可以很轻松的应对四五个通灵后期的修士,一个通灵初期修士同时对上五至六个冰棱后期修士,其取胜的难度也并不是很大。

    可一名即济期修士若要轻松地应对五名还丹期修士,便是放眼整个修仙界,这数万年来也是很少见的。尽管冷曼云威名素著,纵使她修为高绝罕逢敌手,可已方众人还是为其捏了一把汗。她每次的化险为夷,她每次的攻守转换,均牵动着已方之人的心。

    惊虹剑叶青,在狼狈的躲过冷曼云以法力所幻化而出的,玄青色巨石傀儡的全力一击之后。阔剑门四人竟少有的站在了一处。文秋水在口中念念有词的同时,率先将手中的秋水剑抛向了半空,余者纷纷效仿。

    四柄神剑在半空中竟相溶为一,化为了一柄制式古拙的宽阔大剑,此剑的剑刃太过宽阔,竟与剑身长度差相仿佛。在场众人在此阔剑产生的强大威压下,均自倒吸了口凉气。宇文长风等人在为冷曼云担心的同时,终于也明白了阔剑门这个称谓的由来。

    随着阔剑门四人口中念念有词的吟唱,文秋水、叶倾城、丁原三人身上的气势一再萎靡,而叶青身上的威压竟节节攀升至可怕的即济期巅峰,仿似半只脚已经踏入了未济期之境。

    当其双手握住那几乎令得天地为之色变的,宽逾六尺的阔剑之时。偌大的一个比斗台之上,顿时阴云密布,狂风怒号。伴随着阵阵的雷鸣闪电,邪魅青年在喷出几口精血后,竟飞身融入了堪堪为同心环所幻化而成的火焰凤凰之内。

    随着火凤凰身上的涅槃之焰,熊熊燃烧,一股不弱于即济期大修士的威压自其身上迸射而出。带着焚天灭地的威势,火凤凰在一阵清越的嘶鸣声中化为一道金黄色的火链缠绕在了阔剑之上。

    衣袖轻拂,阻住了不畏险境,不顾生死的奔向比斗台的宇文朔月。冷曼云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似自语、如低诉,随着其身上威压的节节攀升,冷曼云的修为已经超越即济期,达到了未济期之境。她面前的虚空中那两丈许大小的椭圆形令牌,此刻也在三头灵物进入到其中后,化为了三尺许大小,堪堪挡在了她的面前。

    好看的丹凤眼,望向了兰儿所在的方向,冷曼云轻声道:“冷月前辈,他就拜托你了。你应该知道,那物对于此时的我作用已经不大。”

    “君问归期未有期。但,不曾离去,何言归期?这是我一生之中最为快活的时光。”双眸凝望着宇文朔月,冷曼云迎向了叶青手中阔剑的必杀一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