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厉兵秣马

    “杜姆拍卖行”是一座占地面积极为广阔的六层小楼。刚一进门,赵影落便受到了一名年轻店伙儿热情的招待。说明来意后,他被引至了二楼的精品区。同着他之前所供职的双月城巨人巷万宝斋很相似,这里二楼精品区也根据售卖物品的各异而被划分为了几个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三至四人负责物品的分类整理、顾客接待。

    此刻,赵影落方一进入法器区,便有一位伶俐的小丫头笑着迎将了上来。她在了解了赵影落的需求后,便重点介绍、推荐了几样中阶法器、低阶符宝。此后她便乖巧的侍立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赵影落的挑选。这“杜姆拍卖行”的底蕴,从这个小丫头招呼顾客时的得体、大方,便是可见一般。这也难怪其能够在店铺林立的财源街占有一席之地。

    赵影落所要入手的法器、符宝的要求很明确:一是威力大,二是其消耗法力要相对较少,三是要经济实惠。经过再三的比对之后,他选择了一面由着地甲龙的厚重鳞甲为主材所炼制而成的土黄色盾牌、一杆正面绘有几团灰色飓风,观其表面的法力波动已堪堪达到了上品法器的青色令旗。

    其实赵影落更加看好的是一枚集攻防于一体的,名唤“庚金镯”的金黄色圆环样手镯。平时其可以作为普通的手镯饰物佩戴于手腕,在与人斗法之时既可以化为一层淡金色光幕遮挡于施法者身前,助其防御对方的攻击。又可化为丈许大圆环带着无匹的锐金之气直接砸向对方。

    可是由于该手镯自身的品级已经达到了极品法器,且罕见的拥有攻防一体的属性。所以在这“杜姆拍卖行”的售价,对雾化期小修来说,已经高的离谱。他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财富,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在“庚金镯”的面前徘徊了半天之后,终是咬牙离开了。

    在交割了不菲的灵石,满心欢喜的带着两件灵器离开“杜姆拍卖行”以后,影落心情大好的走在了财源街上。任谁从他满含笑意的憨厚脸庞之上,都是能够看出其一定收获不错。就在赵影落步入了一家符篆店的同时,“杜姆拍卖行”二楼一个大房间内光影交错的角落里,两个模糊的身影正在低声的交谈着什么。从其中的只言片语可以判断出此二人讨论的是:雾化期小修花费不菲灵石之事。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庸儿啊,和气生财,为客人保密,勿追究客人巨额资财的来历,永远是我们的经商之道。”

    “是,父亲大人!”但闻阴影里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缓缓地答道。

    因成年刺背龟为二级妖兽,虽攻击力一般,可其倚仗自身厚重的龟壳所形成的防御在雾化期的修士面前可是颇为强大的。由于与李清茂、阴明月两人相比,赵影落的修为是最低的,所以他为了在捕杀刺背龟的过程中能多做点儿贡献,这才决定多花费灵石来购买些符篆。

    符篆是由修行五行术法的修士,把自己已经掌握的术法神通,以特殊的方式封印于特殊的载体——符纸之上的所得。手持符篆之人只要将体内的法力以相应法门轻轻的注入符纸之中,便可激发符纸之中被提前封印进入的秘术、神通。因其对敌之时使用方便,耗用法力相对较少,而被广泛使用。可同样的,使用符篆对敌,在修仙界中也被公认为是一种浪费灵石的行为。因符篆本身对制符、篆刻要求的严苛,加之制符成功率的低下,是以似这般的一次性消耗物品,其价格一直是居高不下的。尤其是一些高等级的符篆,简直被炒到了天价,甚至是有价无市。整个下午,赵影落在财源街各店铺边逛边买,终于集齐了自己想要的符篆。

    夕阳西下,赵影落这个匆匆赶回状元阁客栈的断肠人,一路不断的思量着:“要不要联系宇文双?怎样联系宇文双?”

