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东湖郡

    “娘亲娘亲,吓死孩儿了,在那边我俩刚才经过的小花圃里,躺着一个乞丐。”头痛欲裂的赵影落,迷糊中被一阵惊呼、喊叫声惊醒。

    艰难的伸手摸了摸身下柔软的干草,朦胧中看了眼周遭绿色常青的低矮灌木,赵影落试探着活动了一下腿脚。值得庆幸的是,虽然外伤比较重,但并未伤及筋骨。他缓缓地坐了起来,看着自己褴褛血污的衣衫。刚才还在疑惑,哪儿来的乞丐?眼下他终于苦笑着明白了,那两个孩童口中的乞丐,可不说得就是他赵影落吗?

    对自己眼下的情形,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之后,赵影落试着运转”寒焰化土诀”,来调动自己体内的法力。在经过近半个时辰的努力之后,他终于承认了一个事实——自己的修为已从寒露后期,跌落至了雾化初期。

    那原本充盈于自己气海丹田之中的法力,眼下已变的细弱游丝,几不可查。经过千辛万苦凝结而成的那滴寒露,已然碎裂为了一团氤氲雾气。

    唯一能够让他感到安慰的是,在经过无数次的尝试以后,眼下的他勉力可以驱用那“潮汐鼎”。

    简单的涂抹了一些外敷伤药,打理了一下脏乱的头发。赵影落将着一件,自随身所配饰的乾坤袋中取出的新棉袄换将了上去。

    他信步走在了这处于入夜后变得相对静谧的园林之中。经过几处花木扶疏的花圃,穿过几道曲折通幽的回廊,与几波晚饭后出来活动的人们擦肩而过后。于冰下泉流幽咽而淌的假山旁,赵影落走出了这座开放式的园林。

    自此园林之中一瘸一拐的走将了出来的赵影落,眼下完全变化成了另外的一般模样。

    粗眉大眼,嘴唇略厚,给人一般憨厚、朴实的感觉。眼下纵是自己的好友宇文朔月当面,也是不能够发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端倪。

    此是昔年自己的老祖母,配合“千面之术”。苦心孤诣的为其所打就的三个,足以乱真的身份之一——出身于北颐国板桥镇的宇文影。

    憨厚青年走出那开放式的园林之后,便混入了其门前街巷之上,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在一处裁缝铺里,采买几件新衣之时,他不动声色的自彼处伙计的口中得知了,此地的具体所在——北颐国东湖郡。

    作为北颐王府的小王爷,他对于此一座因湖而得名的郡城,自是不会太过陌生。据他所知,此地处北颐国东部的大城,眼下正是阔剑门所下辖的势力范围。

    天色已晚,兼又身心疲累的赵影落,住进了一家看上去颇为雅致的小客栈中。他之所以选择这般一处临东湖而建的所在,除却其清雅的环境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着此间的房客,多为提前租住于此,以参加大半年后的秋试的一众才子、书生。

    他混住于此处,以图恢复自己那跌落的修为境界,或许用时会久上那么一些。有这些动辄就是租住大半年、一两年的世俗读书人,代其掩人耳目,纵是他在此住的久了一些,也不会太过引人注意。

    做生意,盼的都是兴旺。水涨船高的道理,多数的买卖人都还是懂得。之于这一处客栈来说,住店的客人就是水。为他们参加秋试讨一个好彩头,那也是分所当为之事,于是此间便是被唤做了“状元阁”。

    赵影落于客房内,舒服的洗了个热水澡,修剪了一下自己的长发,尤其是收割了那丛生的青硬胡茬以后,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当他盘膝坐在床上运转功法,感受微弱的法力在体内流动时的畅快感觉时,房门处却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一缕不悦之色,在其脸上转瞬而逝。门开处,站定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衰老、沧桑的驼背老妇人。她老则老矣,精神头儿倒是不错。赵影落识得这是其方才进店时,招呼他的此间客栈的掌柜。

    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夜晚,衣衫单薄的老妇人,就这般一脸歉意的站在他的面前。只听她语带沙哑的道:“刚才你进店时,老身忘了知会公子一声。本店由于规格较小,所以子时以后就不再提供吃食。且此地相却彻夜经营的饭馆也较远,老身怕夜深以后,公子饿了时无处吃饭,故来提醒一二,打扰之处还望海涵。”

    听闻老人的此一般说辞,赵影落当即道:“打扰谈不上,让老夫人专程为此事跑上一趟,该说不好意思的应该是小可才对。如此,清淡小菜炒两碟,烈酒温上一壶。”

    寒夜里吃着温热的特色小菜,喝着滚烫的烈酒,赵影落的心里是暖和的。由此对自己在东湖郡的修炼也捎带着充满了信心。

    吃过饭以后,赵影落把一张有关于北颐国的山河地势图,自随身所配饰的乾坤袋内,取将了出来。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自己所在的东湖郡地处北颐国的最东南部,与川海大陆的最西端隔东湖遥遥相对。

    东湖郡虽隶属阔剑门管辖,但实际在此城行使权力的却是伟栋商行水韵儿尊者的嫡系——东湖商铺大掌柜李德龙。对于李德龙此人,赵影落倒是听宇文双提起过不止一次。譬如于连沼寨大战百炼阁灵傀峰主付九灵、冷烈,再譬如在百炼阁九鼎峰战败于付九灵夫人——石彩玉的漫天飞符。

    唯一让赵影落感到不解的是精明如水韵儿,怎么会安排一个听上去如此有勇无谋之人,来分管东湖郡这样的一座大城。难道大名鼎鼎的水尊者也是任人唯信?

    习惯性的摸了摸右耳,赵影落这才想起冰刺已然不在。不知道在那毁天灭地的一剑之下,南宫回雪会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也不知道自己在被那巨大的法力碰撞所撕裂的虚空,卷入其中以后,宇文双和宇文朔月他们会着急成什么样子,更不知道冷尊者在那一剑之下会否能够安然无恙。

    赵影落在思绪万千之际,已难挡那如潮困意。

    此刻,银灰色的冰刺正静静地悬浮在他的气海丹田之中,横贯于其上的是几道怵目惊心的裂纹。

    冰刺内部所自成的那一方破碎天地之中。溪水依旧缓缓地流动着,只是峡谷两侧的石壁如同遭遇重创一般,滚石、断枝随处可见。掩映于花木当中的几处院落也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损毁,柱倒梁碎、墙倾壁摧,不堪入目。

    连同天地灵气最为浓郁的听雨轩也是没能幸免,只是其院落中那燃烧着冰蓝色火焰的寄魂之树,倒是愈发的枝繁叶茂了起来。冰蓝色的火云升腾间,竟是在院中的灵眼之泉内倒映出了一张绝美的瓜子脸。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