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阵法入门

    以赵影落对“离艮化形术”的熟悉,加之这几日其对“巳辰巨灵掌”的参悟,他认为此“巨灵掌”秘术应是有人根据“离艮化形术”所演化而来。虽然该秘术较前者更为简单、通俗,但已经尽得其精髓。且修习该“巨灵掌”的门槛极低,纵是以他目前的雾化初期修为,亦是可以着手修炼。不似“离艮化形术”般只有修为至还丹期方才堪堪达到修炼的前提之一。

    再翻看了一遍《巳辰巨灵掌》秘术图录后,赵影落便手捻法诀,将体内的法力,按照图录上所记载的方式慢慢地运转起来。在经过无数次的尝试与失败之后,在东方既白之时,终于在他的背后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散发着淡淡法力波动的土黄色巨掌虚影。

    此巨掌虚影虽是暗淡且又法力波动微弱,但依然掩盖不住其古拙、苍莽的气息。伴随着阵阵龙吟之声,赵影落将该巨掌虚影缓缓地印在了床前那早已为其准备好了的玄铁盾牌之上。

    西部荒蛮大陆荒原之地,阴睽派总坛冥漠城鬼王府内,一位美艳的妇人,在经过一通大声的吵嚷之后,此刻正形象全无的扑倒在地上小声的啜泣着。无数名贵的字画、书籍、玉器,以及灵材更是散落了一地。一位样貌同着阴风有七、八分相像的粗狂汉子,此刻正小心的陪坐在不远处,手持漆黑如墨的旱烟袋沉默地抽着旱烟。

    斜倚在石拱桥那粗粝的护栏之上,迎着吹面不寒的春风,沐浴在暖和的阳光下,看着石拱桥上衣着轻便,往来如梭的人们,此刻的赵影落正恣意的感受着大自然的瑰丽。

    一个月之前还漫天飞雪,半月之前还春寒料峭,转眼间便是艳阳天了。赵影落对于今日的石桥岛之行充满了期待。

    川海大陆双月城宇文府邸东院,方一进门还未来得及向宇文长风执晚辈之礼的宇文朔月,便一脸焦急的望向坐在客厅首座的俊朗中年男子。

    “大老爷,我姐姐她们有消息了吗?”这好像才是他最为关心之事。

    沉默地摇了摇头,宇文长风像是在安慰朔月,也像是在安慰自己。但见他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后,望着宇文朔月声音低沉地道:“你姐姐这么大的人了,况且还有冷月前辈相陪,不会有事儿的,咱们爷俩大可放心。倒是冷尊者重伤之后,商行那边有好多事情也需要你去处理。等双儿有了消息后,我会着人第一时间通知你,莫在为了此事徒耗许多心力。”

    午后的阳光照在这个俊朗男人的侧脸之上,带着几许疲惫,几许落寞。在送走来去匆匆的宇文朔月之后,这个在暖阳下倚门而立的男人,只有在此刻无人处,在疲惫与落寞中,独自舔舐着内心的伤楚。这是一个父亲在女儿留书离家后的不舍与担忧,尤其是这个父亲在女儿年幼之时,还一人分饰两角的同时扮演了母亲的角色。

    相比于北颐国的春回大地,极北苦寒之地依旧是万里冰封,漫天飞雪。此刻一位宝相庄严的年老僧人正艰难地行走于狂怒的风雪之中,翻过了一座山头之后,在背风处他紧了紧身上厚厚的僧衣。冷风如刀,夹杂着鹅毛般的大雪拍打在他的脸庞、身上,皱了下眉,发现路况熟悉如自己,竟也不觉间迷失在了这茫茫雪国之中。

    轻自叹息了一声,只听他含糊不清地道:“下次该带上明厄做一处前来,也是时候该让他熟悉一下寒夬寺一脉的使命了。”说完他张口缓缓地祭出了一颗拇指般大小,散发着淡淡寒气的冰蓝色佛珠。此珠温润如玉,色做冰蓝,材质非金非木,迎风化至满月般大小之后,一道道或坐或卧的罗汉虚影自其中显化而出,令人望之顿生谦卑的寒意。

    顷刻间风停了,雪住了,仿似连时间也被这股冰寒的气息所冻结。伴随着阵阵的梵音之声,老和尚左手捻诀的往该冰蓝色的佛珠之中连番打入了数道法诀。

    此宝在法诀的加持之下,其色由冰蓝渐转眼下的淡金。待柔和的金色光芒充斥了其周遭丈许范围的虚空之后,一道漾生着水波涟漪的空间传送之门,登时便在老僧面前的虚空之中被缓缓地一打而开。

    年轻人总是有很多共同的话题,阴明月在消除了对赵影落最初的偏见之后,在李清茂与赵影落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气氛的感染、带动之下,也渐渐地话多了起来。

    只见她此时正眉头微蹙,似娇似嗔地对着李清茂大声喊道:“师兄,这个憨小子对阵法一道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何必如此大耗心力地为其做此讲解。”

    不待李清茂答话,她好看的侧脸转而看向了赵影落。盯着他的眼睛,女子认真地道:“喂,宇文影是吧?本姑娘对你方才所提及的炼丹之道,并火炼之法颇感兴趣,可否细细的说与我同师兄知道?喏,要是本姑娘满意了,说不得到时一高兴之下,这本《阵法入门大全及详解图录》便就归你了。”说话间,一本黑色封面的图录,如同变戏法般得在她那轻扬的左手之中一闪而逝。

    赵影落看了眼五官刚毅分明,眉目清秀,始终面含微笑的李清茂,然后对着阴明月晒然一笑道:“如此,在李师兄与阴姑娘面前,小可献丑了。”

    说着赵影落便讲解起了控火心得,包括得自于兰儿处的“外物炼器术”。当他说至此处时,李清茂与阴明月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皆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两人几乎同时提议来到路边角落处,暂做歇息。待梳理、参悟一遍赵影落方才所说及的控火之法以后,才重又上路。

    赵影落则是趁两人歇息之际,自乾坤袋中取出了早已祭炼完毕的青风旗。土黄色的小旗被其抛向高空之后,迎风便化做了丈许大小,其上的几团灰青色飓风如同火焰般熊熊燃烧着。伴随着几句晦涩难明的咒语,他左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连番向着土黄色旗面打入了数道法诀。该四团青灰色飓风登时便携裹着冰凉、瑟缩之意,自旗面之中卷动而出,在其面前的虚空之中缓缓地旋刮着。

    以赵影落眼下这雾化初期的修为,已经勉力能够自青风旗中,唤出凡总四道灰色飓风。此四者之中其虽是只能够驱驰其中之一,但之于此行,在他看来,也是已经足够了。深吸了口气,他将着青风旗重又纳藏入了自己随身所配饰的乾坤袋中。

    此时李清茂与阴明月两人依旧在静静地闭目参悟那火炼之法,以及玄之又玄的外物炼器之术,丝毫没有要继续赶路之意。于是一张兽皮材质的山河地势图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该图乃是前番为其购自于钱市街坊市,在市面上很是常见。其上以整个修仙界所通用的地理标识,详细的勾勒、标识出了东湖郡,尤其是石桥岛所在的东北角方位的一应山河地势的情形。

    自该地势图上可以看出,石桥岛在东湖郡的一众岛屿之中,是相却东湖城最近的一个。且由于其自身地理位置狭长,四面临湖处壁立千仞,状如拱桥,又加之该岛由著名的超大三十六洞石拱桥与东湖城相连通,故此而得名。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