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杜姆拍卖会(一)

    沿东湖畔,走在去往财源街坊市的路上,赵影落听到最多的便是有关于东湖小会的消息。关于东湖小会,一家符篆店的掌柜给他讲的特别详细。说的是千余年前东湖畔原为东湖郡大多数灵材的集散地,彼时商铺林立、摊位众多。

    可自阔剑门接手此地,加之在伟栋商行的强势干预之下,这东湖畔居然被打造成了风景游览区。为方便凡俗之人并修仙者游东湖,阔剑门在伟栋商行的鼎力相助之下,斥巨资修建了财源街坊市,将东湖畔一应商铺、摊位尽皆迁至彼处。

    一应商铺、摊位迁走以后,每年农历的四月中旬的这十天,东湖畔便成为东湖郡本地三个修真门派招收外门弟子的日子。在这十天中,不仅三个门派大张旗鼓的招收门人、弟子,更是吸引来无数的散修,以及成名已久的前辈高人前来观礼。

    人一多就会带来商机。开始还仅是限于部分修士之间小规模的交易,到最后渐渐演变成了每年一度的东湖会。在东湖会上各种法器、丹药、符篆、灵材、稀有妖兽材料等等,应有尽有。千余年来经常会传出有幸运的修士以低价淘换到天材地宝的消息。

    影落前往财源街坊市,本来是想去店铺内购买两张对雾化期修士的修为提升有所裨益的丹方。可其一旦得知东湖会举办在即的消息后,赵影落觉得自己有必要再次去一趟“杜姆拍卖行”以购入几样中品法器。因为据他所知,宗门内的低阶弟子尤其是外门弟子,一般都是要做很多杂役,等闲是没有时间出门的,即使有幸出门一趟,也要经过逐层审批,很是麻烦的样子。

    而外门弟子做杂役所辛苦获得的几块灵石或是少得可怜的宗门贡献点,根本就不足以用来兑换宗门内的功法、法器或是灵材。在这种情况下于宗门内大肆花费灵石的外门弟子极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继而招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以赵影落那曾经是寒露后期的修为及眼光,他自然知道练气期修士之间的斗法其实质上比拼的是法力的强弱、法器的多寡与好坏、对五行术法的掌握情况、或是对于符篆、阵法的应用。所以为求自保,又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赵影落打算在加入某一个宗门、世家之前,尽量多购买几件中品或是下品法器。

    第二次来到财源街的杜姆拍卖行,赵影落所感受到的依然是热情和周到服务。在被提醒下午将会有一个重要的拍卖会,而且只要是老主顾,又或着当日在店铺中花费满五十块下品灵石的顾客,都有资格参加以后。他毫不犹豫的购买了两件中品防御类法器,以及一件下品攻击类法器。

    就在赵影落在财源街坊市中的杜姆拍卖行内购买法器之时,东湖畔状元阁一楼临湖后院里的一处颇为幽静的厢房里,住进了两个年轻的僧人。要是赵影落的好友宇文朔月当面,一定会识得此二位正是来自于佛门正宗的寒夬寺。

    前番有极北苦寒之地罗浮山脉寒夬寺戒律堂首座大有神僧座下明心、明悟二禅师,随大智神僧前往南骞连沼寨驰援冷曼云并宇文世家。此明心、明悟二人就是眼下入住状元阁客栈的此两个年轻僧人。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与赵影落之前所供职的川海大陆双月城万宝斋商行一样,杜姆拍卖行的拍卖大厅也是在四楼。赵影落随一个姿容俏丽的侍女进入拍卖大厅之后,便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了下来。

    赵影落虽是以秘术将着自己的雾化初期修为,压制在了练气期八层,可其神识之力可是货真价实的寒露后期修士的水准。在其小心的感知了一下周遭的情形之后,便是发现有几般颇为不弱的、似有还无的神识之力在笼罩着整个拍卖大厅。赵影落自是知道这是拍卖行为保证此番拍卖的顺利进行,而做的刻意的安排。毕竟没有什么人敢于在高阶修士的眼皮底下行那扰乱拍卖之事,更遑论是干出什么当面杀人夺宝的勾当。

    该一处位于杜姆拍卖行四楼的拍卖场居然是呈盆地状,拍卖台在中间盆底处,而四周的竞拍席则是沿着盆壁呈阶梯状拾级而上,最高层按地支方位设了十二个小巧的房间,显然是为尊贵的宾客所准备。

    赵影落看了下四周,发现有一半的修士或戴斗笠、或披斗篷、或是以秘术改换了容貌······,显然他们在拍卖行中大多都是不愿以真实面目示人的,以免在将着拍得之物带离此间之时,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在赵影落周围的座位陆续被坐满后,一男两女三个拍卖师来到了盆底中间的拍卖台处。男子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气宇轩昂、丰神俊朗。可一旦其开口说话,纵使与他不相识之人,也能够听出,这是个急脾气。只听他道:“欢迎各位新老朋友捧场,话不多说,咱先看第一件拍品。”

    话音未落,自盆壁一侧的小门里,一名身材苗条的少女手托一个黄色锦盒向其走来。接过锦盒,于盒盖微启间他只是匆匆瞥了一眼,便挥手示意少女先行退下。但听他朗声道:“五百年分的七星草两株,此草药乃是炼制能够相助修士突破通灵期瓶颈的丹药——凝灵丹的两大主材之一。似此年份长久的灵草,可是有价无市的存在,起拍底价四百块上品灵石,五十上品灵石一加价。”

    说完,俊朗男子顺手打开了黄色锦盒的盖子,被两团氤氲雾气笼罩于其中的呈北斗七星状的淡紫色小草,依稀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竞拍席上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有人出了六百块上品灵石的高阶。经过几番竟价之后,该两株七星草最终被一个看上去衰老以极的冰棱期老者,以一千二百块上品灵石的高价拍得。此老者在交割完灵石拿到七星草后,仿佛对后续的拍卖不再感兴趣,便直接在此间侍者的指引下急匆匆的离开了此拍卖场。

    “啵”的一声,男子左手边的年轻女子,拔却了其手中所托的那一个翠绿色小瓶的木塞,一阵浓郁的药香登时便弥漫了开来。随即女子用犹如黄莺出谷般清脆婉转的声音说道:“雾化丹一瓶九颗,实是突破雾化期瓶颈的圣药。起拍价五块上品灵石或同等价值的灵材、宝物。”

    “十五块上品灵石。”仿佛怕有别人跟自己竞价,盆壁最高处房门上以古篆字书有“卯”字的小房间里,一个洪亮的声音喊道。

    “二十块上品灵石,再加价你们拿走。”盆壁最高处房门上以古篆字书有“巳”字的小房间里,一个苍老的声音针锋相对道。

    至于九颗雾化丹能够卖到如此高的价格,赵影落一点儿都不奇怪。主持此丹药拍卖的年轻女子说的不错,这雾化丹确是迄今为止炼气期修士在尝试突破雾化期瓶颈之时,所常自服用的寥寥几种丹药之一,至于需要服用的数量,则是因着各人的资质而异。

    在此少有的几样丹药之中,这雾化丹算的上是性价比最为突出的存在。饶是如此,其得来也是殊为不易。毕竟炼制此丹药的几味珍稀主材不能够大面积种植,少有的几处产地,又大都是掌握在一众大的宗门和世家的手中。是以这一般灵丹妙药之于小一些的世家、宗门又或是无依无靠的散修来说,可谓是一丹难求。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