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救人

    从北狼山到荒蛮城,中间要路过天狼门的天阳城、佛坪镇和风平镇,过了风平镇,就到了蛮族的地盘,因为雷啸天一行人全部骑得是飞行魔兽,所以赶路的速度很快,而且还是提前出发的,所以雷啸天不怕按时赶不到荒蛮城,因此在经过天阳城和风平镇、风平镇的时候,雷啸天都落下去看了看。

    这几座城镇,就是雷啸天在刚刚建立天狼门的时候,就灭了天阳门,从天阳门的手中抢过来的,雷啸天作为天狼门的掌门,也想知道这些地盘如今的情况如何。

    从北狼山出发之后,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雷啸天就来到了天阳城的城外,因为雷啸天不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因此雷啸天和向英等人就在城外两里之外的一片小树林中降落了。

    雷啸天打算让众人降落之后,收起坐骑,然后步行朝着天阳城走去,这也是有乾坤袋的好处,在没有乾坤袋之前,几乎所有人只能将坐骑带在身边,一些超过六级的魔兽,倒是可以变化体型的大小,问题倒是不大,可是那些六级一下的魔兽,只能保持一种体型,就非常不方便了。

    当雷啸天一行一千多人,收起坐骑之后,雷啸天还让众人换了衣服,装成普通的商队,朝着天阳宗走去。天阳城也是接近十万里荒山的城镇,南荒大陆这边不像圣亚大陆哪里,这里可进入十万里荒山的路很多,只要和十万里荒山连接的几个城镇,都可以进入十万里荒山,所以天阳城也算得上是一个出产药材的城池了,这里的药材市场虽然不及天星城,但是来这里的商队也不少,因此雷啸天等人装成商队,也没有人会怀疑。

    走去树林之后,距离天阳城也只剩下一里路了,这个时候都已经能够看到天阳城了,就在雷啸天带着众人朝天阳城走去的时候,突然看到,在距离天阳城大约五百米的地方,有一群人正围着一个老者和一个小女孩进攻,这个老者已经受了伤,而那个女孩还在一边用手中的长剑攻击,一边怒骂着,在旁边还有一个青年,骑在一头二级魔兽疾风马上,笑嘻嘻的看着他们搏斗。

    以雷啸天的眼力,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些人其实根本就无意伤害那个女孩,只是阻挡那个女孩突围而已,而真正攻击的却是那个老者,而那个老者,的实力却稍微高于这些人,这些人虽然人数不少,但是却一时无法击杀这个老者。

    侧耳一听,只见那个小女孩怒骂道:“你这个禽兽!我曲燕飞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愿的,你就是一个废物,要不是有天狼门给你撑腰,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这个女孩话音一落,只见骑在疾风马上的那个青年,微微一笑,用轻佻的声音说道:“小美人,你越骂我就越喜欢你了,等我杀了你这个老不死的爷爷,就将你带回去好好的疼爱一番,保证让你欲仙欲死,等老子玩腻了,就将你赏给我的手下,你会慢慢体会到其中的滋味的,哈哈……”说着那个青年发出了一声鬼叫般的笑声。

    这时,雷啸天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气,并不是雷啸天正义感泛滥,关键是这些人身穿着天狼门外门弟子的服饰,而从那个小女孩和那个青年暂短的对话中,雷啸天已经知道了,这是那些外门弟子在干强抢民女的事情。天狼门现在正在发展的时期,竟然出现了天狼门的弟子,欺男霸女的行径,这不是败坏天狼门的名声吗?作为天狼门的掌门,雷啸天能不怒吗?

    随即雷啸天对领头的那个象鹫卫队的中队长,李宇飞说道:“宇飞,去将那些人全部杀死,只留下那个领头的就好,还有就下那个老者和小女孩,我倒要看看,这混蛋是仗了谁的势!我看灰鹰这个堂主势做到头了!”

    听了雷啸天的吩咐之后,李宇飞弯腰对雷啸天应了一声之后,便带着几个精英堂的弟子,朝着战斗发生的地方冲去,等李宇飞等人冲到战场之时,正好那个老者被打倒在地,已经要闭目待死了。

    看到这种情况,李宇飞身形一动,直接冲到那个老者身边,替那个老者挡住了那致命的攻击,接着随手一招,就将距离最近的哪一个外门弟子击杀当场。

    接着,那几个精英堂的弟子,身形闪动只听见一阵利器入肉的声音,那些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天狼门外门弟子,全部瘫软在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个老者和那个小女孩全部愣住了,就连那个青年也愣在了当场,片刻之后,那个青年回过神来对李宇飞喊道:“小子,你死定了,知道我是谁吗?我父亲就是这天阳城的城主,我自己今年也刚刚通过考核,成为天狼门的正式弟子了,在这里得罪我天狼门,不管你的实力再强也是死定了,小子马上给我杀了那个老不死的,再将那个美女绑了送过来,本少爷饶你不死。”

    李宇飞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个青年的喋喋不休,随即挥了挥手,就有一个精英堂的弟子,上前一步,一跃而起将那个青年从疾风马上拽了下来,同时又有一个精英堂的弟子,和那个反应过来真在搀扶那老者的小女孩一起,将那个老者扶了起来。

    起来之后,那个老者立即低声对李宇飞说道:“多谢大人救命之恩,小老儿无以为报,恩人您赶紧走吧!这人是天阳城城主的儿子,是天狼门的亲传弟子,你们惹不起天狼门的,大人你们快走吧!离开天狼门的地盘就安全了。”

    听了那个老者的话,李宇飞随手给那个老者了一颗三品的疗伤药,并开口说道:“我只是奉命行事!我也不是你的恩人,我跟不怕那天阳城的城主。”

    听了李宇飞的话,那老者一呆,正在愣神中,只见雷啸天带着其他人走了上来,这时,李宇飞立即单膝跪倒在雷啸天面前,给雷啸天行礼。
广告2

本站推荐