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青鸾之眸

    仍旧无甚困意的阴明月,回到自己的房间随意的披了件外衣以后,便即沿着客栈内的螺旋楼梯,信步来到了此客栈一楼临湖的后花园中。甫一入得此园,一股混杂着泥土气息的花草芳香,便是为入夜微凉的湖畔微风送将了过来,吹面不寒,沁人心脾。她贪婪的深吸了几口,心中是说不出的惬意与舒爽。

    “阴姑娘,好雅兴,这般晚了还不睡觉?”

    大好心情为别人所破坏,任谁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刚要发作的阴明月,赫然发现破坏其好心情的讨厌鬼竟斜依在一棵高大的桂花树下。粗眉大眼、嘴唇略厚,不是宇文影又会是谁?

    强忍着怒气,阴明月走到桂花树下,走近赵影落的身旁。猝不及防,出腿如风的将其踹倒在树下,至此她才笑靥如花,声音甜腻地道:“叫你大半夜不睡觉,叫你破坏本姑娘的好心情。”

    看着坐在树下被自己踹了两脚,做痛苦状,既不躲闪,也不吭声的赵影落,阴明月顿时心情好转。整了整衣衫与他并肩坐在了一起,泥土的芬芳夹杂着阴明月身上的清香,让身处其中的赵影落如饮甘醇、琼浆,一时迷醉,不愿醒来。

    看着赵影落失神的模样,阴明月噗嗤一声,掩口轻笑了起来。用膝盖碰了碰身边的赵影落,女子声音甜腻的道:“喂,问你呢,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喏,这个是给你的。”

    不待赵影落回答,阴明月反手从随身携带的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块青绿色的玉佩。一缕苍翠之色如水似雾般在其上缓缓流动着,于清冷的月色中,散发着淡淡、柔美的光。入手处,他登时便感觉到了一股似有还无的温暖之意。以他的眼光见识自是知道该玉佩定不会是什么凡品。

    刚要开口推辞,但听身旁的阴明月幽幽地道:“第一次送别人东西,也不知他能不能接受,那个笨蛋明明只有雾化初期的修为,却要勉强催持品级达到上品的灵器。这要是与人斗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此玉佩唤做“福在眼前”,虽然只是下品的灵器,但胜在攻防一体,传言倘若能发现其中的奥秘,持有者或许会获益无穷。”

    听着身旁女子的低声软语,望着夜风夹杂着她的长发所吹过的侧脸,有那么一瞬间,赵影落仿似看见一头银色的小狼虚影,自阴明月左耳之上所佩饰的小巧耳环中一闪即逝。

    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干,穿过虚掩的窗子,将斑驳的光影投射到房间的墙壁、地上,以及因为劳累过度而趴伏在桌边睡着了的李清茂那俊朗的侧脸之上。多年来自己心底的一丝希冀,在破灭之后所带来的无尽的失落之意,折磨的他久久不能入睡。直到东方既白,终是抵挡不住如潮困意的他,这才趴伏在桌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他睡梦之中那紧锁的眉头,让人见之生怜。

    状元阁一楼后厨之中,言笑嫣嫣,此时的几个人正相谈甚欢。聪明伶俐,明媚可人的阴明月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便跟此间的掌柜——驼背老太太,攀上了交情。在经过老太太首肯的情况下,此时的她正堂而皇之的在后厨中做起了主厨的工作。她得体、风趣、幽默的谈吐,在潜移默化中也感染了厨房众人,给大家带来了不少欢乐。

    经过昨日石桥岛猎杀刺背龟之行,赵影落清楚地意识到了被阴明月挂在嘴边的所谓的“雾化期小修”,不仅仅是调侃与挖苦,而是实实在在的摆在自己面前的事情。

    本以为选择耗费法力相对较少的青风旗,可以在石桥岛之行有所作为,谁知道在实战中却与预想出入较大。自己雾化初期的微薄法力,在催持着青色飓风同着刺背龟的战斗进入相持阶段后,其后续法力登时便会生出明显的不继之感。更加别提其还要再抽出部分法力去激发符篆或祭出其它法器对敌。

