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收关税!!!

    白沙软香烟,在这炙焰城是彻底的火了起来了,很多人都听说过这种香烟了。

    抽过的人都说好,他们都向着朱雀大街的李记烟酒行赶来。

    “公子,这李记烟酒行的生意真的是太火爆了,才一早上不到的时间,竟然又卖出三百多包白沙软香烟啊。”杨革冲着身旁的张庭伟沉声道。

    “知道了,这李记烟酒行一天的营业额,绝对超过一万金币了。如此收入,堪比这炙焰城中的那些大型商会的收入了。”张庭伟的脸上是浮现了一摸贪婪之色。

    要这李记烟酒行的税收由他们收取的话,他们绝对能够捞到不少的油水。要是有可能的话,他们直接就能够参这李记烟酒行一股,每年,都能够从这李记烟酒行拿到不少的分红。

    这户部的人,他们的手脚都不干净,想要在这炙焰城立足,没有一点来钱的门路,怎么能够在这炙焰城安家立业。

    有一句话说的是,要想富,你得当官啊,只有你当官了,才能为民做主,才能够搜刮民脂民膏。

    在炙焰城当官,都是文武双全。

    “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该我们活动了,这手底下的兄弟都来齐了吗?”张庭伟开口。

    “公子,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前往这李记烟酒行。”杨革开口。

    这次他们可是招了好几个武师境界的高手。

    很快,一队穿着制服的衙役,他们来到了李记烟酒行。

    这李记烟酒行里的这些武者,他们看到这些全副武装的衙役竟然出现在这李记烟酒行,他们立刻就退到了一边。

    “这些衙差来这李记烟酒行干什么啊。”有人是不名所以。

    “干什么,这你都不知道,这是户部的人,估计是来收赋税的。”有人开口。

    “哦,原来是收赋税的,我还以为,是有人来这李记烟酒行闹事了。”有人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你知道个什么啊,什么来收赋税的,你看到为首之人是谁吗。”

    “是谁。”

    “张府的张公子。”

    “这张公子不是户部的人吗?他来收赋税,这也在情理之中吧。”有人一脸的奇怪。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人冲着那些户部的衙役看一下,接着就道。

    “算了,不说了,小心祸从口出,你想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你仔细看就知道了。”

    “户部的官差在执法,闲杂人等请离开。”杨革提高声音分贝。立刻,在屋里面交易的这些顾客,他们就转身看向这些户部的衙役。

    “你们想要干什么?”李烨看到其中一人,就是昨天来他店里的那个什么所谓的张公子的随从,这家伙,嚣张的很了。

    在看到此人后,李烨他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昨天这所谓的张公子没有在他的烟酒店里面闹事,原来是策划今天这一出啊。

    这些人他们是来收赋税的。

    不过,关于赋税这东西,那是在月底的时候,只要你走正常手续来店里面登记的话,李烨他还是会交的。

    可是,这所谓的张公子,昨天来过了,今天,竟然来收税,这使得李烨的心里是多少有些不太爽的。

    这些家伙,明显的是来找事的,因为他清楚的记得,离月末,还有七八天的时间了。

    “干什么,当然是来收关税了。”杨革冷笑。

    其实不光这李烨看不惯对方的嘴脸,就是这杨革他一样的看不惯这李烨嚣张的嘴脸。

    有一句话说的是,民不与官斗,这商人,在这大炎王朝有点地位,可是说白了,这商人,在这大炎王朝眼中,那就是一个钱袋子。

    没钱了,只要找这些钱袋子拿就可以了。

    当然,在这大炎王朝,起初的一段时间,为了引流,从外地来炙焰城的客商,他们是不收取任何的关税的,为的就是提高人气。

    可是这样不收关税的商家,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只要是商家,每月都要收取十分之一到三十分之一不等的关税。

    说白了,这收税,也是看人的。

    户部的人,看你面善,收你三十分之一的关税,要是看你不爽,不好意思,这月的关税是十分之一。

    这使得炙焰城中的商户,对于这些户部的官员是畏惧如虎。

    每次到收取关税的时候,都会给这些户部的官员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这样,在收取关税的时候,会照最低的标准去收。

    而现在,大炎王国,战火纷飞,这使得大炎王国的赋税是比前几年是重了不少。

    “收关税的,我记得,这赋税有这么一条,贵族开店做生意,头三年是免赋税的。我这店铺还没有开满三年,是不用交赋税的。”李烨开口。

    “三年,王国是有这样一条赋税律法,可是那是多少年的老黄历了,那是为了吸引商家入住大炎王国开出的惠民政策。而现在,是非常事情,大炎王国的税法已经重新修订了。大炎王国的商户了,每月都得上缴营业收入的百分之十的关税填充国库,支援边境作战。”那收税的登记官,是一脸的大义凛然。

    “什么,要收百分之十的关税?”李烨忍不住惊呼,就是附近的几名商贾也是忍不住惊呼。

    百分之十的关税,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啊。

    有些店的利润非常的薄,都是在走量。

    就像李烨的李记烟酒行里的烟酒,都是走量的。利润,抛开系统的成本,才百分之二十的利润。

    又不是那种百分之几百的暴利,交百分之十的关税,也是无所谓。

    可是这个不一样啊,要是李烨他今天真的交了,他根本就没有把握在七天内卖出五百条白沙软牌香烟。

    到时候,就不是七天卖出500条白沙软牌香烟,而是要卖出1000条,也就是一万包啊。

    “这税,你还登不登记了,要是抗拒执法的话,我们户部,有权质押你店里的所有产品。”那杨革看到李烨的脸色在不断的变化,他冲着李烨是呵斥起来。

    “交,我交你个毛线啊,这新税法还没有出台,你们几在这耀武扬威的了,是不是想打我店里这些烟酒的主意,我告诉你,没门。”这杨革,他要不说那句抗拒执法,他们有权质押李记烟酒行里的所有产品还不怎么样,可是他这话一出口,李烨是瞬间就炸毛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