    这个困扰了他数天的问题,再次让其皱起了眉头。

    回到状元阁客栈,在三楼自己的房间内布设了一个简单的,同着外界想隔绝的禁制以后,赵影落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便迫不及待的自“潮汐鼎”的储物空间内,取出了白日里购自“杜姆拍卖行”的淡青色令旗。他将其命名为“青风旗”。抚摸着青风旗那如同是锦绣一般的柔软旗面,他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火热之色。只听其喃喃自语道:“石桥岛猎杀刺背龟之行,就看你的了。”

    随着寒焰化土诀功法在体内的缓缓运转,赵影落引导着气海丹田之内的土黄色法力,小心的祭炼着“青风旗”。以他眼下这雾化初期的修为,来祭炼品级已达到上品的法器,还是颇为吃力的。所以他采取的是小火慢炖的方法。每当自己体内的法力几近枯竭之时,他就会将一块石子般大小的灵石握在手心,吸收其中淡淡的灵力,以补充至丹田气海之中。当寒焰化土诀在体内不知运转了几个周天,身旁黯淡无光的灵石也积了小小的一堆时,一直观察着旗面之上的那几团灰青色飓风的赵影落,猛的将着两口精血喷吐到了旗面之上。随着青色旗面变为土黄之色,几团灰青色的飓风也在其上如同是火焰般的熊熊燃烧了起来。至此,对于这青风旗的祭炼也算是初步的完成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带着兴奋的心情,来到一楼准备吃晚饭的赵影落,恰好碰到了在后厨帮着忙前忙后的掌柜——驼背老太太。

    见赵影落走了过来,老太太连忙关切的道:“公子,来小店几日了,还算适应吧?坐会儿啊,我让后厨给你加一个特色菜。”

    听着亲切的话语,看着她苍老的面庞,赵影落的心里暖暖的。

    东湖畔,一家距石拱桥不远,规模颇大的酒楼之中,李清茂与阴明月两人正在吃着当地的名菜——东湖醋鱼。吃了口细腻嫩滑的鱼肉,阴明月撅着小嘴对李清茂不满地道:“师兄,以你我二人之能去猎杀刺背龟,想来并没有多大的困难,为何还要带上前日在小酒馆遇到的那个憨头憨脑的小子?难道你没觉得届时他可能会成为我们的负累?”“师妹,先吃会儿鱼,这可是本地的名菜,一会儿凉了不好吃,咱边吃边聊。”李清茂用筷子指着瓷盘里的醋鱼对阴明月轻声说道。

    吃过晚饭后,赵影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盘膝坐在暖和的小床上,开始运转起“寒焰化土诀”来。自修为境界跌落至雾化期以后,赵影落发现自己对化土诀的理解好像又深了那么一些。其自身的法力在该法诀的引动之下,在奇经八脉之中的运转也变得越发的圆融。

    通过运转该法诀所炼化吸收自外间的灵力所产生的土黄色法力也变得更加精纯、凝练,这极大的提高了赵影落的施法速度。据影落自己估计,精纯凝练的法力对于该法诀后面所附录的数般有着些许残缺的大神通,也会有不小的增益效果。

    当化土诀在其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以后,精神大好的赵影落从“潮汐鼎”的储物空间内取出了那本古旧、残破的《肆辰巨灵掌》秘术图录。抚摸着入手温凉、柔软的封面,赵影落憨厚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孩子气的笑意。

    彼时,此秘术图录之所以会引起赵影落的注意,多半便是因为此封面的材质了。自小受老祖母以及姐姐的熏陶,他早已练就了辨识灵材方面的火眼金睛。很显而易见的道理:能以七级妖兽寒冰蚕最柔软最珍贵的腹部毛皮为封面的图录,自是珍稀无比的。

    至于是什么原因,让其明珠蒙尘,遗落于街头摊位。在赵影落看来,其背后必定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因由,但此事之于眼下的他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最令他兴奋的是,该巳辰巨灵掌秘术虽是残缺,但居然与化土诀秘术之后所附录的数般有着残缺的大神通之一的“离艮化形术”,有着极深的渊源。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