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东湖试炼(二)

    第一轮测试过后,赵影落同着所有的通过者一道,在云铎谷主并坠星谷众人的引领下,径自往东湖畔中断走去。那胖大和尚一马当先,其始终超前于众人几个身位的距离。东湖畔热闹繁华,街巷上的众人一旦见了他那犹如半截铁塔般的身躯临近之前,无不退避三舍,敬而远之。至于那跟在云铎谷主身后的,方自通过了第一轮测试的赵影落等凡总三十名弟子,众人所投来的目光之中则是嫉妒之意要多过于羡慕。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们早就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一路有胖大和尚在前面开道,众人各怀心思间,没过多久就来到了位于东湖畔中段的一座毫不起眼,甚至于还略显破败的小小八角凉亭之前。令得赵影落有些讶异的是,此凉亭正是前番他购入那一尊名唤“小火炉”的铁灰色无盖小鼎之处。自人群中踮脚、引颈而望,他却是不曾寻得,那道佝偻、瘦弱的身影。

    他的心中正自有着几分怅惘之时,一阵莺莺燕燕地欢笑声却毫无征兆的传入了其耳中。赵影落循声望去,只见北面天际之上一根十余丈之巨的莹白弯角载着数十个俊俏、貌美的少男少女,一路欢笑嬉戏而来。看速度似缓实急,几个呼吸间已至坠星谷群修面前。当先一个身量曼妙,纱巾遮面的女子率该一众男女缓步走下此巨大弯角后,便随手朝着其打入了数道法诀。其上忽的腾燃起缕缕幽绿色火焰的该弯角,登时便在火光大放之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至了寻常簪、钗般大小,为此女斜插在了自己那如雾般的长发之中。

    听着众少女的温言软语,看着一张张年轻丽质的面庞,坠星谷众人中刚通过试炼第一轮考验的炼气期小修士就有半数之人已自陷入了温柔乡中。见状,胖大和尚长眉微皱的低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声音洪亮如晨钟暮鼓,似春夜惊雷,让迷失的小修们顿时恢复了清明,他们面面相觑之下均自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几许羞赧、懊恼之色。

    闻得佛号,那为素纱垂面的窈窕女子,在向着胖大和尚裣衽一礼之后,便语带娇媚地道:“寒夬寺大荣神僧在上,小女子王湘儿这厢有礼了。恭喜神僧‘金刚禅狮子吼’神通大成。”

    看了眼热情似火,仪态万千,风姿绰约的王湘儿。大荣神僧语气淡漠,面沉如水地道:“雕虫小技,入不得王门主的法眼。倒是贫僧要恭喜门主的本命法宝‘灵犀簪’正式进入洞天法宝的行列。不曾想,短短千余年时间,你竟能将此宝祭炼到如此程度,真个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没有继续在此话题之上纠缠,六合门之主转而向着云铎谷主软语想寻道:“云师兄,以小女子之见,此次东湖会情行特殊,你我也无需再等铸剑阁来人。合众人之力,又兼那破禁法宝‘五行环’已然三得其二,暂时打通那一处已自进入衰弱期的禁断大阵,想来也并非难事。

    说话间,其一双明眸始终盯着云铎,一幅吃定其,定是会答允此事的模样。

    虽然北颐王府历代相传的手札当中,对于东湖秘境内的情形,记载的颇为详尽。可对于被东湖郡三大门派,用来挑选外门弟子的这所谓的秘境外围之地的描述,却是显得有些语焉不详,只有一带而过的寥寥数笔而已。

    是以赵影落借着方才赶路之机,慢慢地靠近了一位有着雾化后期修为的师兄。其人是协助此次东湖会接引事宜的坠星谷众内门弟子之一。这位外表看似冷漠的师兄,其实是个热心肠。

    对于赵影落所提出的,几个有关于东湖秘境外围之地的问题。他非但是一一给出了详尽的解答。而且还在个别问题的释疑上,融入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看法,这着实是让赵影落受益匪浅。