    微薄的法力,上品的灵器,造成了赵影落对敌时攻击手段单一,后续法力不继,以及自保能力差的局面。旁观者清,于昨晚后花园的交谈中,阴明月将以上几点逐一分析给他听,同时又对其近期的修炼方向,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

    想到阴明月,赵影落那憨厚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无奈。这个明媚美丽、敢爱敢恨的女子,在短短的几天内,给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令他所诧异的是柔情似水,同着奔放如火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居然能够完美的糅杂在她一个人的身上。有那么一刻,赵影落仿佛自手心里那光波流转的青绿色玉佩之中,看到了那个明媚美丽的女子。

    片刻的晃神之后,赵影落再次摊开手掌心,仔细的端详起了手心里这块名唤“福在眼前”的椭圆形青翠玉佩来。苍翠欲滴,温润似凝脂。水波流转的壁面上倒映着赵影落憨厚的一张脸,一股似有若无的暖意也是自其掌心沿着手臂遍传了他全身。

    寒焰化土诀自体内缓缓地运转,那般熟悉的冰凉感觉也仿佛因为掌心的温暖,而变得浅淡了几分。赵影落试着将少许土黄色法力注入此寸许大小的玉佩之中,一个一人高许散发着淡淡暖意的椭圆形防御性护盾,登时便将其笼罩在了其中。该护盾表面不再是常见的平滑状态,而是表现出刺猬一样的芒刺状,其上更是有无数细小的银灰色火焰在升腾、翻涌着。

    随着土黄色法力的持续注入,玉佩之上亮起了苍翠的青芒。青芒涌动间,一段段古老、苍莽的文字登时便在其中凝形而出。

    “通宝诀第一层:火凰术、火墙术”,赵影落仔细的研读着通篇文字,如痴如醉。以他曾经寒露中期的修为,加之自己于控火之术上浸淫多年后产生的一些心得体会。他以为即使依仗“福在眼前”玉佩对火焰特有的加持效果,以自己目前这微弱的法力也只是能够着手修习,于对敌之时灵活多变的对法力要求颇低的火凰之术。至于那破坏力强、攻防一体,对敌之时需要耗费大量法力的“火墙术”,则只有等自己的修为恢复至寒露期之后才能够考虑。

    打定主意后,赵影落按照火凰术的记载小心的运转起了“寒焰化土诀”。土黄色的法力经过他气海丹田内潮汐鼎上的银色寒焰的加持后,在其体内的各处经脉中如同是烟霞般缓自流动着。当法力在火凰术法诀的引导下,流经其之前未曾到过的经脉时,舒爽中伴着痛楚,赵影落的脸色一时数变,汗水也挞湿了他的衣衫。

    火凰术表面上看来是简单的通过消耗修士气海丹田内的法力,引动通宝法诀,从而激发玉佩之中所纳藏的火灵之力来形成火焰凤凰,但个中艰辛却是只有赵影落自己知道。

    虽是有灵器“福在眼前”玉佩相助,但此术也不是初涉或是未涉法力化形之道的雾化期小修士所能够轻易掌握的。即使赵影落已经有了巳辰巨灵掌将着体内的法力,凝化为土黄色的巨掌形态的经验在前。其也是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花费了整整两天的时间以后,才初步掌握了该火凰化形之术。

    此刻在赵影落面前的虚空之中正盘旋着一头丈许之巨,神俊异常的苍青色火鸟。奇怪的是此大鸟虽为火焰精华,却周身散发着彻骨的冰寒之意,其翎羽之上所腾燃有的银灰色寒焰,似是要把这附近的虚空都一并冻结一般。

    而此时的赵影落正置身于芒刺状的浅青色火焰护盾之内,仔细地端详着该一头巨大的火焰鸾鸟,疲惫中带了兴奋。

    “有人炼化了青鸾之眸,夫君你多年的隐疾有救了。”西部荒蛮大陆阴睽派万鬼殿中,一个艳美的妇人此刻正语带颤抖地冲着主座之上的阴震说道。

    她好看的凤眸之中隐含雾气,那紧握住阴震宽大手掌的纤白玉手,因为用力过度,其指节此刻依稀泛起了青白之色。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