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铸剑阁

    东湖畔,铸剑轩这处幽静的小四合院内,李德龙正在用冰蓝色的丹火祭炼着一杆漆黑如墨的幡旗。这如许多年来,其手中的宝物只“青牛斧”名声在外,从不曾有人注意过,这大名鼎鼎的李四爷还用过其他的法宝或是灵器。而眼下从这面幡旗之上所散发而出的强烈法力波动来看,其必定不是凡品。

    “他四叔,来吃饭了。”话音落处,一个明艳、丰腴、温弱似水的女子从外间推门走了进来。“万鬼幡?”甫一看见那一杆被祭炼在了幽蓝色丹火之中的小巧幡旗,此女便轻掩檀口地失声喊道。

    “准确的说是万鬼幡的四分其一。”说着话,李德龙于袍袖拂动间将着黑色小幡催向了这个明艳女子。葱白般的玉指紧握着手中幡旗,修为到了她这般境界,能够入其法眼的宝物已是寥寥,而该幡无疑便是其中之一。感受着该幡散发出的阵阵威压,水韵儿眼中闪过一丝火热之色。修仙界中闻名已久的“阴睽双碧”之一的“万鬼幡”就在眼前,这如何能够不让她为之激动、狂喜。见状,李德龙不动声色地道:“三嫂倘是对此幡感兴趣,尽管拿去观瞻一二,届时再还给小弟便是,毕竟咱也只是代宗门并阴睽大人暂为保管而已。”

    对于铸剑阁的事情,赵影落之前确实所知不多。随着东湖会的来临,越来越多关于东湖郡三大势力的消息传入了他的耳中。这其中尤以铸剑阁为甚,毕竟剑修在修仙者中那高来高去的超然地位,使其很自然地便成为了众人在茶余饭后的谈资。

    月圆之夜、云霄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可是大多数人心中的渴盼与执念。至于一剑飘飘、一生笑傲、落魄江湖执剑行的不羁与恣意,则是以美如画的意境,引得一众热血儿郎为之前赴后继。

    近几日,赵影落自坊间所闻听到的有关于铸剑阁的消息大抵是:东湖郡隶属阔剑门管辖,而扎根于东湖郡的铸剑阁,则是修仙巨擘阔剑门的八大堂口之一。阔剑门四神剑之一的“秋水剑”文秋水,便是出身于铸剑阁第一附庸世家——东湖郡文家。

    铸剑阁的当代阁主,同时也是阔剑门的八大堂主之一的文腾达,亦是出身于东湖郡文家,份数文秋水的子侄辈。相传已有还丹初期顶峰修为的他能够力敌还丹后期大修士而不落下风,其手中的一口“丁火”巨剑,更是名震东湖数千年。而文家秘传的剑盾与剑遁两术于阔剑门中也是排名靠前的存在。

    铸剑阁名头既盛,其背后靠山又强,便是令得五年一次的东湖会铸剑阁外门弟子选拔,几乎成为了炼气期小修的盛宴。有实力者自然是要拼命的去争取上一番,实力尚未达到者也心存侥幸的想要试上一试,看是否能够得到这份看似不可能,却又令人难以甘心放下的巨大机缘。

    抬眼望着气势恢宏,筑建精巧的“铸剑楼”,赵影落拾级往一楼大厅走去。由于三家共同挑选外门弟子的盛典被安排在了东湖会的第二日,所以这第一日便就成为了一众修士与东湖郡各门派、世家之间,互通有无的最好时机。

    东湖会的第一日,于东湖畔随处可见的是一众散修所摆设的地摊,一些世家、门派组织的小型拍卖会。铸剑阁也不例外,今日便在东湖畔“铸剑楼”的前四层设下了许多柜台,专门用来售卖或展出一些常用的修仙物资。而且四楼的小型拍卖场,还将有组织的举行几次专项拍卖会。据传,此间四楼的专项拍卖会,于每此的东湖会上几乎都会有不少精品拍出。五年一次的机会,赵影落自是不会错过。在穿过古朴大气,正面绘有两柄交叉做一处的阔大巨剑的正门以后,他终是来到了售卖仙剑类法器的柜台之前。

    皱眉看着已被里外三层,围得严严实实地柜台,赵影落大有几分头痛之意。虽然都知道众人中看客远比买者要多,但这也恰恰展现了“铸剑阁”于东湖郡的号召力。今天的看客可能会成为明天的买家,市场的好坏与潜在客户的多寡是成正相关的。

    厚着脸皮,他于众人中挤到了一个稍微靠前的位置。负责该柜台剑器类法器售卖的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此刻其正手持一柄散发着浅红色光芒的长剑,向顾客介绍着它的材质、属性,以及出处。

    只听少年干脆利落地道:“诸位客官,在下方才已经介绍了此剑的出处,至于炼制它的主材,除却刚刚提到的产自于遥远的川海大陆无尽海域深处的红珊瑚外,更是有少量的‘辛金’被炼器师炼化入了其中,是以此剑无论从锋锐程度,还是结实耐用方面来看,都在原来的基础之上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见自己说出掺入少量辛金之事,于柜台前所围观的众人中,产生了强烈的反响,清秀少年见机继续说道:“前面说过,炼制该长剑的本门念动期前辈在铸剑阁的地位有些特殊,其特殊之处便是有一位还丹期修为的师尊。这位还丹期的大能之士身家豪富,出手也相当阔绰,动辄便是高阶功法,珍稀材料,极品灵器……。

    而炼化入该长剑的辛金,便是此炼器师得自于他师父的一次厚赠,这般罕见的“金”属性炼器材料,即使是还丹期修士也是相当珍视的,而此刻却被溶入了此一柄品阶只达到了上品的剑类法器之中,实属难得,难得至极啊。据说此剑还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关于该故事咱先卖个关子,本阁准备将其单独告知此剑的买主,好让其成为买卖双方的独家记忆。至于此剑的属性,因为以红珊瑚、辛金此二物为主才所打就而成,所以在下就不必多说了。锐利,除了锐利,还是锐利。”

    说着话,清秀青年挥剑朝着为其随手抛出的一块灰蒙蒙的砖块状中品法器砍去。手起剑落,随着一道刺目的红芒闪过,这块砖状中品法器被其齐整的斩做了两处,断口处平滑如玉、光可鉴人。青年此举马上在现场引起了一阵小规模的议论和骚动,之后马上有人表示愿意出高价购买此剑。

    随着浅红色珊瑚长剑被售出,负责此柜台的清秀青年又相继售出了两柄短剑,和一柄大的夸张的银色巨剑。赵影落对购买那巨剑的魁梧青年产生了些许兴趣,他同着自己的好友李清茂一样的高大挺拔,一样的眉目清秀,外形俊朗。就连那手提巨剑时的洒脱与不羁,也同着持盾时的李清茂如出一辙。

    修士们经过一天自由随意的互通有无,纵游东湖之后,我们的东湖会也迎来了最为重要的第二日,这是五年一度的东湖郡三大门派共同挑选外门弟子的日子。经过数日来,三大门派的正面宣传以及坊间百姓、散修,于茶余饭后的闲谈,赵影落已经大致了解了历届外门弟子选拔的流程。所以他早早的来到了坠星谷于东湖畔的驻地——一座高有十七层的,名为“摘星楼”的高大建筑之前。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