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三大神木(二)

    一旦提到三大神木,李德龙那朦胧的醉眼中,顿时便有了精神。手中法诀捻动间,一柄银白色的小斧便为其张口喷吐了出来。丝毫不觉在席间做此行径有何不妥的李德龙,在此斧迎风涨至二尺许大小之后,便将其自虚空之中一把捞过,并珍而重之的放在了自己与阴风之间的饭桌之上。

    打量着斧身之上那雕刻有的金章宝篆,摩挲着厚重、冷砺的斧面,李德龙那浓眉下的虎目之中竟是少有的流露出了几许温柔之意。

    少倾,低沉却洪亮的声音自此房间内缓自响起。但闻李德龙瓮声瓮气地道:“大长老的黑风令以及咱手里的青牛斧,在炼制之时皆是添加了三大神木。此三大神木的共性,便是能够容纳、滋养生灵的元神,使其经久不散。一些修为高深的元神在一众秘术的加持之下,更是能够借重此三大神木,化身为人形,从而施展其全盛之时的部分神通。比如咱的青牛斧中就寄附有八级青牛大妖的神魂。数百年来此神魂在寄魂神木的滋养之下,非但不曾消散,反倒变得愈发凝实了那么几分。在咱丹田之火的温养、煅烧之下,那青牛大妖的神魂一旦籍此化形而出,其眼下所拥有的战力,比之于它肉身被毁却之前的全盛时期,应是也差不了多少。这也是咱近百年来能够以还丹中期的修为力敌还丹后期的大修士而不落下风的主要倚仗。”

    “关于寄魂神木,为兄也是略有耳闻。在北颐国其又被唤做是‘养魂神木’,它的每次现世,皆是会在修仙界中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传言五年前‘朗月城之战’的起因之一,便是北颐之主——赵家新自得了一整棵寄魂神树的消息不慎走漏,从而引起了合欢老祖的觊觎之心。既而也就上演了数万年来极为罕见的合欢宗、阔剑门数十还丹、既济期修士力战北颐王府的神话。唉,逝者已矣,不提也罢。德龙你重点说一下,财源街‘杜姆拍卖会’上所出现的‘车辕木’的情形吧。”在李德龙猛灌着烈酒的空档,阴风接过了话题说道。

    待李德龙将着拍卖会上所出现的那一块由着‘车辕木’所打就而成的扁圆行令牌的一应情形,详尽的说与了阴风知道以后。后者那始终波澜不惊的一张脸上,首次现出了凝重之色。

    见此,李德龙不禁在心里暗自揣度:“难不成大长老识破了此‘车辕木令牌’的来历?”

    川海大陆无尽海域深处,碧波宫海王殿内。海族之王于沫正与干瘦的玄衣大司祭低声交谈着什么。此刻她好看的眉眼间写满了懊恼与忧虑,口中还不停的重复着相同的话语,其大致意思是:“不曾想,一个小小的东湖郡居然水那么深,就连她与大司祭挑来挑去才最终确定的‘杜姆拍卖行’,都不似表面上看去那般的单纯。是什么样的背景与关系,能让‘青木令’的拥有者选择在此行拍卖?又是怎么样的业界口碑,才能吸引来强如李德龙一般的买家?”

    做为碧波宫的老人,同时也是看着于沫长大之人,玄衣大司祭此时选择了沉默、深深地沉默。看着于沫,他那尽是沧桑之色的浑浊鹰目当中写满了痛惜与不忍。几次欲言又止后,他终是语带沙哑的道:“女王大人不必太过自责,毕竟我族偏居一隅的时日已太过长久,对于杜姆拍卖行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店的背景,做出错误的判断那也是属于寻常之事。只是咱们关心则乱,又加之太过于急功近利。这才显得用那头九级玄铁龟妖丹换取‘唤海者之眼’的消息一事有些过于孤注一掷。至于车辕木,其做为修仙界公认的三大神木之一,近万年来出世的神器只有两件。其一是极北苦寒之地罗浮山寒夬寺的镇寺七宝之一,名唤‘金刚伏魔棍’。相传此重宝乃是用一整棵的‘车辕木’巨树为主材所炼化而成。其经过寒夬寺戒律院两代神僧丹火的煅烧、培炼至今,已经变做了一样名副其实的神器。其二是北颐国东湖郡坠星谷云家的‘青木令’,此令也同样为云家的几位大能之士以丹火煅烧成了无上神器。不过遗憾的是,相传此令早在数千年前便已经为云家的一个核心弟子在参加秘境试炼之际,失落在了‘东湖秘境’之中。”

    “大司祭,那传闻之中由‘车辕木’所做成的车子呢?”于沫情急之下,不禁出声追问道。

    毕竟神器令人向往,在玄衣大司祭对于该两般神器如数家珍的同时,这种如获至宝般的气氛也不由得感染到了海族之王——于沫。

    宠溺的看了眼身边的于沫,他脸上那遍生的皱纹,此刻仿佛也舒展了那么几分。连带着他说话时的语气似乎都变得激昂、狂傲了许多。只听他语带追忆的道:“那时你父亲尚是海族之王,我也新自接任此大司祭一职,而你则是黄发垂髫的小丫头,彼时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般的美好。可转瞬间就是数千年之久,白云苍狗、变换无端,皇图霸业终是都付在了谈笑之中。那时年幼的你,常自缠着我要听故事,每每讲到‘车辕木’做成的香车之时,你总要问上一句‘它后来去哪儿了?’”

    “是啊,它后来去哪儿了?”像儿时那般亲昵的摇晃着大司祭的袍袖,于沫喃喃的出声附和道。

    透过自己不觉间已自婆娑的泪眼,于沫仿似看到了那个衣袂飘摇、倜傥不羁的玄衣相士。那时的他以‘玄冰诀’之后所附录的遁甲奇门之术,可谓是卜算、推衍尽了这川海大陆的山河地理。而步履蹒跚的自己则是随着他阅遍了万水千山。

    岁月无情,转百世屠枭雄,强如这个曾几何时被她认定为能够呼风唤雨、顶天立地的男人,眼下已是垂垂老矣。

    朱颜辞镜、花辞树。是谁人说,英雄只叹末路?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