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东湖会(二)

    会账之时,赵影落刻意的多给了几块下品灵石。老人也没有过分的推辞,毕竟已经年老如他,以后需要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而且两人都知道,老人作为炼器师,如果只售卖炉、鼎这两种法器,那么他在垂暮之年为了喜好,或是梦想而做出的这种寂寞坚守,最终换来的只能是清贫。

    因着修为在寒露期之上,拥有了自己的本命之火的炼器、炼丹师等闲是看不上这种法器级别的炉、鼎的。而一些拥有地心之火的宗门或是修仙家族在购买炉、鼎之时,一般都是批量购入,然后分付在地火室内供门人、弟子免费使用。

    所以老者摊位上炉、鼎的主要顾客便是一些于机缘巧合之下得了异兽之火,天地雷火等诸如此类火焰的,修为在凝露期以下的散修炼丹、炼器师。另外还有一小部分喜欢使用炉、鼎类法器对敌的练气、雾化期弟子。

    钱货两清,赵影落转身欲走之时。老者满含企盼地道:“这位道友,闲暇常来坐坐,有时间咱们二人再探讨一下人生。”

    走出了老者摊位所在的八角凉亭之后,抬眼看了看已近中天的日头,赵影落转身朝状元阁方向走去。方才在八角亭中,摊位之前,随着老者对一干法器的诉说,赵影落也似是跟随其经历了一番人生百态。

    此时的赵影落感觉特别疲累,直似几个日夜不曾合眼般的困顿,眼下的他最为需要的是一个枕头和一次酣畅淋漓的大睡。

    经过一下午并整夜的酣睡之后,赵影落于黎明时分被窗外簌簌的落雨之声所惊醒。卧在温暖舒适的小床上,听着窗外的风吹雨,他多么希望时间能够永远的定格在这一刻,至少在此刻他的内心是安宁、闲适的。

    戈洛山脉深处,一个不知名的山洞内。一位妩媚、明艳的女子与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看去颇为伶俐、乖巧的小丫头围坐在一堆篝火旁,籍着那跃动而舞的火苗来驱除身上、洞中的湿潮、寒凉之气。说实话,似这般前面被烤的热烘烘,而后背冰凉一片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受。

    两人已经在戈洛山脉逗留了近两个月之久,单是被其二人所击杀的修为在六级以上的妖兽,就已经有了数头之多。可直到现在也不曾找寻到小女孩记忆之中的那通往西部荒蛮大陆的古传送法阵。

    状元阁一楼临湖后院里的这一处颇为幽静的厢房之中,身宽体胖,绝类弥罗的明心此刻正于自己的房间内,叠膝瞑目、双掌合十的坐在床上,默默运转着弥罗功的第二层法诀。

    当其脸上于阵阵强烈的金色光芒一晃而逝之后,轻叹了口气。他慢慢地睁开了双睛。起身走到窗边,隔着薄薄的窗纸,听着潺潺的春雨,在又一次的练功失败后,沮丧、懊恼的心情不知道该说与谁人听。

    至于师兄明悟之前所说及的,自己是因着那一甲子一次的“东湖秘境”之行而刻意将修为压制在念动期之下。其实这只是原因之一,自己困于凝露后期之境已有近二十个年头,真正造成自己不能突破念动期瓶颈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是“弥罗功”功法本身的缺失。

    由于第三层功法后面缺失了几页,所以这才造成他的修为境界一直停滞不前。尽管他拥有该功法的第四层的修炼法门,这十数年来他也在不断地尝试,看是否能够凭借自己对该功法前后部分的理解,来将缺失部分补充完整。可失败的经验总是差相仿佛,明明感觉自己已经触摸到了成功的边缘,可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听着窗外绵密的细雨,想着自己渺茫的前程。明心纵是因为主修“弥罗功”而变得豁达、乐观,可此刻他的脸上也不由得现出了几许细碎的忧愁之色。

    相比于明心地愁苦,赵影落于自己的小床之上舒服、惬意地躺了一会儿之后,便翻身下床来到了临窗的桌边。

    窗外的雨滴仿佛已经淋湿了他的心,看着那纷繁飞落的雨丝,他忽然忆起了那个相似的雨夜,彼时自己随姐姐前往南骞大陆,夜宿连沼寨的一处破庙之中时,遇到了一个避雨至此,兼又到处售卖智慧的乞丐。

    年幼的自己彼时并不能够理解乞丐口中所说的:“躺着不如坐着好,坐着不如站着好,站着不如走着好。”现在想想大抵应该是教人将着心境放宽,乐观勤快的一种生活态度吧。

    在此间随手布设下了一个同着外界相隔绝的禁制以后,赵影落反手自随身所配饰的乾坤袋中取出了昨日购自于那佝偻老者处的,被唤做是“小火炉”的铁灰色三足无盖小鼎。

    随着赵影落口中咒文的低颂,他骈指如风,当即将着数道赤红色的火属性法诀打向了此一尊为其堪堪祭至了自己面前虚空之中的小鼎之上。

    少时一团如云似雾般的赤色火焰便蔓烧过了此一尊已自迎风涨至了三尺许大小的铁灰色鼎炉之上。口中咒文渐急,他手中所捻法诀在一连数变之下,终是有一缕银灰色的寒焰自其左手食指指尖腾燃而起。略做沉吟,该地炎铁寒焰便为他引至了那为赤焰所包裹于其中的“小火炉”之上。

    见此小鼎居然能够承受“地炎铁寒焰”之威,赵影落似乎对那个令人生怜的迟暮炼器师越发的感兴趣了一些。

    风停了,雨歇了,赵影落一人走在了熙攘热闹的东湖畔。许是昨日雨夜里又来了不少人,许是前几日远道而来的客人,都在客栈之中休憩等待。一旦到了今日这个东湖小会正式开始的日子,街道之上,东湖岸边,满满当当全是来参加盛会的人们。修仙者混杂在凡俗之人当中,倒也是其乐融融。

    赵影落的目光穿过拥挤的人潮,被路边一个售卖傀儡玩偶的摊位所吸引,走近后发现摊主居然是一个粗狂的赤脚大汉,他再也没有想到摊位上这些做工精巧的傀儡饰物,竟是出自于这般的一个样貌粗莽之人。

    听着他给众人讲解小摊上各种傀儡的妙用,赵影落突然觉得自己很是喜欢此机关傀儡之道。其实他自己也清楚,修仙路上最大的忌讳便是三心二意,一心多用。古往今来已不知有多少天资卓绝、才华横溢之人,因喜好、涉猎过多而自己毁却了仙途。可无论如何,眼下他已是按捺不住,自己内心对于此道的那一般向往与渴慕。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