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苏旻

    杨离在一片黑暗中不断坠落,本想调动灵气凌空而行,却发现在此处体内的灵气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除去肉身强度,其它已与常人无异。

    一开始还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坠落,到后来,在无尽的虚无之中五感尽失,不知所以,杨离有一种身体越来越轻的感觉。

    这是要飞升了吗?

    ……

    这是……

    当身体五感回归,杨离恢复意识时,却发现自己身处大殿之中,四周满是忙碌行走的人。

    一位女子手捧一位婴儿向大殿中央的一位身着王袍的男子走去,面带喜色。

    “恭喜蛮王得第九子,南蛮之兴指日可待!”

    “当下正值仲秋,又是万里无云,那便赐名苏旻!”

    襁褓之中的孩子有些疑惑的看着身前的这位身着王袍的男子,按道理新生之人应会哭闹,可这个叫苏旻的孩子却只有疑惑的神情。

    杨离走上前,对身着王袍的男子拱手一拜,问道:“敢问王上,这里可是南蛮?为何我会来到了这里?”

    没有人回答杨离,就像是杨离是不存在的虚影,杨离像用手拉住身旁走过的女官,却发现自己的手臂碰到她就直接穿透过去,像是空气。

    自己就像一个局外人,看着这一切。

    悠悠岁月过,苏旻降世南蛮已经十年有余,可旁人却认为这个孩子天生痴笨,平日里只会一个人坐着发呆,或是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比他晚生的十王子都已经是开脉修为了。

    这个世界很不一样,杨离本想去探索这个世界,却发现,展现在自己眼前的都是与苏旻有关的画面,自己无法离开。

    自己便像一个局外人一般,在虚无之中看着苏旻的一生,就像是在观道,苏旻的修炼生涯也给自己带来了许多感悟。

    “大道三千,该如何修炼,该怎样才能长生自在?”一个少年独自坐在山巅之上,自言自语。

    修有惑则难得道。

    ……

    “沐云,将父王赐我的青木灵气凝练的典籍拿来。”苏旻回到一座华丽的府邸,对着一位貌美女子说道。

    “太好了,小殿下终于愿意修行了!”那名为沐云的女子极为欣悦,赶紧跑进书房,为苏旻取典籍。

    青木灵气也是特殊灵气的一种,生命气息极为浓郁,以至于以青木灵气催动的功法都会强上数分。

    杨离也看到了那青木灵气的修炼功法,虽比不上鸿蒙之气,但杨离想试试,同修道经鸿蒙之气与王室青木灵气,将会是怎样的变化。

    “咦……这青木灵气的修行之法竟然如此神奇。”苏旻看了看那记载着修行法门的玉简后有些惊讶的说道。

    “殿下,青木灵气独步天下,自然是玄奥至极呢。”一旁的沐云有些自豪的说道。

    “哈哈,沐云,接下来我要好好修行了,你不要随便打扰我哦。”苏旻笑道。

    南蛮九殿下苏旻就这样,在山巅发呆了十年,又在自家府邸中闭门不出三年。

    轰轰轰!

    一日苏旻府上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雷声不断,在浓厚的雷云之后似乎有一只真龙在游走。

    数道紫雷轰然落下,似有灭世之威,一道青金色的灵气突然飞出,与那紫雷轰击在一起,直接将那数道紫雷碾压成微微光芒。

    天上的雷鸣更盛,似乎是有天神在上怒吼,一扇门缓缓推开,苏旻从门后走出:“这丹劫看起来很有意思,世人都结阵避之,不知我与那丹劫,熟强孰弱?”

    一只由雷光组成的飞龙从云后飞出,直冲苏旻,数道粗大的青金色灵气环绕着苏旻的身体,宛若建木尊神在世。

    这一日,南蛮九殿下苏旻不避丹劫,以修为撼之,直战九霄,成就篆刻九道法纹的极品金丹。

    结丹之后,苏旻也不再只是待在家中修行,而是出行游历南蛮,感悟己身。

    杨离越发觉得这越发感觉这位蛮王苏旻天资绝伦,举世罕有,饶是自己也从他的修行中得到不少感悟,特别是苏旻硬撼丹劫的一幕让杨离也跃跃欲试,不知自己的丹劫是怎么样的。

    “沐云,我回来了,这次我从东夷带了不少新鲜玩意。”苏旻推门而入。

    当他推开门后,苏旻看到了久久未见的沐云,可是她却躺在血泊之中,衣衫不整,府中破败不堪,到处都是尸体伏地……

    在南蛮,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针对苏旻的人只有他的血脉同胞们。

    苏旻的面容开始颤抖,看着朝夕相处的沐云,苏旻眼眶湿润,抱着沐云流下两行清泪。

    这里虽然对杨离来说就像是幻境,自己始终是一个局外人,是一个过客,可这一切太过真实,悲伤的氛围也感染了杨离,感同身受。

    ……

    “逆子!你怎么敢?!这样对待你的兄弟们!”垂垂老矣的蛮王坐在王座之上,对着座下跪着的苏旻怒斥道。

    苏旻半边身子已经被鲜血染红,胸前有着几处深可见骨的伤痕,“他们对沐云下此惨手,屠尽我府邸之时,您又在哪里?我懒得找是哪一个王子或那几个王子干的,索性就把他们都杀了。”

    索性就都杀了。

    冰冷的话语在蛮王殿中穿响不绝,让人毛骨悚然,苏旻之杀伐决断,仅仅是在局外观看都让杨离心颤。

    苏旻一步步拾阶而上,看着风烛残年的老蛮王,他将手搭在老蛮王的肩上,对他低声耳语道:“兄弟相杀,铸冷血蛮王,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你……”老蛮王怒目圆睁,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蛮王的尸体被人拖到殿后,苏旻穿上侍官递上的王袍,在王椅上坐下。

    数十年之后,新任蛮王苏旻修为至臻造化,连破三境,成为千年以来最年轻的契道者,更是将青木灵气修炼入神,青金色之中还带着一股凌驾众生的气息。

    ……

    “张玄乔,你真要灭我南蛮?”苏旻身着王袍,双手负后,凌空于上,与一位道人隔空对峙。

    “你将我道门的圣物道经交出来,我或许只取你一人性命,放过南蛮,在通天修为之下,你没有机会。”道人冷冷的说道。

    “这里没有什么道经,无非是你硬要抢夺我南蛮王室功法!”

    苏旻朝十万大山深处遥望一眼,那里是他留下的墓冢,是留给后世蛮王的一份机缘。

    无数道强大的法则在苏旻身上显现,似乎在这片天地之中,天道也需低首!

    道人往前跨出一步,金色的灵气在其身上显现,犹如游龙一般不停翻滚。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