    彼时他压低了声音对着赵影落道:“二十年前,我参加了这东湖试炼第二轮的秘境外围之地一行。彼处的情形,确是如同方才第一轮测试开始之前,谷主大人所说的那般,充满了凶险与争斗。所谓的三家共同挑选外门弟子的方法,相信师弟也多少听说过一些,便是有幸通过了每一家第一轮测试的三十名炼气期修士,均自被允许进入那东湖秘境的外围之地,以采摘稀有灵药、灵草或是猎取低阶妖兽的材料。三大宗门,最终以个人收获的多寡,来评定其人在这试炼第二轮的成绩。修士在与秘境外围的险境、绝地亦或是妖兽斗争的同时,还要防备一同进入此地的炼气期修士的偷袭,因为历届东湖试炼的第二轮试炼之中,死于被杀人夺宝的修士均不在少数。而三大势力,对此事的态度,也是不置可否,所以其结果往往是不了了之。”

    看着憨厚的赵影落那一脸愁苦的样子,坠星谷冷漠的师兄,顿了一顿后,脸上尽力挤出了一丝笑容,轻拍了拍赵影落的肩膀,他宽慰般的道:“师弟也不要太过悲观,那秘境的外围之地,纵然处处机关,步步惊心,前有妖兽环伺,后有修士袭扰。但以为兄之见,只要你量力而行,不贪功冒进,沉着冷静,见好便收,在有了一定灵材收获后,便找个合适的地方隐匿起来,静等试炼结束之日的到来,那么相信以师弟之能必可脱颖而出。毕竟进去的九十人中,三派按照依次间隔选人的方法,是一定要从中选出三十人左右的,所以排除折损于绝地、凶兽之处,或是被杀人夺宝之人。以为兄之见,剩下的修士中,只要是略约有点儿灵材积攒的,大抵都是可以跻身那前三十人之列的。”

    听完冷漠师兄,于试炼第二轮的个人心得体会之后,方自有所得的赵影落,便为那八角凉亭并六合门众女的出现打断了思绪。而此刻人群之中更是产生了阵阵的窃窃私语之声,他遁着众人的目光望去,但见一道青绿色的剑气自远处激荡而来。未几,一股锐利肃杀之气,便已笼罩了小亭方圆数十丈的范围。未待赵影落等炼气期小修有所反应,云铎、王门主二人,几乎同时口中咒文低颂的召唤出一红一白两个护盾,分别罩住了,同他们一道前来的众人。身处火红色护盾中的赵影落登时便觉压力骤减,心里那般悲凉、萧瑟之意也是渐自不见了踪影。

    眨眼的功夫,青绿色剑气已近在眼前。剑光敛尽之后,现出了一柄其上载着数十人的青绿色巨剑。剑柄上所系的火红色同心结飘穗,在湖畔的微风中,轻轻摇曳着,像风中的烛火,艳丽而凄美。人未落地,御使巨剑的英气女子,便皱眉道:“云铎师兄,本剑主自远处便听到,有人欲破坏三家先祖所定下的规矩,未审师兄钧意若何?”

    不待云铎谷主接话,素纱遮面的六合门主,便针锋相对的道:“文秋水,莫在本姑娘面前虚张声势,也不必难为云师兄,有什么事冲我来,只要你划出道来,本姑娘一并接下便是。”

    说着话,一般还丹后期大修士的威压自其身上冲天而起。即使身处云谷主以自身法力所凝形而成的火红色护罩之中,赵影落依然是被压的透不过气来。这便是来自于大修士的威压,众炼气期的小修在经过最初的不适之后,眼中均是流露出了浓浓的渴慕以及疯狂之意。仿佛这便是他们要追索的大道,纵是前方荆棘密布,纵是第二轮试炼九死一生,没关系,吾往矣。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